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法搜查線01

陳浩基◎著 | Salah-D◎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6.7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3414  





特色

輕奇幻X輕推理=讓你重度上癮

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得主 陳浩基X奇幻動漫風畫家Salah-D

低階魔法,也能破解最神祕之謎

這不是一本小說!這是一本入門魔法書!

簡介

「紅伯爵」是個魔法力高強的魔法使,姓名、年齡等都不詳,只知道是個瘋子。身上唯一的特徵,是左手有六根手指頭。八年前,他奪去了二十八條人命,死者全被黑色火焰魔法燒成焦炭,而屍體身旁總留下一個用火烙下的記號:

兩個圓點和一個半圓形──一個笑臉符號。

購買資訊

6.7 全面上市資訊(超商沒有販售,請多見諒)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上架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809901&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6183

創作者簡介

陳浩基

香港人,男性,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

二○○八年,以童話推理作品〈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翌年在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以續作〈藍鬍子的密室〉及犯罪推理作品〈窺伺藍色的藍〉同時入圍決選,並以〈藍鬍子的密室〉奪得首獎。之後,憑推理小說《合理推論》取得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獎第三名,又以科幻短篇〈時間就是金錢〉獲第十屆倪匡科幻獎三獎。

二○一一年,以長篇小說《遺忘.刑警》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除了在台灣及中國大陸出版繁簡體中文版外,作品會譯成多種文字,在日本、義大利、泰國、馬來西亞出版。

另著有科幻作品《闇黑密使》(與高普合著)、異色小說《倖存者》、《氣球人》、《魔蟲人間》等等。

作者自序

「嗨,前面便是帕加馬鎮了啦……嗨,小伙子?」

在和煦的陽光照耀下,雅迪躺在馬車上,倚著厚厚的棉花沉沉睡著。他用帽子蓋著臉龐,擋著刺眼的陽光,睡了差不多一個鐘頭。駕車的老翁鬆開韁繩,回過身子用手推了雅迪的肩膀一下。

「喂,小伙子,到了啦。」

「唔…………」雅迪睡眼惺忪的撥開帽子,撐開眼皮,光線讓他無法看清楚周圍的環境。「老爹,你叫我嗎?」

「哎,小伙子,我說前面就是帕加馬鎮哪。」老翁看到對方迷糊的樣子,笑了笑,指了指前方遠處。雅迪雙眼漸漸適應耀目的陽光,他循著老翁所指的方向,看到一片片金黃色的麥田和零星的矮房子,而更遠處矗立著灰色的城牆。城牆足有五層樓的高度,從這兒望過去,雅迪便能感受到它的宏偉,每一塊灰色的石磚,也似在敘述數百年間的戰爭歷史。

「哦……麻煩你了,老爹。城牆很壯觀耶!」雅迪跨過棉花和雜物,爬到老翁身旁的位子,跟老翁並肩而坐。

「這個當然了,這兒好歹是三十年前咱們跟魔族大戰的前線城鎮之一嘛,我當年也在城牆上擊退魔軍的衝鋒隊呢……那時真的好險哪,魔王軍主力幾乎殺到這兒,眼看要守不住了,還好聖騎士大人和他的同伴們突襲魔王的據點,殺死了魔王格因,否則咱們都要成為魔族的奴隸吶。」

「老爹你當過軍人?」雅迪邊說邊打量著這位一頭白髮的老翁。

「當時人人都拿起武器抵禦外敵啊,哪管你是貴族還是農民……這不是你這種十來歲的小伙子能想像的嚴峻情況啦。」老翁說。

「唏,老爹,我已經二十一歲了。」

「會笨得被精靈騙去馬匹的,我看你還不如一個十來歲的小子啊!」老翁朗聲大笑,說:「如果你沒遇上我,你兩天前已經在森林裡餓死了吶!」

「那兩個迷途的精靈族小孩真的很可憐嘛,如果我不把馬匹給他們,我怕他們會被魔獸襲擊啊。」

「居住在森林裡的精靈小鬼才不怕魔獸野獸咧!你這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遇上野獸不是更危險嗎?」老翁笑說。

「別小看我,我是個魔法使,野獸遇上我是牠們倒楣。」

「是嗎?」老翁沒有追問,臉上卻掛著笑容,因為他壓根兒不相信眼前這個小伙子懂得魔法。「小伙子,我勸告你一下,帕加馬鎮裡品流複雜,你不小心一點,恐怕會成為騙子、強盜、小偷的目標,不用半天就財物盡失,甚至流落街頭哪。」

「鎮上的治安這麼差的嗎?」

「戰後那幾年更差,後來國王頒令成立『那個』,情況才慢慢轉好……啊,說著說著,我們到了。」

馬車在城牆外不遠處停下,老翁說:「小伙子,我的家在城牆外西邊的農莊,我只能送你到這兒。你穿過城門沿大街一直向前走,便會找到斯巴廣場。」

「謝謝你啊,老爹。」雅迪下了馬車,從背包掏出一個扁扁的玻璃小瓶,遞給老翁:「這是王城的特產木桐酒,請收下當作謝禮吧。」

「咦?王城的酒嗎?哈,小伙子,我最喜歡王城的酒啊!謝啦。」老翁高興地拿著酒瓶細看,說道:「對咧,我都沒問你,你從王城來到帕加馬鎮幹啥?看你的樣子又不像是商人。」

雅迪微微一笑,掀起不起眼的棕色外套,亮出胸前的金屬徽章。徽章上左方有一頭獅子、右邊有一頭獨角獸、正中央有一頂長了翅膀的王冠。

「我叫雅迪尼斯.德布西,從今天起調職到老爹你說的『那個』──王立帕加馬鎮警察署工作。」

目錄

序章
第一章.帕加馬鎮 與 第二分局
往事.一. 二十八分之三
第二章.黑木監獄 與 反獵聯盟
往事.二. 二十八分之十七
第三章.龐馬老頭 與 霍薩大叔
往事.三. 二十八分之二十三

精采試閱

第一章.帕加馬鎮 與 第二分局

帕加馬鎮位於甘布尼亞王國西南部邊陲,因為鄰接奧多維斯亞王國、雪路利王國和卡邦萊弗王國,多國的居民互有往來,使帕加馬鎮的貿易十分繁盛,是國內第四大的城鎮。鎮裡除了人類外,更有精靈族和矮人族定居,是甘布尼亞王國中種族最多元化的城市。事實上,勞古亞大陸各國跟魔族的大戰完結十年後,甘布尼亞的國王和來自岡瓦納大陸的魔族新領導者摩因簽訂協議,讓雙方的國民互通貿易,所以偶有魔族的商人帶著岡瓦納的商品到帕加馬鎮販售。當然,因為文化和種族不同,總有零星的衝突和糾紛,不過在兩片大陸之間毀滅性的戰爭的可怕記憶下,這些小問題不會影響雙方維持和平的決心。

「白臉羅蘭、白臉羅蘭,沒穿褲子仍起舞;小孩子都取笑你,當你躲在樹上吐。」在人聲鼎沸、熙來攘往的斯巴廣場內,幾個小孩哼著不成調的歌謠,在雅迪面前跑過。雅迪沒料到王城的市井歌謠已傳到這個偏遠城鎮,心想帕加馬鎮雖然離王城很遠,鎮民的生活似乎跟王城的沒大分別。

「應該是這兒吧。」雅迪穿過廣場,向市集的小販問路後,往前多走兩個路口,終於看到那棟四層高、以灰白色磚塊築成的大樓。一路上,雅迪只看到一層或兩層的平房,這棟四層高的建築物尤其顯眼。

建築物的大門敞開,門的上方掛著牌匾,刻有甘布尼亞王家專用的「獅子、王冠、獨角獸」徽章,徽章下寫著斗大的字──「王立帕加馬鎮警察署第二分局」。雅迪拍拍身上的塵土,昂首闊步走進大樓。

「鐵匠布萊克先生請到二號櫃台,布萊克先生……」「是這傢伙先動手!就說矮人都是老粗!就是沒文化才會動不動就打人!」「那邊的冒險家!這兒不准攜帶寵物進來!請你把你的劍齒虎留在大樓外面……」「長官,這個使用風魔法來割破女性衣服的變態,應該交給哪一組負責?」「你笨蛋啊!哪裡有勇者會隨便走入民家拿走財物的!你要扯也扯個像樣一點的謊吧!」

狹小的大廳裡,擠滿了十多二十個不同種族、不同職業的居民,穿著灰藍色制服的警員卻不到十人。喧囂的話聲、紛亂的紙張、蒸騰的熱氣,大廳內就像另類的戰場,比繁忙時間的市集還要混亂十倍。雅迪看到這光景,不由得抽了一口氣。

「王城也沒有這麼誇張啊。」雅迪心想。

「先生!請不要擋在路中心!」忽然,一道女聲從雅迪背後傳來。雅迪回頭一看,只見一位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眉清目秀的短髮女生,拖著一個巨大的麻布袋,氣吁吁地說著。女生擁有淺棕色的頭髮、深藍色的雙瞳,眉宇間流露出一份不輸男生的英氣。雖然她沒有穿著制服,外表樸素,但胸前別著職級的徽章,腰間掛著短劍,雅迪便知道這位嬌小的女生也是警局成員之一,而且年紀輕輕已是一位副警長。

「啊,抱歉,」雅迪退開兩步,說:「這位學姊,請問人事科在哪兒?我是今天調任到這間分局的。」

「咦,新人嗎?」女生頓了一頓,打量著面前這位陌生的年輕人。「人事科在三樓,反正我也要上去,你幫我一起抬這個吧。」

雅迪點點頭,伸手抓起布袋的另一端,卻差點腳滑摔倒。「天啊,怎麼這麼重?」雅迪暗吃一驚,想不到這個女生個子小小,體力卻驚人。

幾經辛苦,二人半拖半抬地把麻布袋從樓梯運上三樓。離開了喧鬧的大廳,三樓卻出奇地冷清,走廊上沒半個人。

「這邊,這邊。」雅迪蹣跚地抬著布袋的後方,跟隨著女生走到走廊上右邊第三個房間。

「露西!怎麼這麼一大袋?」因為視線被阻,雅迪只聽到一道年長的男人聲音。

「大師,別提了。剛才我差點在城東抓到那個該死的武器店偷竊慣犯啦!怎料他從馬車丟下贓物,逃了。哼,他最好別給我抓到,否則我一定連本帶利的好好整治他……」雅迪跟著女生把布袋放下,從打開的袋口可以看到裡頭一堆沉甸甸的重盔甲,還有擦得發亮的銅盾和套在皮革劍鞘裡的短劍等等。

雅迪環顧四周,發覺身處一個只有五、六個座位的辦公室。橡木製的桌椅、古典的吊燈、精緻的裝潢,讓人感到這大樓久遠的歷史。空間不大卻很通風,從偌大的窗戶可以看到熱鬧的斯巴廣場。每個座位上也堆滿紙張和雜物,可見在這兒工作的人十分繁忙,雖然現在辦公室裡除了雅迪自己外只有兩個人。跟這位叫作露西的女警說話的是個大約五、六十歲的老頭,他身材高大,頭髮稀疏,下巴蓄著短短的鬍鬚,樣子還算和善,寬鬆的衣服下似乎藏著強壯的身軀。雅迪看著他,想起以前經常來探望老爸的菲爾叔叔。

「咦,這位是?」老頭看著雅迪問道。

「今天來上班的新人。」露西解下配劍,從贓物袋中掏出一個帶有尖角的頭盔,頭也不回地說。

「科長還沒吃完午餐回來啊。」老頭指了指窗邊一個空座位。

露西面帶不悅,放下手上的盔甲,罵道:「那老傢伙又開小差!他有沒有身為科長的自覺啊?」

「好歹他也是咱們的上司,在新人面前別把話說得太過吧。」老頭跟露西說。

「既然是上級,就應該做好上級的工作,我還得把贓物逐一分類記錄……」露西嘀咕著。

雅迪看著露西站起來,走到科長的座位坐下,不耐煩地招手叫雅迪過去。

「學姊,這兒是人事科嗎?」雅迪走到桌子前,問:「但剛才妳說要處理那些贓物……

「這兒是『魔法罪行及嚴重罪案科暨內務二課兼人事科』,簡稱『萬事科』,工作範圍從調查凶殺案、民眾糾紛、失竊搶劫,以至局內的人手調配、福利保險、聯誼活動、資金津貼無所不包。我們警局人手短缺,經費不足,只能這樣集中資源,將幾個部門合併成一個。」露西頭也沒回,在桌上的紙堆中努力地找尋人事科的文件。

雅迪呆了一呆,想不到自己加入的警局有這樣的困難。他在總署實習時,每個部門人手極之充裕,光是調查簡單的魔獸傷人案,也可以調用十位以上的探員。

「你叫什麼名字?調任什麼部門?」露西還在找尋調職的文件,沒看雅迪一眼。

「我叫雅迪尼斯.德布西,調任少年犯罪科。」雅迪並腿挺胸,朗聲地說。

聽到雅迪的話,露西和老頭先是一愣,再瞪著雅迪。

「少年犯罪科?我們沒有這個部門。」露西說。

「二局管轄範圍裡沒幾所學校,全鎮的青少年問題都交由一局的青少年事務科處理啦。」老頭插嘴說。

雅迪覺得奇怪,說:「一局?二局?」

露西放下手上的文件,說:「一局便是第一分局的簡稱啊!因為帕加馬鎮近年擴展,人口愈來愈多,鎮政府設立了新警局,把原有的警局改名為第一分局,而斯巴廣場以南的區域則交由新設立的第二分局管理。看你呆頭鵝似的,你是從外地來的吧?」

「是、是的。」雅迪覺得不好意思,在上任前連基本的資料都沒弄清楚。「我是從總署調來的。」

露西和老頭再次怔住,彷彿看到珍禽異獸。

「總署?」露西說:「你是從王城來的?」

「是的。」雅迪答道。

「從總署來這個鎮當初級警員?」

「初級警員?」雅迪微微一笑,亮出金屬徽章,「不,我是從總署調來的警長。」

露西瞠目結舌,手忙腳亂地挺直身子,舉手敬禮說:「剛、剛才失禮了!我是隸屬魔法罪行及嚴重罪案科暨內務二課兼人事科的副警長露西安.因格朗!」

「啊、啊,不打緊。」雅迪回禮說。雅迪本來是個不拘小節的人,對官階之類從不在意。雖然警長比擔任科長的督察職級低,但已比巡警和初級警員高級得多,往往擔任調查行動的組長,而副警長只能當副手。更重要的是雅迪來自總署,這對地方警署分局的小職員來說,即使職級相若,也有著不可跨越的鴻溝。

「德布西警長,」老頭沒有像露西那樣失態,只是慢慢站起來,敬禮說:「我是同科的尤金.布力克史密斯警長,請多多指教。」

「布力克史密斯警長,多多指教。叫我雅迪就好了。」雅迪伸出手跟老頭握手。

「這樣的話,你也叫我大師吧,全局上下都是這樣叫我的。」大師回以友善的微笑。從對方表現出來的從容態度,雅迪知道這位「大師」人如其名,是隻老鳥。尤金.布力克史密斯在警界打滾二十年,總署的大人物也見過不少,自然不會被這個年輕的總署警長嚇倒。

「大師,這分局沒有少年科嗎?」雅迪問。

「沒有啊,局裡就只有三個部門,另外兩個都是身兼數職,但就是沒有少年犯罪科。會不會是你弄錯了,你調職的是第一分局?」大師指指窗外。

「不,是第二分局。」雅迪從口袋掏出調職信件,仔細端詳。「這兒的局長是不是叫派屈克.派斯?」

「的確是啊。」大師說。

「那就沒錯了。我的前上司還說,到分局先找谷巴科長——

「誰找我?」雅迪身後突然傳來聲音。雅迪回首一看,一個身材精瘦、四十來歲、雙目無神像酒鬼的大叔站在門前。大叔身後有一個矮個子男生,雖然從他寬闊的肩膀、深色的膚色和略帶粗獷的輪廓可以知道他是矮人族,但他不像一般男性矮人那樣留著長長的鬍子,面龐乾乾淨淨,雅迪猜他比自己還要年輕。

「您是谷巴科長?您好,我是今天調職來的雅迪尼斯.德布西。」雅迪再次挺起胸膛,精神奕奕地敬禮。

「啊,」谷巴科長提高了聲調,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從層層疊疊的紙張中抽出一份文件,說:「你就是從總署調任的德布西警長?歡迎歡迎!像你這樣的人才加入,是敝局的福氣。請在這兒簽名……

「科長,」雅迪接過沾上墨水的羽毛筆,一邊在文件上簽字一邊說:「剛才大師和因格朗副警長說這間分局沒有少年犯罪科,但我應該沒弄錯調任的部門……

「你們已經互相認識了嗎?太好了。」科長仍是笑容滿面地說:「來來來,讓我介紹一下,這個小鬼頭是我們組裡的探員,名叫道奇.禾特拉卡。別小看他只有十七歲,他是我們鎮上的矮人名門禾特拉卡家的公子,是我們警局裡一位很重要的成員。」

道奇先向雅迪行禮,再跟他握手說:「警長您好!同事們叫我小道,我加入警隊是為了磨練自己,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像斯巴一樣偉大的戰士!請多多指教!」

小道聲線響亮,每句話都用力吐出,一臉果決勤奮的樣子。

「你好,叫我雅迪就好了。」雅迪跟他握了手,再回頭向科長問道:「科長,關於我調任的部門——

「就是這個咯。」科長保持著燦爛的笑容,說:「剛才你已經跟你的同僚打過招呼,今後要好好合作啦。」

「什麼?」雅迪問。

「這個『萬事科』啊。我們整個分局只有三十多人,巡邏警員和一般警員也佔了大半,實際上負責偵訊的探員寥寥可數。今天有你的加入,可說是如虎添翼啦!期望你能好好表現,創造更高的業績,爭取更多經費,別輸給一局那些傢伙……

雅迪聽著科長一連串不停口的話,完全找不到打斷他話柄的時機。

「慢、慢著啊!」雅迪嚷道:「我沒說過要加入這個嚴重罪案內務人事二課啊!」

「是『魔法罪行及嚴重罪案科暨內務二課兼人事科』。」科長揚了揚雅迪簽下名字的文件,說:「剛才你已經簽名,當然是加入了嘛。」

「咦!」雅迪大感不妙,想搶回科長手上的文件,但科長快一步把文件鎖進抽屜。

「科長,我申請的是少年犯罪科,我在總署主要學習的也是相關的知識,這樣子叫我很為難啊!」雅迪對科長的行動頗有微詞。

「沒關係沒關係,工作都差不多的,你就把那些壞蛋當作『年老一點』的少年犯囉。」科長拍拍雅迪的肩膀。「難得收到總署的調職申請,就算申請的是『嬰兒犯罪科』,我都會接下來……

「慢著,科長你明知道我申請的是不存在的少年犯罪科,仍批核我的申請嗎?」雅迪大感詫異,連客套話都省下了。

「這個嘛……」科長摸了摸下巴,不置可否。

「我直接向總署報告,改派到另一個城鎮好了。」雅迪悻悻然說道。

「雅迪,」科長把頭湊近,低聲說道:「你當作幫幫忙吧,我們局裡的人快忙死了。這陣子工作多得要命,人員流失卻愈來愈嚴重,這樣下去我們要廢組甚至廢局了啦。你暫時加入,度過這個艱難時期再向總署申請調職吧。」

「這……」雖然雅迪很想反抗,但看到比自己高級的科長愁眉苦臉,也不好意思拒絕。

「好吧,我先在這兒工作吧。」雅迪嘆了一口氣,勉為其難地說:「這個組裡其他成員在哪兒?」

「沒有啦,加上你,就只有我們五人。」科長聳聳肩膀。

「五人!」

「人手不足嘛,所以就算警長級的同僚也得親自到街上調查啦。」科長攤開雙手,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雅迪突然有種被推落火坑的錯覺,可是事已至此,只好硬著頭皮挺下去。

「你先坐在露西旁邊吧。」科長指了指露西旁邊的座位。桌子上有一堆發黃的文件、以破麻繩綁住的卷軸、缺了一角的火漆印章和乾涸的墨水瓶,雅迪心想,恐怕要清理一天才可以使用。

「咳,好了,大家聽好!」谷巴科長清了清喉嚨,說:「我們這幾天要處理大量工作!大後天便是一年一度的收穫祭,這陣子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首先是明天的示威活動,獵人工會在風信子會堂舉辦週年集會,民生福利課已收到『反獵聯盟』的示威申請,明天中午在會堂外抗議獵人工會過量獵殺野獸,恐怕引發衝突,民生福利課已向我們提出要求,我們會到場協助他們防止暴力事件發生。」

「科長,一局那邊沒插手嗎?」大師問道。

「沒有,每年獵人工會在城北舉辦集會也無風無浪,今年改到城南,卻偏偏出現了反對團體,真是混帳。一局那些可惡的傢伙走狗運,不用接這燙手山芋……」科長咬牙切齒地說。

「還有,」科長接著說:「西區農莊的牲畜連續被殺案仍未偵破,本來這是一局的案子,但因為今早有居民向我們二局報案,所以我們可以插手調查。大家加油,只要比一局快偵破此案,我們不但可以提高破案率拿更多經費,更可以狠狠地奚落他們一番。」

雅迪心想,一局一定幹了些什麼事情,讓二局的眾人如此痛恨他們。

「另外,後天國民歌姬愛達小姐會來當『一日局長』,這是我和局長幾經辛苦、費盡唇舌才談得成的宣傳活動,我們要好好把握後天的機會,提升二局的形象,吸引更多人加入我們二局。」科長豎起三隻手指,說:「目前就是這三項工作,雖然沒有什麼連續殺人事件或魔獸來襲,但大家還是要用心處理。有沒有問題?」

雅迪舉手,問道:「什麼是『一日局長』?二局的局長不是派斯局長嗎?」

「好問題!」谷巴科長豎起大拇指,表情得意地說:「連王城的人都沒想過這種好點子吧!我們邀請愛達小姐來當『一日局長』,讓她穿上制服,代表二局訪問居民,並且慰勞我們二局的員工。她當然不是正式的局長,不過『一日局長』這個名堂會讓人覺得二局跟愛達小姐有某種關連,令人留下良好的印象,以後一般人只要提起愛達小姐,就會聯想到我們二局……

雅迪再次舉手,問道:「那麼,誰是愛達?」

眾人瞪著雅迪,連科長也訝異地停下他的自吹自擂,張口無語。

「愛達.歌登.拜倫啊?甘布尼亞王國國民歌姬啊?勞古亞大陸聖頌祭的優勝者啊?曾在國王陛下御前表演的那位拜倫小姐啊?」久沒作聲的露西忍不住反問道。

雅迪搖了搖頭,表示沒聽過這名字。

「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從王城來的?」露西幾乎想這樣說,但礙於身分,硬生生把話吞回肚子裡。

「我討厭音樂和舞蹈之類。」雅迪看到眾人的目光,解釋道。

「算了,」科長打圓場說:「反正認不認識也沒差。有沒有其他問題──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科長的話。

「谷巴!不得了!谷巴!」一個滿頭大汗,身材肥胖,留著八字鬍鬚的男人猛力打開辦公室的大門,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局長?」谷巴科長回過身子,漫不經心地向那個男人敬禮,對雅迪說:「容我介紹,這位是派屈克.派斯局長,而這位是從總署調來的德布西警長……

雅迪肅然站立,正想自我介紹,局長卻簡單地回應一句「歡迎加入二局」後,以洪亮的聲音說:「所有人給我聽好,剛發生了重大的案件!把手頭上的工作都放下,優先處理這緊急事項!」

辦公室裡所有人也嚴肅起來,雅迪見狀也連忙提高警覺。想不到才加入不足一刻鐘便遇上大案──雖然雅迪是半推半就地成為這小組的一員,但他面對工作從不馬虎。

「那傢伙又逃了……」局長像是壓抑著某種情感,顫抖著說:「小白又逃跑了。」

谷巴科長發出了驚訝的呼聲,露西眉頭一皺,大師和道奇露出詫異的表情。只有雅迪弄不清楚情況。

「小白是凶狠的逃犯嗎?」雅迪輕聲問站在旁邊的大師。

「不,小白是總督的貓。」大師回答。

「貓?」雅迪先是一愣,但接下來他的聲音卻被科長和局長的歡呼聲所掩蓋。

「太好了!這次我們的經費有望啦!可以向一局的人示威了!」科長握著拳頭,咬牙切齒地說。

「對!」局長激動地說:「一如以往,只要比一局的傢伙們先找到小白,我們就可以向總督要求報酬,只要是他能力範圍以內的他都會答應!我們不可以浪費這個機會!」

「但局長,我們明天還要……」露西抗議說。

「因格朗副警長!」派斯局長板起面孔,說:「妳知道我們的薪水高低是誰決定的嗎?妳知道我們的福利是誰給予的嗎?妳知道這關係著我們全局上下的生計嗎?妳知道……

露西被局長一輪搶白後,只好沉住氣不作聲。

「大師,」科長說:「你到總督府搜尋一下線索;道奇你去東區調查,上次小白也是躲在東區的市集;露西,妳到廣場那邊找一找,順便帶雅迪認識一下我們的管區和工作。我去跟巡邏組的頭兒溝通一下,盡量增加人力擴大搜查。記著!根據以往經驗,小白逃跑後七十二小時內最容易被找到,我們不要浪費一分一秒!解散!」

雅迪呆看著上司們為了一隻小貓而大費周章,不由得懷疑這間分局的人是不是傻的。

「大師,找一隻小貓如此勞師動眾幹嘛?我們不是嚴重罪案調查科嗎?」雅迪問。

「上級的命令得聽從吧。」大師邊拿起自己的外套邊回答說。「換個角度看,這關係著我們整間分局的前途,只要比他人先找到小白,我們分局的經費和設備就會增加,間接對整個社區都有好處。兩年前小白逃過一次,當年我們比一局先找到牠,結果得益不少。」

「總督的報酬很豐厚嗎?」

「你以為我們這棟大樓是怎樣來的?」大師笑說。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