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哉小鎮】糧神葬(最終回)》

 編號:713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SALAH.D
    初版日期:2012.6.5
 ISBN:
9789862903520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媲美神隱少女台灣版的系列連載,最真摯的感動將教你永生難忘

瀝青著/  SALAH.D◎封面設計

當神祇被遺忘時,就會被廢除職務,

幾乎就等同祂們的死亡了……

內容簡介

受令者,糧神伯。

於世間變化,原受人供拜之糧神一職已失去其存在之執行重要性。

將於桂月中秋摘除官職,廢除糧神一職。

審判官,伏白。

祇羽念得非常緩慢,一字、一句迴盪在這幽靜的空間裡,

伴隨著蟲鳴、夜風,令人聽來有股難以言喻的孤寂感。

直到他唸完這捲紙令之後,紙捲的角落這才浮現出淺紅色的紅印,

上頭就刻著伏白的名字,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見證。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啊!妖怪》春宴篇2008.5
《啊!妖怪》夏宴篇2008.7
《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2010.7
《生死事務所卡到陰》2010.9
《生死事務所閻王來了》(最終回)2010.12
《極道監護人》2011.2
《啤酒花》2011.4
《棄神卷》【向家古董屋】2011.6
《小氣銅門》【向家古董屋】2011.10
《失物之章》【向家古董屋】(最終回)2011.11
《子守唄》【悠哉小鎮】2012.01
《亡者留言版:求救》2012.2
《石頭祭》【悠哉小鎮】2012.3
《永身樹》【悠哉小鎮】2012.4
《亡者留言版:正妹同學》2012.4
《糧神葬》【悠哉小鎮】(最終回)2012.6

目錄

第一章   鎮上的二三事
第二章   廢校的住戶
第三章   被遺忘的神
第四章   還沒改變之前
第五章   豐收
第六章   惡作劇  
第七章   重生
第八章   神葬 
第九章   日常

作者自序

嗯……關於「悠哉小鎮」這系列,這次來到最終回了。

也是最初架構故事的預定目標,如果對第一集的「子守唄」還有印象的人,應該還記得,在一開始就有稍微提到關於「神葬」的劇情。

在最終回這本,目的就是想完整描述神葬的過程, 而這整個系列的主題,其實一直都繞在同一件事,就是很多事物都正在消失跟改變。

這樣的感觸在這幾年來特別的深,當你習慣的一切,有一天突然多了不一樣的東西,原本的景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你陌生的東西時,那樣的失落感雖然不是很強烈,卻像是心底被扎著一顆小石頭般的在意。

不會覺得特別痛,但是總覺得哪裡不舒服。

尤其,最近我從小生長的地方有很明顯的變化,這樣的感覺就越來越強烈。

這次故事的主題,全都鎖定在自然界本來就存在的事物上,因為我覺得拿他們來詮釋,更能感受到人為的改變與衝擊。

悠哉的最初,我是用「生」做為起點,結局就用「死」,做為終點。

第一集的主角,阿蟲誕生在公有墓裡,結局的主角,糧神伯埋葬於公有墓裡。

其實,我主要是想表達,總有那麼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會回歸於最初的地方。

那是這故事的最初,也是這個故事的終點。

第四集裡,我花了不少篇幅在詳述神葬的部分,大概也是想對某些我所懷念、無法再回來的事物,作一個抒發與感念。

然後,謝謝編輯在一開始就規劃出這麼完整漂亮的封面構想,讓這個系列可以這麼完美,每次看到封面時都超開心的啦啊啊啊!

以及終於突破三集魔咒XD,在這個系列寫了四集了!喔耶!

最後就是謝謝所有閱讀此系列的讀者,這段時間我有收到很多關於「悠哉小鎮」的感想,每個人的注意到的點都不同,但是我更開心你們對於這樣的題材,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感觸,我都每字每句細細讀你們的感想,我想傳達的事情,能得到你們的共鳴,真得很開心也很榮幸!謝謝你們!

因為一開始我對於這個題材,其實有點沒把握……不過看到你們的回應,讓我稍微有點自信了。XDDD

這個系列裡,還有許多不足、需要加強進步的地方,在這邊謝謝大家的指教!

我會更努力的!那麼,請大家開始閱讀故事了!

最後,再一次的謝謝你們對於這系列的喜歡,真的非常謝謝!

精采試閱

鎮上的二三事

香王爺廟,位於悠哉鎮中心,就在這個平靜小鎮最熱鬧的一條老街上。

這座廟存在的時間非常的悠久,一直以來香火非常的鼎盛,更時有靈驗的事蹟在小鎮上流傳著,所以香王爺廟可說是這個鎮上最重要的信仰中心。

而這個鎮上還有一個名叫「什麼忙都幫」的公司,顧名思義就是什麼雜事都接。這是一個很小的兩人公司,一個隨興上司祇羽,一個率直下屬高洋樟。

他們經常碰到一堆奇奇怪怪的委託,但是久了就會習以為常,再怎麼特別的事情,也會用平常心看待。

身為上司的祇羽,什麼工作都接,常常讓身為下屬的高洋樟困擾不已。

另外,工作已超過一年的他,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上司祇羽,可以改掉老是把他名字的「樟」寫成「蟑」這個壞習慣。

雖然想抱怨的事情不少,但是整體而言,高洋樟很享受這份隨時都有驚喜、有時卻又很普通的工作。

例如,今天就是例行的替香王爺廟清掃打理的日子。

說是例行,高洋樟卻一直很困惑,清掃香王爺廟的時程大約是每半個月一次,但是他卻覺得祇羽決定打掃的日子非常的隨興。

往往都是突然心血來潮,就會來打掃一次,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次已經是本月第四次的打掃,而這個月也不過才剛過十天又多一點點罷了。

「那個,祇羽老闆啊,你到底是怎麼跟廟方的人談的啊?每次都說是例行打掃,可是我們來打掃的時間根本是不定時啊!」

一邊擦著門窗邊緣的高洋樟,忍不住揚聲說道,現在是平常日的下午,廟宇裡並沒有其他的參拜民眾,甚至連平日看管的廟祝都躲到角落偷懶睡覺,而他們交談的聲音自然也就沒什麼顧忌的加大了。

「只要有空就來掃掃啊!反正這幾天也沒什麼委託,就當作運動運動,幫香王爺清理門面嘛!」身為老闆,祇羽愉快的拖著地、邊哼著歌,非常敷衍的回應。

「這麼說也是啦!但是三天兩頭來……」高洋樟還是忍不住碎唸。

「唉啊!叫你掃就掃嘛!」祇羽有些不耐煩的說著,他轉過頭看著早被線香薰得發黑的神像,不禁露出淺淺的笑意。

這裡可是他的住處,一有空就來這邊掃掃有什麼不對?要是讓鎮民知道香王爺廟都是由香王爺本人自己清掃,說不定虔誠的信眾們會痛哭流涕咧!

「阿樟啊,香王爺神像旁邊掉了不少香灰,你去拿抹布擦一下桌子。」他望著擁有古老歷史的木桌這麼喊道。

「咦?可以嗎?」高洋樟遲疑的反問,畢竟那可是香王爺的神像,可以隨便亂碰嗎?更何況他聽說要動神像周圍的東西,還得看日子不是嗎?

可以這麼隨興嗎?祇羽老闆……

「我說可以就可以啦!快去拿。」祇羽揮手催促著,這裡是他的家,他要怎麼做當然沒問題,只不過高洋樟不曉得事實,而他也沒打算說明清楚。

「好、好。」高洋樟雖然還是很遲疑,卻也照著他的指示,去外頭抓了一條剛擰乾淨的抹布來到神像前,他小心翼翼的向神像合掌低唸幾句,帶著恭敬無比的心踩上小板凳,開始把王爺神像旁邊的桌面清理乾淨。

據說,這尊神像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可說是非常珍貴的古蹟,再加上從小養成的信仰習慣,讓他對於這個再簡單不過的工作,顯得非常慎重。

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到香王爺的神像,身上披著一般廟宇常見的披風,臉上的表情則是閉眼、含笑,雖然長年下來已被香火薰黑,但是無失神像莊嚴的感覺,模樣看起來就像靜靜的聆聽每一位來虔誠祈求的民眾們。

這是一種很常見的文化,也是許多居民心靈獲得慰藉的地方。

許多居民都會來這裡傾訴他們無法解決的困擾,祈求香王爺給個指引,就算只是個慰藉也好,就連高洋樟偶爾也會來這裡傾訴他無法解決的困惑。

他想,香王爺或許是全鎮知道所有人祕密的人,尤其是悠哉鎮民心中最難說出口的祕密。

他一邊擦桌子一邊想著這些事情,想得有些入神,卻在這時瞥見神像的左手有著小小的裂痕,這裂痕恰好從神像的左手小指頭裂開至手背上。

這裂痕看起來非常深刻,似乎也存在相當久的時間,裂痕的深部甚至被香火薰黑,若是沒爬上這裡仔細看,恐怕也不會發現神像上有這麼一道裂痕吧?

「哎!香王爺神像的手有裂開的痕跡耶!」他緊盯著裂痕處這麼喊著。

「啊?那個好久以前就有了。」祇羽繼續拖著地,漫不經心的說道,卻下意識的感到自己的左手小指頭有些痠疼,很久以前受傷的後遺症,沒想到過了上百年,還是沒有減緩的跡象。

雖然不影響,有時痠疼起來卻也挺惱人的,例如現在。

「怎麼會裂開啊?廟方不補修嗎?」高洋樟皺眉,用疑似抱怨的語氣說道。

「大概是風化、不小心的吧?這個沒辦法補了,反正也沒影響。」祇羽依舊漫不經心的回應,他更搞不懂高洋樟為何這麼激動。

「嗯……希望沒影響。」高洋樟依舊擔心的說著,並且雙手合掌誠心的祈禱。

看到自己下屬這種舉動的祇羽,不經意的又勾起笑意。

悠哉鎮民就是這麼可愛,讓他無法捨棄這些居民,他是靠著這些人毫無二心的信仰,才得以存在至今。

因為你們,我才存在……

若是沒有你們,我的靈魂恐怕終將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

「唉啊!總算找到你們了!我沿路問才問到這裡來。」

香王爺廟前,突然闖進一名身穿短襯衫、深色長褲的高瘦男子,手裡還提著一只黑色的公事包,公務員的氣息相當濃厚。

「咦?小諾?你找我們?」打掃工作恰好告一段落的高洋樟,停下收拾器具的動作,略微吃驚的問道。

「啊!我記得你,你是阿樟的小學同學。」祇羽一看到對方的長相,立刻笑開了臉,許久之前,因為鎮上的年度祭典而與高洋樟的小學同學們照過面,他沒記錯的話,這個被阿樟喚為小諾的人,就是在鎮上的公所任職。

也是目前高洋樟幾個熟悉的朋友裡,唯一一位還與他同樣住在悠哉鎮的男性友人,栗千諾。

「啊!是啊!祇羽先生好久不見。」栗千諾帶著清爽的淺笑,緩緩的從上衣口袋裡抽出手帕來,擦著因為奔波而頻頻冒出的熱汗。

在這屬於夏天的六月裡,只要在外頭隨便繞一圈,就足以汗濕整件衣服。

「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啊?這時間好難得。」看著熟悉的老同學,高洋樟笑開著臉靠近詢問。

「當然是有事情要找你們處理,因為公所的課長交代要找你們幫忙。」栗千諾不停的擦著汗,幸好香王爺廟裡還算涼爽,讓他不經意的發出舒緩嘆息。

「喔?是有工作委託啊,是什麼樣的事?」祇羽很快的切入正事,畢竟在這個鎮上,他瞭解的事情相當多,所以公所偶爾會外包一些委託工作讓他處理。

當然,有些據說是無法浮上檯面、難以解釋的工作。

這些他與公所的人向來都不會對外多說些什麼,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這次的工作,想必也是如此。

「就是正悠小學的事,就是我們的母校啊!」栗千諾邊說道,還伸手往後一指,指向街道的另一頭。

他所提及的正悠小學,位於悠哉鎮的最外圍、背山的位置,跨過這個山頭之後就是另一個縣市,正悠小學離悠哉鎮市區,其實有相當遠的一段距離,同時那所小學也是高洋樟他們的母校。

「喔?我們的學校怎麼了?」高洋樟點著頭,腦中很快的浮起過去關於這所小學的回憶,仔細一想,他很久沒回去學校了呢!

「唉啊!等過完這次的暑假,正悠小學就要廢校拆除了!」提起這件事,栗千諾不免露出遺憾、沉重的模樣。

「咦?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廢校?」身為校友的高洋樟也大感意外的喊著,正悠小學可是他的童年回憶啊!

「招不到學生啊!更何況我們鎮內還有另一所悠哉小學。現在鎮上的學生都在那邊就讀,原本在正悠小學的學生已經被合併過去,現在校內已經沒有學生,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也覺得很可惜。」

栗千諾無奈的說著,然而這也是相當現實的問題。

早期,悠哉鎮的人口相當多,小學人數更是多到一所小學都不夠塞,而高洋樟他們曾經就讀過的正悠小學,事實上就是悠哉小學的分校。

在他們還是孩童的時代,人數還相當的多,但是近幾年因為少子化的問題,加上人口外遷,導致正悠小學的學生人數年年銳減。

「現在學校內已經沒有人,除了固定會派人去巡邏一下,等過了暑假、整頓一下,會暫時封鎖一陣子。」

聽著栗千諾的說明,高洋樟的腦中不免想像著廣大的校園裡,卻沒有任何學生身影的淒涼畫面。

時代的變遷、人口的外流,這樣的結果是可以預期的,卻也讓人惆悵不已。

「這樣的話,公所要委託什麼事?就是廢校不是嗎?」祇羽仔細思考了一回,無法判斷公所能有什麼相關工作可以委託給他。

「呃,我們課長說這件事只有你可以處理。」栗千諾左顧右盼,還刻意的壓低聲音說道。

「我?到底是什麼事?」

「唉啊!聽說正悠小學有點問題,因為廢校之後,那邊的校舍會拆除,但是在拆除之前,必須將裡面的住戶請走。」栗千諾這下聲音壓得更低,因為這是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連他都還在質疑。

「住戶?」高洋樟也跟著壓低聲音,他知道小學裡有幾個傳說,但是都是小孩子之間流傳的故事罷了!

「聽說,小學裡還有人還住在那邊,建校之前就在了。」栗千諾吞了吞唾液,連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所說的話。

正悠小學都建校一百二十多年,若是連更早期的書院時期也算進去,至少也有一百三十年,都過這麼久的時間……怎麼可能還活著並住在那邊?

「原來如此,這樣我懂了。」反觀祇羽,倒是相當冷靜的點頭,隨即理解栗千諾的意思。

「咦?祇羽,你知道什麼嗎?」高洋樟好奇的追問,雖然他完全不意外自家老闆的反應。

「嗯,大概知道,那邊的確還住著一位住戶,既然要廢校拆除,就表示必須請這位住戶離開了。」祇羽面露無奈的說道,真是令人悲傷的狀況。

然而,這樣的事情在這幾年的悠哉鎮內,卻不停的反覆發生。

「還、還真的有住戶啊!」高洋樟倒抽一口氣的問道,但是他從來都沒聽過這樣的傳說。

「這個委託有點特別,所以這段時間我都會跟在你們旁邊協助,另外——」

栗千諾這時又停頓了一會兒,略微遲疑的看著祇羽。

「另外什麼?」祇羽皺眉困惑的反問。

「其實這不是我們公所委託的,是有人透過關係拜託我們聯絡處理,所以這個委託除了我之外,那位委託的案主也會在旁邊,直到事情順利解決。」

「有另外的案主?」祇羽挑高眉毛,摸不著頭緒的反問。

「是啊!對方說你認識他,而且這個委託有點急,要在八月結束前處理完畢。這位實際的委託人今天晚上才會到悠哉鎮,對方有要求今晚要碰個面。」

「到底是誰?小諾聽你說起來好神祕……」

「我也不曉得是誰,但是課長提起這件事的時候,表情很微妙……感覺好像有點不安。」栗千諾略微皺眉的說道。

「嗯,總之就是今晚要來談這件事吧?」祇羽聳聳肩,並不怎麼在意,反正不管誰來,事情都必須解決。

更何況還說是他認識的人……

「是啊!所以我才趕著現在來跟你們確認。」

「好,我曉得了!晚上幾點?碰面的地點呢?」

栗千諾擦完汗之後,將手帕折疊好重新收進口袋裡,嚴謹、凡事都條理有序的個性,依舊不變。

「晚上七點,就約在你們的辦公室裡。」

「好,晚上七點,不見不散。」祇羽很爽快的答應這個臨時委託。

不管來人是誰、委託的是什麼工作,總之來了就解決吧!

這是他一直以來的理念。

因為他是這塊地的主人、這塊地的守護者,他不做,誰來做呢?

***

夏季的夜晚,雖然依舊有些悶熱,但是偶爾徐來的微風,總能帶來不少清爽的舒適感。

在約定時間之前,祇羽跟高洋樟與栗千諾三人,在自家辦公室門口前,坐在小椅子上望天乘涼,這種時候是祇羽最愛的時刻。

沒有過度開發的鄉下地方,總能看見整片的美麗星空。

雖說是等人,但是祇羽卻是一副非常愜意的模樣,就連平常被高洋樟強制規定一天只能喝兩罐可樂,今天都讓他不小心破了戒,多喝了好幾罐。

「這種感覺真好啊!」他悠哉的口吻,一點都不像等著談委託的人。

「你們家老闆老是這樣嗎?」跟著一起等人的栗千諾,忍不住彎身壓低聲音問。

「他一直都是這樣啊!」高洋樟懶洋洋的說道,還不忘轉過頭提醒祇羽飲料不要喝太多。

「我真的覺得你的工作很神奇。」栗千諾說著說著,也受到影響,拿起泡在小冰桶裡的可樂,拉開拉環暢快的大口喝著。

「一直都很神奇啊!」相較之下,高洋樟依舊選擇喝著他比較順口的綠茶。

距離七點還有段時間,等得發慌的他們,也開始閒聊起過去的回憶。

而他們的話題,多半都圍繞在即將被廢校的正悠小學上,對他們來說,小學的回憶是最快樂,也是最無憂無慮的時候。

甚至,當時還有許多不知真假的傳說在同學之間流傳著。

不管真或假,都是一個回憶,也是一種樂趣。

跟在祇羽身邊工作這麼久,奇怪、難以解釋的事情自然也碰得多的他,甚至認為這些傳說若是真的該有多好。

這些傳說、那些傳說的怪東西,如果真的都存在,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不過說廢就廢,怪寂寞的。」聊著聊著,高洋樟又忍不住嘆息。

「當然啊,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栗千諾跟著嘆息,他甚至想著拆除之前再辦個同學會,請大家回來聚聚,記住母校的最後一刻。

雖然這樣就好像在參加某種告別式似的……

「有空你回去學校就會知道,現在根本沒有任何學生,空空蕩蕩的,連走路都會有迴音,之前回去探勘時只有我一個人,就算是大白天都有點發毛。」

栗千諾想起前幾天的情況,不禁打了個冷顫。

「接下來要一起去探勘的機會多的是,到時就不只你一個人啦!不過你還真膽小。」高洋樟猛拍他的肩膀笑道。

「你到時候一個人走走看就知道了啦,還笑我!」栗千諾咬牙,不平的吼著。

「好啦,不鬧你了啦!」在朋友惱羞成怒之前,高洋樟適時的收斂,並輕聲道歉。

「話說,案主應該快到了才對。」栗千諾看了看手錶,眼見時間已到卻不見任何人來,他顯得有些心急。

照道理,他應該負責帶人來跟祇羽、阿樟他們照面才對,沒想到那位神祕的案主卻說不需要,他知道地點在哪,會自行與他們碰面。

當他向課長問起案主大概是什麼樣的人時,課長卻皺眉,一副為難的樣子。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但是這人似乎來歷不普通。」

連見多識廣的老課長都這麼說,就讓他更好奇對方到底是誰了。

「都已經七點了啊!」高洋樟打著哈欠,昏昏欲睡的說道。

就在這時,原本最愜意、還喝著可樂的祇羽,卻打了個冷顫,感受到不同於以往的氣息。

「不、不會吧!」他縮起肩膀看向遠方,披著夏夜的天空依舊,但是他卻隱約察覺有股奇特的氣息正從那處傳來,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祇羽,發生什麼事了嗎?」高洋樟皺眉問道,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懶散的上司露出這種緊張、臉色慘白的模樣。

「來了、來了!」他站起身,神色緊張的盯著街道的另一端,在黑夜中,只能隱約聽見前進的步伐聲。

一股只有他才看得到的氣流正從遠處靠近,步伐聲緩慢又規律,慢慢地那人越過了黑暗,緩步靠近祇羽他們。

「啊?就是那個人吧?」高洋樟與栗千諾看著離他們越來越近的身影,輕聲說道。

祇羽皺眉、閉眼,還不自覺發出困擾的低咒聲。

如此失控、不穩定的祇羽,對高洋樟來說前所未見。

直到那人來到他們面前,在路燈的照射下看清對方的模樣時,祇羽很失禮的發出了一聲苦惱的哀嚎。

「你很失禮,這麼久沒見面,居然是用這種態度。」對方就站在路燈下,聲音屬於低沉的男性嗓音,有著穩重、難以接近的威嚴,而他的穿著在祇羽印象中就是這副模樣,整套的正式深色西裝,連領帶都打得整齊又端正,中長旁分的黑頭髮下,是一張判斷不出年紀的青年臉龐,看起來大約二十八……不,搞不好更年輕。

尤其這人展現的氣勢,一點都不像時下的青年,反而像是古時候才存在的王者,從祇羽的反應看來,他很怕這人。

高洋樟不禁仔細打量著眼前的青年,他那副黑色粗框眼鏡下,是一雙銳利、有神的漂亮眼眸,身材也相當的高大,比他們高了些,大約有一百八左右吧?

看起來真有氣勢啊!

而且還有一張連男性都覺得帥氣的臉龐,這人到底是誰呢?

「的確是失禮了,沒想到大人會親自光臨。」祇羽輕咳一聲,努力鎮定情緒說道。

「這次情況特別,所以我特地過來一趟。」青年推推眼鏡這麼說道。

「呃……聽起來你們好像認識?」高洋樟忍不住插嘴舉手問道。

「對,我們認識很久了,嚴格說來,我是祇羽的上司。」青年不變的嚴肅口吻,讓人下意識的挺直背脊,好像一聲怒喝都可以讓人嚇得連動都不敢動。

上、上司?

高洋樟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們,原來這個懶散的上司上頭,還有個上司?

「啊……不介意我直接告知他們你的身份吧?」祇羽搔搔頭,困擾的問著。

「如果他們可以接受這方面的事,我倒無所謂。」青年聳聳肩,不怎麼在意的說道。

祇羽看著高洋樟與栗千諾,想著兩人也曾接觸過鎮上這些難以解釋的妖怪事件,讓他們認識這號人物似乎也無妨。

「向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三界審判官之一,負責掌管人間界所有妖怪、神明的伏白大人。」

聽完稱謂的兩人,愣了好一會兒,眼神總忍不住的看向那名沉著的青年。

聽、聽起來好像很不得了,不,真的非常不得了!

「你們好,請多多指教了。」然而,背負著如此崇高職稱的青年,竟然只是淡淡地、向他們禮貌的打招呼以示回應,就像個普通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