《火燒屍【躺棺】》

 編號:716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6.20
 ISBN:
978986290335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鬼后柚臻,挑戰民俗最大禁忌!

柚臻◎

一躺改運、二躺生財……好棺材,不躺嗎?

內容簡介

棺材上方聚攏一團黑氣,那團氣體是由無數扭曲、狀似哀號的鬼臉、鬼手所聚成。

一股焦味傳進鼻腔,胸口好似被大石壓住,隨即空氣中的氧氣被抽乾,他的肺葉緊得難受。

迴盪在側的耳鳴聲漸漸走調,化成淒厲的尖叫、哭喊。

放眼望去全是衝天烈焰,火舌把所有景物擊成飛灰。

他只能任憑恐懼肆虐,因為火焰灼燒的痛楚竟是如此真實……

一但躺進去,就再也離不開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好人聯誼社》2007.11
《鬼日記》2008.7
《人頭降》2008.9
《祝福信》2008.11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社會鬼檔案》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詭事路》2011.12
《買命錢(下)》2012.1
《監獄旅館》2012.2
《人肉搜索》2012.4
《火燒屍》【躺棺】2012.6

◆預計出版作品
【躺棺】第二集

作者自序

今年的國際書展,前來的人潮比往年更多,謝謝大家的支持,非常感動。

雖然很努力想把每個讀者的名字記下來,可還是會有疏漏的地方,還請大家包容,不過你們的支持我都有收到,不管是默默的支持、熱情的支持,都是我進步、努力的原動力。

在台上時,一度緊張到說不出話,底下讀者喊話幫我打氣,真的很高興!

很多人見到我時,都會說:「柚臻,妳好正。」

說實話,簽書前一天,我特地跑去染髮,當天還擦了紅色指甲油,希望能美美地現身。但是聽見大家的讚美,在高興之餘,還是會有一點心虛。

在明日出第一本書時,當年才二十五歲,現在五個年頭過去了,已經邁入三十大關,再聽見讀者說我很正時,多少仍會感慨青春易逝。

PART1

柚臻:我想和讀者作個小約定。

振鑫:什麼約定?

柚臻:我希望讀者看見我時,不要說我很正,可以說我很有氣質。氣質和年紀就無關了吧,這樣我才不會心虛。

振鑫:唔……為什麼要為難讀者呢?(被毆)

PART2

振鑫:喔,這次的序好短。

柚臻:編輯說,序要寫點有意義的事,像是小說的靈感起源、創作想法等等……不要再胡言亂語。快幫我想想要寫什麼正經的話題~

振鑫:……(苦思中)

柚臻:……(冥想中)

半小時後──

振鑫:妳還是繼續胡言亂語好了。

目錄

第一章 中邪
第二章 三魂七魄
第三章 公祭
第四章 棺材
第五章 失蹤

精采試閱

《活埋棺材1-火燒屍》

第一章 中邪

陰霾的天候籠罩著學校禮堂,低沉的氛圍彷彿隨時會將屋頂壓垮,活埋禮堂中的莘莘學子。

禮堂內三百多名學生如坐針氈,聽著舞台上的訓導主任發表感言。今天是畢業典禮,卻不見學生臉上出現應有的興奮或是感傷神色,眾人臉色陰沉難看,就連舞台上的老師們也如喪考妣。

氣氛乾得令人難受,音樂班的演奏令人焦躁。所有人都知道,大批的媒體記者此時正擠在校門口。

無論學生或老師,心情早已不在畢業典禮上。

郭品彥看向前排的空缺座位,椅背貼著名牌──邱寧。

今天邱寧還是沒來,郭品彥一直在等她,所有的媒體也在等她。

邱寧是郭品彥的女友,根據老師的說法,邱寧此時待在醫院療養中,醫生交代,希望除了家屬之外,其他人等暫時不要前去探視邱寧。

除了邱寧沒來,小莎、珍珍也沒有到場。

訓導主任臉色凝重地站在舞台中央,握著麥克風說道:「為了學校的聲譽,各位都是學校的學生,未來也會是學弟妹的楷模、表率,希望你們就算畢業了也要維護學校的體面,等一下離開學校時,不要與記者有任何交代,更不要在網路上發表任何有關畢業旅行的言論。」

造成大家此時情緒緊繃的原因,正是一個星期前的畢業旅行。

郭品彥這一屆的畢業旅行非常豪華,三天兩夜的旅遊,不料行程只走了一天,當晚學生就在飯店裡面出事,造成後續的行程無法繼續走完,大批媒體更是爭相報導,就連教育部也來調查原由。

那一晚,邱寧的房間住了四個女同學,她們邀請了隔壁房的同學也過去玩,原先是在打撲克牌,後來不曉得是誰提議,七名學生竟在飯店房間裡頭玩起錢仙。

沒想到第一次玩就出事了,七個人出現集體中邪現象,邱寧、小莎和珍珍甚至砸破鏡子、撿起碎片自殘。

三人的血跡沿路滴在房間、走廊和電梯裡,嚇壞了其他同學與飯店人員。

那時剛好有名老師在巡房,聽見她們房間裡傳出淒厲的慘叫,於是連忙過去察看狀況,若不是老師去得即時,邱寧她們捅的婁子可能會更難收拾。

中邪的七個人當下情緒失控,好像畏懼著某種旁人看不見的事物,她們又吼又叫,有人在哭、有人倒地抽搐,老師們只能把七人都送進醫院。

到了醫院裡頭,她們七個人的情緒依舊不穩定,校長眼見事態嚴重,立刻連絡她們的家屬趕去安撫她們的情緒。

後來有四名同學在隔天先行出院了,剩下三名必須留院觀察。

先出院的四個同學也在之後返回學校正常上課,至於留院的三人直到現在還沒回到班上。

邱寧仍在醫院;小莎和珍珍則在家裡休養。

郭品彥很擔心邱寧的狀況,這幾天裡,他每晚都會試著打電話連絡邱寧,不過每回得到的回應都是「您所播的電話目前沒有回應」,機械式的女聲,將郭品彥的心懸在半空。

自從發生那起中邪事件,學生們不由得陷入恐慌,就怕中邪的現象會像瘟疫般擴散傳染。

郭品彥一次去上廁所時,還聽見別班的學生在討論,「喂,不要太靠近七班,免得被帶賽。」

「是吼,不知道他們班的女生有沒有把鬼帶回來。」另個男生說道。

幸好畢業旅行後的一星期,他們高三生就要畢業了,總算可以脫離現在這種詭異的氛圍。

七班的同學也不必再遭受別班學生的閒言閒語和異樣眼光。

郭品彥就算沒有轉頭去看左右,他依然感覺芒刺在背,周圍射來許多不善、責備的眼光,好似在無言抗議他們班的女生幹嘛在畢業旅行時玩錢仙,造成大家的畢旅中斷。

禮堂的喇叭傳出失真的驪歌聲,司儀喊道:「全體畢業生起立!」

在高二學弟妹的掌聲中,畢業生魚貫步出禮堂,往校門口離去。

郭品彥有股錯覺,高二生是真心地在拍手,像是在說終於把他們這群麻煩精給送走了。

一步出禮堂,郭品彥立刻往前奔了幾步,伸手攔住前方一名塊頭高大、皮膚黝黑的平頭學生。

「許家齊,等一下。」

許家齊是郭品彥的哥們,在沒有髮禁的校園中,許家齊平平整整的三分頭反而顯得突兀。

「幹嘛?」許家齊問道。

「你等一下要幹嘛?」郭品彥反問他。

「沒事呀,要不要去網咖打兩場?慶祝一下畢業。」許家齊提議。

「不要。」

「喔,你還在煩惱邱寧的事?」許家齊知道郭品彥和邱寧的交往關係。

「嗯,她的電話還是沒人接,我想去醫院看看她。」郭品彥說道:「陪我去。」

「咦?」許家齊揚起眉頭,隨後露出一副苦瓜臉。

他不想去,理由很簡單,他也怕會被帶賽,中邪的七個人裡面,邱寧的狀況特別嚴重,許家齊不好意思說,錢仙招來的那隻鬼可能還跟著邱寧,許家齊可不想去蹚這灘渾水。只是開口的是他最要好的哥們郭品彥,許家齊又覺得拒絕的話太不近人情。

他陷入兩難,一時間猶豫不決。

「怎麼樣啦,說句話,去還是不去?」郭品彥問他。

「你知道在哪裡嗎?」許家齊緊皺眉頭。

「聽說在北區綜合醫院,去了再問護士,應該找一下就能找到了。」郭品彥說道。

「唉。」許家齊長嘆一聲。

「吼,你到底怎樣?」郭品彥問他,「該不會你也怕吧?」

「當然怕呀,你是沒看見那一晚的情況,要是你也看見,媽呀,現在說起來我的頭皮還會發麻。」許家齊搓了搓他的平頭。

郭品彥確實不了解當晚的情形。畢業旅行前五天,他得了流感,發燒在家隔離休息,以致於期待已久的畢旅不能參加。

結果他還在遺撼,那天晚上電視就播出他們學校的新聞──七名高中女生,夜半請錢仙,集體中邪自殘。

媽媽看見新聞,怪里怪氣地驚叫一聲,「哎唷,你們學校的欸,不是我在說你們年輕人,什麼都敢玩,竟然連錢仙也在玩。郭品彥,我可警告你唷,絕對不許給我玩這類的東西,知道嗎?」

「好啦。」郭品彥那時還沒察覺有異。

他的流感好了後,回到學校上課,郭品彥才知道中邪的女高中生就是他們班上的同學,而女友邱寧還自殘受傷。

到底是怎麼回事,郭品彥懵了,即刻去找另外四個那天有玩錢仙的同學詢問情況,想知道邱寧到底發生什麼事,但是話還沒問完,那四名女同學一聽見敏感話題,立馬化身成刺蝟,口氣不善地斥責郭品彥:「你可不可以不要問了!放過我們行不行?」

四人的態度一致,皆不想回憶當時的情況,誰也不願意透露半點口風。

郭品彥能得知的資訊全部是從報紙、新聞上看來的,他所知的部份跟記者一樣,或許還比記者知道的更少。

邱寧是他女朋友,結果他什麼也不曉得,這讓郭品彥感到自責,要是他沒得流感也一起去了畢旅,今天可能就沒這些事了,他一定能保護好邱寧。

平常他的身體滿健康的,為何偏在那個時間點染上流感?郭品彥不禁氣惱自己的身體。

許家齊勾住郭品彥的肩膀,附在他耳邊神秘兮兮地說道:「那晚的事情真的很恐怖,邱寧她們住七樓的房間,我住在六樓,不過她們的尖叫聲就連六樓也能聽見。我們幾個人很好奇,跑上去看,走廊上都是血,那些女的……就邱寧、小莎她們,整個好像瘋了,對老師又抓又打,不讓任何人靠近,肯定是中邪沒錯。」

雖然輔導老師來過他們班上,告訴他們那不是中邪,而是一種集體催眠現象。輔導老師說,七個同學玩錢仙太入神,不自覺感染了周圍同學的情緒,一旦有人承受不了,害怕的壓力就發作了,其他人也就會同時被影響。

那不是中邪。輔導老師再三強調,只是沒有任何同學相信他的話。

「肯定就是中邪。」許家齊說道。

「那你要不要陪我去?」郭品彥以友情施壓,「還是不是朋友?」

「這……」許家齊又是一陣長噓短嘆,「好啦,陪你去。」


在許家齊的陪伴下,郭品彥他們一出校門口,就直奔北區綜合醫院。

校門口被記者堵得水洩不通,各家媒體都到了,常見的電視台、地方小型電視台、還有一些名不經傳的雜誌社記者也來了,彷彿郭品彥他們所就讀的高中是名勝景地。

學生們必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擠出校門,老師化身保全,攔阻記者接近學生,警衛還拉出水管揚言要噴水。

「哇,好像武俠小說的武林大會,大家來這裡爭奪盟主寶座。」許家齊脫困後說道。

郭品彥現在沒有心情說笑,憂心邱寧的事情,這次前往醫院還不曉得能不能見到邱寧。

他白了許家齊一眼。

許家齊無辜地說道:「喂,我好心陪你去欸,也是好心逗你開心,別一張死人臉啦。」

「還真是謝謝。」郭品彥皮笑肉不笑地回話。

他們搭乘公車前往醫院,約莫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兩人已經站在醫院大門口。

即使是上午時間,醫院熙來攘往的人潮還是不少,尤其是這種大型醫院,領藥的櫃台前坐滿病患和家屬,掛號櫃台同樣大排長龍。

只是醫院畢竟是嚴肅的地方,即使人潮不少,卻也只聽見吵嘈的腳步聲,鮮少人在喧嘩聊天。

許家齊拉著書包的揹帶,抬頭看著牆上、天花板上懸掛的指示牌。第一門診、第二門診、放射科、心血管科、廁所、電梯……

他頓覺眼花撩亂,直接向郭品彥問道:「往哪邊走?」

「這邊。」郭品彥也看不懂指示牌,他帶著許家齊前往服務台。

一會兒,兩人站在服務台前,可是誰也沒有經驗,不知道要怎麼問。

穿著黃背心的志工見兩人表情徬徨,主動問道:「需要什麼?」

郭品彥問道:「我同學住在這間醫院,我們是來看她的,可是我不知道她在幾號病房。」

「喔,我幫你查一下就行了。」志工微笑地拿出一本冊子,「叫什麼名字?」

「我叫郭品彥。」

「不是。」志工噗哧地笑出來,「我是問你同學,住院的同學叫什麼名字?」

郭品彥的耳朵一陣赤紅,居然鬧出這種笑話。

「她叫邱寧,女生。」郭品彥說道。

「好,等我一下。」志工開始翻找手中的冊子。

郭品彥與許家齊不由得緊張,可兩人的心境卻截然不同。

郭品彥希望志工能找到邱寧的資料,許家齊卻希望志工找不到。

許家齊是基於義氣才陪郭品彥前來醫院的,但是他對邱寧不需要有義氣,一想到邱寧當時中邪的樣子,許家齊就不禁退縮,不敢去探望。

半晌時間,志工皺起眉頭,「是姓邱吧?單名一個寧嗎?」

「對。」

「沒有欸,名冊上面沒有這名病患,會不會不在這間醫院?」

「老師說在這裡。」郭品彥急了,「你再幫我找一下吧,可能剛才看漏了。」

「你看,姓邱的只有兩個,都不是你要找的人吧。」志工將名冊其中一頁攤給郭品彥看。

確實沒有邱寧的名字。

許家齊鬆了口氣,安慰郭品彥道:「可能出院了。」

「是嗎?」郭品彥不太相信這說詞,如果出院的話,邱寧的手機怎麼會打不通?

他相信邱寧的情況只要恢復穩定,必定會跟他連絡。

「也許……」志工想了一下說道:「家屬不希望有人探視,這樣的話,病患資料就不會在名冊上。」

「啊?」郭品彥沒想到還有這一招,保護病患隱私嗎?如果家屬不想讓人知道,就連志工也無法查到病患的房號資料,「那我們要怎麼找?」

「這就沒辦法找囉。」志工說道:「你只能自行連絡家屬或是病患本人。」

「喔。」郭品彥沮喪地應了聲。

他特地來到醫院,結果還是見不到邱寧。

「走吧。」許家齊拉著郭品彥離開,走時不忘向志工說道:「謝謝你。」

兩人相偕往醫院外走去,郭品彥的心情更差了,肩膀下垮,頭也低得不能再低。

許家齊安慰道:「大概是怕記者騷擾吧,所以不想接受任何探訪。放心啦,邱寧跟你感情這麼好,她出院就會找你了。」

「就是感情好,我才會覺得難過。我想陪在她身邊,你懂嗎?」郭品彥難受地表示:「她中邪、住院,我都沒在她身邊,我算什麼男朋友?」

「好啦,乖乖的,我帶你去吃飯,哇勒,都一點了,難怪這麼餓。」許家齊撫著肚子。

郭品彥長嘆一口氣,也只能暫時死心,「好吧,要吃什麼?」

話剛說完,許家齊的腳步卻忽地一頓,眼睛不知道在看哪裡。

「怎麼了?」郭品彥問道,順著許家齊的視線看去,只看見密密麻麻的人潮。

「別說我沒義氣。」許家齊的聲音沉下。

「幹嘛?」郭品彥追問。

「看你這麼憂鬱的份上……」

「到底怎麼了?」郭品彥一陣心急。

「你看,老師欸。」許家齊指著人潮中,一名正往醫院移動腳步的女人。

那是他們班導何秀美,穿著一身深色套裝、蹬著高跟鞋,就算臉上畫著濃妝依舊蓋不去四十多歲的年紀。

「她怎麼會在這?」郭品彥一說完,立刻會意。何秀美應該是來找邱寧的,可能是探病、也可能是要把畢業證書拿給她。

郭品彥的眼睛瞪大,只要跟著班導走就能找到邱寧。

「快呀!」郭品彥喊道,急忙奔趕過去。就在他們兩人對話之際,已經和班導拉開了一段距離。

郭品彥深怕跟丟,就沒機會找到邱寧。

許家齊沒想到郭品彥反應這麼大,他跟在後頭快跑,心裡有些後悔,仍不確定自己這樣作對不對。

很快地,他們奔回醫院,而班導正要往電梯裡頭走去。

一旦班導進了電梯,他們的線索就會中斷,郭品彥反射性大喊:「何秀美!」

班導一愣,周圍的民眾同樣投以注目眼光,站在郭品彥身旁的許家齊不由得感到丟臉,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班導回頭一看,表情驚訝。

「你們……」班導沒想到會在這裡巧遇兩人。

「老師。」郭品彥走上去,對班導說道:「我們是來看邱寧的,妳也是吧?」

「不,我……」班導下意識想否認,因為醫生和家屬都特別要求過,必須讓邱寧有安靜的空間休息。

外界的刺激越多,對邱寧的病情越不好。

「老師,妳帶我去吧。」郭品彥哀求道。

「老師,妳就成全他啦。」許家齊幫著求情。

「你們找邱寧幹嘛?」班導問道,似乎有些動搖了。

「我想看看她。」郭品彥吱唔說道。

「她需要休息,醫生說暫時越少人接觸她越好。」班導說道。

郭品彥沒被這說詞打退,他懇求著班導:「看一眼就好了,我不跟她說話,這樣可以嗎?」

「為什麼你一直要看她?」班導蹙起眉頭,直覺郭品彥的動機不單純。

「老師,邱寧是郭品彥的女朋友啦。」許家齊在一旁看得彆扭,直接將原因說出。

「啊?你們這麼小就在戀愛?」班導怔住,但也總算明白郭品彥的堅持。她沒好氣地說道:「還給我搞班對,你們真是……兔子不吃窩邊草,這都不懂嗎?」

「好啦,老師,暫時不要管什麼草了,妳就帶郭品彥去看一下邱寧嘛,我們保證只看一眼,不會跟她多說話。」許家齊搞笑地摀住嘴巴,這讓他看起來很不可信。

郭品彥用手肘撞了許家齊一下,隨後轉頭向班導保證:「不然帶我上去就好,我不會打擾她,只是想確定她平安。」

班導抿著艷紅唇瓣,今天畢業典禮,她的唇膏更紅了。考慮片刻後,她拗不過郭品彥,也被這年紀的純愛感動,勉強地點頭答應:「好吧,你們跟我上來,別讓我難堪,等一下正經點,邱寧的家長在場。」

「好。」郭品彥忙不迭點頭。

「好。」許家齊也斂起玩笑態度,正經八百地承諾。

「你……等一下就說你是班長。」班導向郭品彥說道,她總不能跟家長說,因為郭品彥是邱寧的男朋友,所以才帶他們兩人來。

「那我呢?」許家齊問道。

他們要先排演好各自的新角色,免得等會兒露出馬腳。

「就副班長吧。」班導說道。

三人進入下一班電梯,班導按了五樓。

不知道是電梯裡的乘客擁擠,空氣通風不良,還是怎麼了,郭品彥的心臟加速,腳下浮浮地有點頭暈,緊張感比先前更重。

出了電梯後,班導帶著他們轉了個角,兩人原以為邱寧的病房就在五樓,結果班導是帶著他們去搭乘另一部電梯。

電梯上的指示牌寫著可抵達的樓層數字,這是一部專用電梯。

班導解釋:「邱寧住在獨立病房,必須搭這邊的電梯才能到,避免有閒雜人等去騷擾。」

「喔,就是明星還是大官住的那種獨立病房吧?」許家齊點著頭說:「難怪名冊上面沒有邱寧的資料。」

「你們去問過了?真有心。」班導有種無言地語氣說道:「一堆記者要找她,要是名冊可能查到的話,她也不用休息了。唉,是我太大意,被你們兩人堵到。」

「嘿,老師,別這樣說嘛,我們相遇就是有緣呀。」許家齊油嘴滑舌地說道:「老師,妳是我們的貴人!對不對,郭品彥?」

「對,老師是貴人。」郭品彥附和道。

班導聞言,冷冰冰的表情終於有了一抹笑意,不過只是曇花一現,電梯抵達時,她的嘴角再次彎下,「走吧,嚴肅點,別太多話。」

「喔。」許家齊應了一聲。

班導淡淡地又說:「邱寧的狀況不好,你們等一下也別微笑,免得家長看了刺眼。」

郭品彥的心頭一沉,算起來邱寧已經住院一個星期,結果情況還是不好嗎?

三人搭著電梯升上七樓。

當電梯門開啟時,郭品彥與許家齊對視一眼,明明在同一棟醫院裡,七樓卻是完全不同的氛圍,靜謐地像一灘死水,偶而出現的腳步聲就像投石入湖,每一聲都十分清晰、唐突。

辦公室中,價值兩百萬元的音響設備流洩出莫扎特所譜的歌劇樂音。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