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03 諸葛天下

振鑫◎著 | 啻異◎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6.14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3247



特色

小說界第一傾奇者──振鑫

再現鎖國日本 諸葛風華

不管這個世間是人類還是妖怪作主,

出奇制勝都是兵法不變的鐵律。

即使身如柳絮隨風擺、歷盡滄桑不由人,

天生的自信卻未曾被磨平,

無論命運如何乖舛,都無法粉碎天賦的傲慢!

【風起雲湧收錄】

番外篇 荻原家,誕生!

我夜觀天象,知道今日有帝星降臨,

所以特別設此術法,為的就是尋找能夠平定亂世的真龍天子。

那個人,就是你。

簡介

奇門遁甲高人──諸葛小明,三國時代諸葛亮的直系嫡傳子孫,奇門韜略無所不能。曾在陰間殺得鬼狼幫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來到鎖國日本成為荻原家軍師,依舊用兵如神,天道時慶嘆其為「今孔明」,更是金三最為忌憚的對手。

諸葛小明料事如神,預知上泉信綱和狄狄奇的行軍路線,派將奇巧伏擊,竟殺得兩人措手不及,甚至連天道家督都被逼得易了主……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今孔明還是和以前一樣,精明得令人顫慄。

「看來得和諸葛小明正面對著幹了,嘿嘿。」金三吐了一口煙圈。

唯有豐富的人生閱歷,才能淬鍊出最精純的邪惡。

究竟是誰玩誰,現在還看不出來呢。

購買資訊

6.08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簽名版)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810860&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6821

6.14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7-11便利商店上架
(超商皆為選店上架,非全部的點都有販售,本次僅上了7-11,請多見諒)


創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在【八百鬼】的第一集中,最搶眼的角色應該是饕餮金三(廢話,他是封面人物)。第二集裡,最有魅力的角色應該是花葉豔山羌(廢話,他也是封面人物)。在本集裡,說到最突出的角色,我想應該是諸葛小明(廢話,他還是封面人物)……。

話說,大家真的有在看自序嗎?

為了測試一下,有看自序的人,請到我的粉絲專頁按按讚,我在裡面辦了個神祕小活動,幸運的人就可以得到神祕小禮物喔 XD

振鑫和柚臻的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聊個題外話,我家陽台有個花圃,偶爾泡完咖啡的時候,我會把咖啡渣灑在花圃裡當肥料。妻子柚臻看到的時候,直嚷著好浪漫,從此她就把咖啡渣都扔在花圃裡……。

振鑫:怎麼有果皮?
柚臻:我拿來當肥料啊。
振鑫:還有餅乾屑?
柚臻:當肥料啊。
振鑫:這個雞骨頭是怎麼回事,這是花圃,不是餿水桶啦!

目錄

第一話 金三的錦囊
第二話 影武者之陣
第三話 府內館突破
第四話 人魚
第五話 本家密會
番外篇 荻原家,誕生!

精采試閱

第一話 金三的錦囊

I

鎖國二年。八月十九日。縣城。

回收隊忙錄地穿梭在延岡市的市區內,高島隊長和幾個倉管人員正在整理各個小隊收回來的物資,為了加速物資入倉的作業,他指揮著人員把物資分門別類地放在規劃好的區域內。

「不知道廢車材料擺哪裡啊,就擺在待處理區吧,晚些我叫人去拆。」

「怪手履帶,放金屬區。」

「喂,你放錯了,布料是放在資材區,不是放在成衣區。」

「唉,都教幾次了,螺絲和釘子要放在工具區,怎麼又放到資材區了。」

「等等,那些泡麵過期了沒?過期了喔,那放肥料區,沒過期的才可以擺食物區。」

倉管人員此起彼落的吆喝,物資也快速地堆在各塊棧板上,望著排列有序的物資,高島滿意地點頭,待會兒東西應該可以很快入庫,今晚應該不用加班了。

忽地,地上的倒影忽然竄出一個人頭,緊接著狄狄奇整個人從影子裡冒出,悠然地出現在高島的面前。

「參見狄狄奇大人。」高島行禮道,似乎對狄狄奇地鼠般的造訪已經見怪不怪。

「今天有新貨嗎?」狄狄奇好奇地問。

「在這裡,請大人跟我來。」

說罷,高島走入回收站的帳篷裡,狄狄奇尾隨而入。

帳篷內有許多雜物,高島掀開了木箱上的帆布,沒有蓋子的箱內赫然出現了許多物事。狄狄奇的雙眼猛然一亮,今天的貨色都是好物啊!

十一支突擊光束機動炮,啊啊啊──這是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天帝鋼彈啊!喔喔,這不就是可以把披風和衣服脫下來看裸體的女帝模型嗎,當初我想網購都網購不到呀!這是《會長是女僕大人》第十四集!等等,我記得好像只出到十三集,這不會是山寨的吧……。

狄狄奇在心底激動地吶喊,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地道:「嗯,你幹得很好,今天的貨還不錯,就給你二十公斤白米犒賞一下弟兄們的辛勞吧。」

平日一箱漫畫和模型,狄狄奇頂多打賞五公斤的白米,這次竟然豪爽地給了二十公斤,可見真的是撿到好貨了。

「謝謝大人,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督促回收隊!」雖然高島明白回收隊不是用來撿漫畫和模型,但是白米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狄狄奇煞有其事地拍著高島的肩膀,說道:「嗯,好好幹,貨色越好,我的賞賜也會給得越多。」

「對了,大人,還有一個貨,我擺在這裡……」高島鬼鬼祟祟地左顧右盼,確定沒人偷窺之後,便掀開了旁邊的另一張帆布。

「這是?」狄狄奇伸頸一看,竟然有本雜誌擺在桌上,封面人物是個一絲不掛的美豔裸女,搔首弄姿地跨坐在椅子上……。

「大人,還滿意吧?」高島搓著手陪笑道。

狄狄奇拿起雜誌翻了幾頁,鼻血沒來由地滴了下來,「再加二十公斤。」

「謝謝大人恩賜,下次找到好貨一定會立刻通知大人。」高島眉開眼笑地道。

「我走了,好好幹啊。」狄狄奇若無其事地把雜誌揣入懷中,接著抱起地上的木箱,悠哉地走出回收站的帳篷。

興高采烈的狄狄奇腳步雀躍,不自覺地加快足下的速度,約莫過了十幾分鐘,他回到了自己的宅邸。

那是一間獨立的四十坪木屋,也是狄狄奇引以自豪的小城堡。

「大人早。」門口一位打掃的僕人停下掃地的動作,向狄狄奇彎腰行禮。

「早。」狄狄奇穿過了庭院的小徑,打開房門,跨入了自己的小天地。

為了可以收納更多的模型和漫畫,狄狄奇叫木匠把牆壁全部改造為可以推拉的三層式活動書櫃,屋內有一面牆擺滿了各種模型,其他的牆面則是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漫畫和小說,若是不知道內情的人,恐怕還會以為自己走進了租書店裡。

他的一千石俸祿幾乎都變成了漫畫、小說和模型,每次望著自己引以為傲的宅屋城堡,狄狄奇的內心都會充滿著說不出的感動。

每個模型代表著一塊幻想世界的拼圖,每部漫畫都勾勒出一個充滿綺想的世界,這間四十坪木屋就是他的城堡,裡頭收藏著數千個天馬行空的故事。一個故事代表一個平行的小宇宙,數千個小宇宙濃縮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當精神突破時空的限制而馳騁於銀河之上,縱橫幻想世界的他,猶如站在宇宙裡的巨人。

無論是可愛的小妹妹、傲嬌的姐姐、龐大的後宮還是成為飛空的英雄,不能從現世得到的遺憾,在這裡都可以讓精神得到滿足,撫慰著求不得的遺憾,超度了深刻而滄桑的怨念。

就像他的五遁之術可以突破物理的限制,使身體得到空前的自由。這個屋子收納了無數的幻想,讓一切充滿了可能性,只要他願意,他可以在太平時代和御姐享受平凡的幸福,也能和可愛的戰友們一邊搞曖昧一邊踏上奇異的冒險,甚至身懷絕世武功卻暗底嘲笑看不起他的鄉民,當然也可以駕駛鋼彈為世界的和平而戰……。

對狄狄奇而言,無論是大阪城、小田原城還是安土城,世上沒有一座城堡比他的宅屋還要廣闊巨大。沒有純粹的宅男之魂,絕對無法體會這種收藏無數幻想的成就感。

狄狄奇放下了手中的箱子,把新得手的鋼彈模型擺在模型牆最上層的陳列板上,「天帝,要和金式百式和暴風鋼彈當好朋友喔。」

他在模型牆的前方欣賞著自己的收藏,確定二十幾台鋼彈模型沒有排擠新成員之後,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回頭把箱內的女帝模型擺在桌上。

當初,這款女帝模型剛上市之際,簡直是千金難買,他到模型店裡預約,拿到了候補四百多號的號碼牌,熱門到網路上連敲竹槓的黃牛賣家也找不到,幾乎一上架就會立刻秒殺……。

在放到模型牆上之前,狄狄奇想要好好地把玩一下傳說中的女帝。

飄逸長髮和英氣披風散發出無可匹敵的冷豔,傲人的J罩杯若隱若現,開叉的長裙露出修長的美腿,活靈活現的模樣,彷彿耳邊都能聽見高跟鞋踩地的喀喀聲。

狄狄奇的視線迷失在深如幽谷的雙峰裡,忍不住悄悄地伸出雙手,等到他回神的時候,女帝的衣服和披風不知何時已經落到桌上,充滿誘惑力的胴體赫然浮現眼前。

他的鼻子一癢,緩緩冒出兩管鼻血。

忽地,他的兩手不受控制地靠近女帝,似乎要掀開那條若隱若現的紅色丁字褲了。

啊啊啊──我在幹嘛,不能褻瀆冷豔的女帝啊!

雖然狄狄奇的理智不斷吶喊,可是兩手卻不聽使喚地伸向女帝的下圍……。

就在他天人交戰之際,門外忽然傳來短促的敲門聲,「大人,夏雨瞳小姐前來拜見。」

「啊,她怎麼來了?快請她進來。」

說罷,狄狄奇這才憶起該收拾起裸體的女帝。就在他要拿起女帝放到後面的收納箱之際,夏雨瞳打開房門走了進來。

「狄狄奇大人,我想請你看看……」望著手拿裸體女人模型的狄狄奇,夏雨瞳頓時瞠目結舌。

啊,妳進來得也太快了吧!

暗叫不妙的狄狄奇趕緊雙手負後,把模型藏在自己身後,尷尬地道:「喔,有什麼事嗎?」

「我做了幾個版本的家徽旗幟,想請大人看看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不然,我先把旗幟放在桌上好了,大人有空再看看。我先告退,不打擾大人了。」

夏雨瞳把幾副折好的旗幟放在桌上,接著轉身便要離去。

狄狄奇心中充滿不捨,之前他幾次想邀夏雨瞳到自己家來玩,偏偏找不到適合的藉口,現在夏雨瞳好不容易上門了,他怎麼可以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當下,狄狄奇立刻伸手攔道:「不打擾不打擾,妳難得來這裡一趟,要不要參觀一下我的收藏──」

啪!一本雜誌從狄狄奇的懷中掉到地上。

望著封面上搔首弄姿的裸女,夏雨瞳臉上一紅,窘迫地道:「我還是先行告退,不打擾大人了。」

「唔,妳別誤會,這個雜誌是鬼頭交給我好好保管,那個模型也是鬼頭的——」

砰地一聲,夏雨瞳關上了門,緊接著門外傳來急速奔馳的腳步聲。

可惡!之前想約夏雨瞳都沒機會,難得今天她自己送上門來,竟然發生這麼尷尬的狀況……。

等到夏雨瞳走遠,狄狄奇知道狡辯無效之後,便拾起地上的雜誌,悻悻然地坐到桌前。

唉,她應該會討厭我吧?

狄狄奇雙手掩面,對於錯失的機遇惋惜不已。

忽然之間,他的視線穿過了指縫,落到了桌上一個安產御守的上頭。

御守外面的封口線頭跑了出來,那是金三拆過線之後,再隨便縫兩下補封的痕跡,拙劣不修邊幅的手工充滿了金三的風格。

這是我給你的錦囊妙計。」他記得,金三這麼說道。

當初,金三在前往四國之前,特別交代狄狄奇務必在八月十九日的時候,帶著這個御守到高千穗神社,一見到鶴天狗再打開御守,然後照著御守內的指示去做。金三甚至信誓旦旦,誇口鶴天狗必定會答應同盟。

可是,先前金三多次找鶴天狗協議同盟都沒能談成,憑什麼這一次靠著這個御守……嗯,還是個安產御守,就能搞定難纏的鶴天狗?更離奇的是,金三還再三叮嚀,在見到鶴天狗之前,絕對不能偷看御守的內容,只要一偷看,這個錦囊妙計就會失效了。

為什麼不能偷看,難不成金三在這個御守上頭施了密信之術,只要時限沒到,任何人一打開御守,裡頭的文字內容就會消失嗎?

打從狄狄奇跟隨金三以來,他就跟著金三從人間打到陰間,再從陰間打到鎖國日本,南征北討了這麼多年,對於金三過人的腦智,他比誰都要清楚。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握,金三絕不會留下這個御守給他。

以前金三都是親自指揮作戰,雖然這次是以錦囊妙計的方式遙控戰術,不過狄狄奇相信封存在御守內的邪惡依舊會發光發亮,帶領他成功地完成任務。

老大永遠是對的!狄狄奇做下最後的結論。

他將御守掛在脖子上,騰空一躍,消失在自己的宅屋城堡裡。


II

鎖國二年。八月十九日。高千穗。

在交代了赤鬼城防庶務之後,狄狄奇隻身前往位於縣城西北五十公里處的高千穗峽。

渡夫悠哉地搖著木槳,狄狄奇獨自一人站在船頭上,兩岸樹林高聳入天,在水面映出一片碧綠。

一年前,金三誘騙日向境內的妖怪進入佐土原城,趁機對妖怪發動大屠殺,雖然成功消滅了日向境內大半的妖怪,但是金三在道上的信用從此掃地。再加上金三強化人類的防守力量,瞭望台一個接一個地守望著田地和城池,經過訓練的民兵和狩人部隊經常驅逐入侵的野妖怪,更是大大地縮減了妖怪的生存空間,也讓妖怪們對金三恨之入骨。

妖怪之敵也,這是道上對金三的觀感。

在那場大屠殺之下,僥倖逃出的鶴天狗便和金三結下梁子,率眾在高千穗峽建立起地盤,無數野妖怪聞風歸附,結成了聲勢浩大的高千穗黨。在鶴天狗的帶領之下,他們時不時地騷擾縣城的農民,成為天道家統治北日向的最大亂源。

為此,金三曾經多次帶著豐厚禮物到高千穗峽,試圖和高千穗黨締結和平協定,不過鶴天狗總是推說要從長計議,遲遲不肯答應金三的要求。狄狄奇曾經勸過金三,別再和鶴天狗和稀泥,對方不過是想採取搖擺策略騙取禮物而已,金三卻總是笑笑,依舊進行著徒勞無功的送禮。

以往都是金三和狄狄奇前來進行談判,不過這次是狄狄奇獨自前來,他這趟沒有像金三那般備上厚禮,因為他壓根兒不認為禮物能夠買通鶴天狗。如果禮物搞得定鶴天狗,早在之前就搞定了,不用拖到現在還在和鶴天狗瞎攪和,玩著我送禮你裝傻的無聊遊戲。

他握著掛在頸上的御守,心底不住猜測金三的錦囊妙計。

老大會要我怎麼對付鶴天狗?

挾持、威逼、縱火、還是……狙殺?

剎那間,狄狄奇陡然一震,意外地領悟了某個高妙的計略。

鶴天狗的武功不俗,老大之所以故意送了許多次禮,為的不是真的要和鶴天狗締結同盟,而是要故意鬆懈他的警覺心!

這次我單槍匹馬上陣,鶴天狗肯定更不會提防,一旦我發動遁術暗算鶴天狗,猝不及防之下,鶴天狗必定中招。雖然高千穗神社有滿坑滿谷的野妖怪,不過我有五遁之術,萬軍之中來去自如,諒他們也抓不住我。

以往老大也常派我進行狙擊主帥的任務,這次應該也是這樣的!

回想起來,之前的送禮原來是勘察情勢呀,盤據在高千穗神社的野妖怪雖多,卻沒有一個能夠封鎖我的遁術。這麼說來,由我獨自上場是最好的決定,若是老大在場,反而不容易撤退呀……。

猜出金三意圖暗殺鶴天狗的計略,狄狄奇面露欣喜的表情。不過,隨即他的臉色一凜,思緒似乎陷入另一個謎團之中。

暗殺就暗殺,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要見到鶴天狗才能拆御守?

無論狄狄奇怎麼想,就是參不透這匪夷所思的一點……。

老大之所以不讓我先看內容,難道是他在多番拜訪中找出了鶴天狗的弱點,為了不讓我打草驚蛇,所以才想出這招錦囊妙計嗎?

確實,如果自己知道了鶴天狗的弱點,視線肯定離不開,這樣確實容易讓鶴天狗產生防備之心……想到這裡,狄狄奇露出會心的一笑,不禁對金三的深謀遠慮更加拜服了。

幾隻蜥妖攀在兩岸的岩壁上,仔細端詳著侵入地盤的狄狄奇,只見他又愁又笑的,臉上陰晴不定,不知是吃錯了藥還是腦袋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

由於狄狄奇陪著金三來到高千穗峽多次,因此蜥妖對他也不陌生,他們迅速爬到懸崖之上燃煙通報,以無害的白煙告知大本營有訪客到來,若是偵察到大軍壓境,他們才會燃放青煙。

洶湧白鍊從十七公尺的斷崖飛瀉而下,渡夫熟練地駕船繞過瀑布,免得船隻不小心被瀑布給打翻了。不知過了多久,四周的景象有了變化,狄狄奇是識途老馬,心底明白渡船到了高千穗町。

他還記得,每當船靠了岸,金三總會收起他的金菸桿,停止吞雲吐霧的樂趣。

即使面對公主殿下,金三仍舊是菸不離口,為何到了高千穗神社,金三總是反常地禁菸?

有本事讓金三短暫禁菸的人,普天之下應該只有鶴天狗一人吧?

這個疑問盤旋在狄狄奇的腦中多時,可是每次都忘了詢問金三。他告訴自己,下次無論如何都要好好地問問原因。他實在不相信鶴天狗會比克蕾兒大尾,之所以能讓老菸槍的金三暫時戒菸,這背後肯定有某種不為人知的祕密!

就在狄狄奇遐思之際,船終於靠了岸。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