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事務所之所長很忙【冒險手帳】

瀝青◎著 | 蚩尤◎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2.5.31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3216 




特色

將死者託付的遺物妥善交到生者手上
無論思念、感謝、怨懟、仇恨……他使命必達

但這次,「遺物」託付者竟然還活在世上
是誰將死期外洩,生死事務所面臨有史以來最大危機……

簡介

「遺物」委託人竟然還活在世上!
使命必達的「生死事務所」,將面臨史上最大危機!

「撐不住了,事務所會崩解……真的對不起。」

這裡是地獄府人間分部,生死事務所
本事務所擔任生與死之間的傳遞者
接受任何生死相關的委託案件

還有個由所長親自帶領的遺物部門
專門替生者與死者之間遞送委託遺物
只需填下申請表,櫃臺即有專人為您處理

本所隨時敞開大門
歡迎需要相關服務的人們前來洽詢

生死事務所經過三任所長兢兢業業經營
總算成為生者與死者之間最佳溝通橋樑

第三任所長競司,被事務所同事認為是
「自從經歷那件事後,就失去情緒」的怪人

助理是活潑外向異乎常人的小蘿莉向向
還有個不笑不動怒彷如機器人的完美秘書凱央

也不過是平常的一天

像是日常的遺物託付事務,卻暗藏事務所最大危機
如同機械一般精準的秘書,卻情緒崩潰無法自持

磐石般堅不可摧的事務所,卻空間扭曲幾近瓦解
而這一切,竟然只因為一段宿命的相遇?

購買資訊

5.25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

單書79折(非簽名版)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779839&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5912

二合一75折【鬼畜七海02+生死事務所 冒險手帳】|加碼送典藏酷卡4張(書籍二本皆為簽名版)

金石堂 |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780378&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45920

5.31 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網路書店
(超商沒有販售,請多見諒)

典藏酷卡設計



創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作者自序

終於又讓生死事務所重新開張啊啊啊啊啊啊!

競司回來啦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好,在生死事務所裡重新跟大家見面了,感覺怪緊張的!

不過,這次的故事是全新獨立的架構,所以沒看過之前的人也可以安心閱讀喔!

已經看過的人,更歡迎重新來看看這些人發生的事。

這次生死事務所是架構在十年後的故事。

某種意義而言,也是一個階段性的了結……吧!

最初的「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其實已經有四五年時間。

那時候,因著生死之間的困惑、迷惘,才會架構出這樣的故事。

至於現在,我的心態應該也隨著故事裡的人一起改變了。

有些事情,角度不同,看待的時候也有了很大不同。

所以,這次的故事的確是,一個階段性的了結。

再來就是,十年後的競司!還不快感謝我!

我幫你配了一個青春漂亮的美少女當助理耶!快,感謝我!XDD

這次的故事著重在競司身上。

在過去的系列裡,競司是旁觀者,但這次他將會是所有故事發展的重要核心人物,隨著他的年紀、他所遭遇的一切,以及他記得的、想遺忘的一切。

還記得生死事務所的朋友,歡迎重新回味一下!

第一次上門的朋友,更歡迎來一探究竟!

當然,這次故事有許多在之前系列裡無法補足的部分,也都一併的給了說明。

希望大家可以愉快的閱讀本故事喔!

謝謝你們的觀賞,感激不盡!

目錄

第一章 日常的事務所
第二章 異常
第三章 活人的遺物
第四章 所長、助理出差中
第五章 所長、助理失聯中
第六章 意外總是突然來臨
第七章 失控的事務所
第八章 事務所的鑰匙
第九章 恢復日常的事務所
第十章 所長、戀愛吧!

精采試閱

第一章 日常的事務所

「來賓120號請到四號櫃臺。」

擦得發亮、反光的地磚上,辦事的人們來來往往,調到適當溫度的冷氣,不停運轉的列印機械聲響,人聲裡夾雜著蓋章的撞擊聲,櫃臺隔著玻璃窗、高度恰好到一般成人胸腹以下,入口處有人跨進來,順手抽了張號碼牌。

這裡,不管怎麼看都是個公營辦事處。

若說直接點,根本就是郵局、銀行,只是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來來往往走動的人們,有些沒有雙腳。

這是一個分不清是人是鬼的奇怪場所。

「黃先生,感謝您的遺物委託申請,我們會在三日內為您送達。」櫃臺內統一穿著淺紅色短旗袍的女孩,帶著甜美的笑容,對眼前有點模糊的身影這麼說著。

「為什麼還是不行……」某個角落傳來低沉的埋怨聲。

「呃……先生,請聽我解釋,您申請的委託收件人,經查詢後並無此人,所以我們實在無法受理您的申請。」櫃臺內的女孩帶著淺淺笑意,略微困擾的表情這麼說道。

「怎麼會查無此人?他明明就存在過。」站在櫃臺外的人,手抓著那張無法受理的通知書,咬牙切齒的說道。

「真的很抱歉,我們仔細查詢過了,確認查不到您所填寫的名字。」

女孩還是輕聲解釋著,儘管對方這麼死纏爛打追問了超過半個鐘頭。

但女孩能體會他的沮喪心情,畢竟這裡不是公家機關,受理的都是特殊案件。

「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就存在過……怎麼會查不到?」低沉的聲音充滿了苦痛,望著手上那份清楚的蓋上查無此人紅章的文件,雙手不住顫抖。

令人看不清因為憤怒抑或悲傷而讓他如此。

「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全力幫您查詢,這裡真的沒有他的名字。真的……非常抱歉,我們也深感遺憾。」女孩站起身來對著他深深一鞠躬,口吻充滿真誠的歉意。

他們也算服務業,而這些事也見識得多了。

悲傷、憤怒、期待、失望、遺憾,這些情況他們真的見得太多太多了。

那人,望著鞠躬的女孩好一陣子,許久之後帶著搖搖晃晃的身軀轉身離開,縮著肩膀離去的失落背影,看來令人頗為不忍。

然而,女孩很快的按下叫號鍵,將這常見的小小插曲遺忘,等著下一位申請者前來櫃臺。

這裡是生死事務所。

您一定很困惑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簡單的說,這裡專門處理生與死的相關事務。

它是隸屬於地獄府的直屬機構,位於陽界的一個城市裡。

嚴格說來,它的確算是公家機關,若是直屬長官的名號亮出來,絕對會讓一般人退避三舍。

說得更清楚些,只要是陽界生與死相關事務,幾乎都由這裡經手。

而這個事務所,事實上佇立於這地方已經有相當長久的時間,漸漸的也做出了口碑與名氣。

但是,實際上知道生死事務所存在的人還是在少數,畢竟人只有一次生一次死,因為是重要的人生大事,因此這看似虛幻,卻又像石頭一樣總是被放在心底沉甸甸的的生與死,需要有個溝通管道。

而這就是生死事務所最初成立的宗旨,也是至今所有相關人員奉命執行的意義。

據說,這個事務所的成立者是閻羅王。

是的,您沒看錯,就是地府那個掌管十八層樓的人。

據說,每天在這裡來來去去處理生死相關的文件高達上萬件。

據說,這裡是非常隱密的地方,只有您非常需要的時候,事務所的人員才會出現在你面前。

當然,他們也有櫃臺窗口,專門受理主動申請的人們。

這裡是生死事務所,專門處理人們最難解的生死問題,在這樣的地方,碰上一兩個阿飄很正常,但可以跟您掛保證的是,與您接觸的事務所員工,絕對都是貨真價實的活人,就算真的卡到陰也會有專員為您處理。

生死事務所是非常專業的機構,有關阿飄的任何問題,他們都能協助解決。

目前負責管理該單位的所長,已是第三任所長,是個打從第二任所長還在職時,就在事務所服務的資深成員。

算一算,打從他接下第三任所長職務至今,大約有十年左右的時間。

雖然偶有小失誤、偶有小爭執,有時還會因為種種無奈結果而沮喪不已,但這位所長依然是個值得信任的人。

其中,他還兼任一個名為「遺物部」的執行部門。

最初,他就是遺物部的人,直到現在他還是遺物部的人。

對他來說,對所有人來說,遺物部的存在或許就是事務所的所有重心。

因為,那是一個為了不留遺憾而特別設置的部門,而這句話也是第二任所長交接給他時說過的話。

這裡是生死事務所,這裡有個遺物部。

它成立至今已經有十年時間了……

然而,十年可以改變許多事情,許多、許多……

「向向,上個月的遺物委託案件記錄都整理好了嗎?」坐在所長位置的競司,看著手中的文件,頭也不抬的問著。

由於目前沒有緊急的委託,所以連帶他的工作情緒顯得愜意許多,有時還會抓一塊剛拆包裝的洋芋片來吃。

「還沒。」坐在所長位置另一邊的女孩,用著同樣愜意,或者該說更加愜意的口氣回應。

「少來,妳一定在跟其他部門的人聊MSN,還有要我說幾次,沒事不要跟閻羅王聊MSN!那個是公務用,不是讓妳用來閒聊的東西!」身為所長,身為擁有十年資歷的資深員工,忍不住像個大叔一樣出聲叮嚀。

不過,他的確也已經接近大叔的年紀了,啊、青春真是一去不復返。

雖然,事務所的工作環境與風氣,並非如此嚴肅,甚至他們還提倡輕鬆、愉悅來面對每一件工作任務。

但是,不知不覺間他也已經到了會隨時想說教的年紀了呀……

說到這個,他忍不住想抱怨一下。

閻羅王大人到底在想什麼?兩年前因為受理的委託日漸增多,使得他一個人幾乎忙不過來,迫不得已決定申請一個助理來協助運送遺物的工作。

他的要求條件或許寫得太簡單了。

只要年輕、活潑、工作能力強就好,沒想到竟然來了一個剛滿十八歲的青春少女。

也就是這個大剌剌、毫不羞恥玩著MSN,將他交付的工作完全丟在一旁的女孩,向向。

光是學著和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孩相處,就耗費掉他不少心力。

雖然向向的工作能力很好,委託運送也幾乎不曾延遲過,但對競司來說真的太棘手了。

他要的是一個年輕、活潑的助手沒錯,但是沒說要一個青春少女啊!

閻王大人,你這麼做根本就是在整我嘛!

「怎麼會呢?競司,我這是在替你增添生活樂趣啊!」

那是向向剛來事務所後沒多久,閻王大人突然造訪事務所,並找他去喝杯咖啡談心時,競司忍不住抱怨起這件事時,這位令人尊敬的大人這麼回應著,還帶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爽朗笑意。

「不,這種樂趣我一點都不想要。」競司無力的回應,為了撫慰疲憊的心,他狠狠喝了一大口剛送上桌的果汁冰沙。

「競司啊,我是在擔心你啊!所以才會安排向向來當你的助手。」閻王大人無辜說道,那憂心的口吻活像競司是他的家人一般。

雖然貼心,但是競司老覺得哪裡怪怪的。

「這沒什麼好擔心的啊……閻王大人,你在擔心什麼?」競司壓低身軀好奇問道。

「擔心你沒對象啊!好歹你在事務所也待了十年,這段時間都沒什麼動靜,萬一這樣孤老終身,我會愧疚的。」閻王大人困擾的嘆了口氣,捧在手中的熱咖啡都沒心情喝了。

競司沉默許久,望著這個擁有清秀、沈穩又爽朗青年外貌的人許久、許久。

……什麼時候,地府也管起姻緣這檔事來了?而且還是那個最高權位者,閻羅王?

「閻王大人,我覺得你可以不用為我操心這種事……」競司很努力的扯著笑,他實在沒想到閻王大人會這麼回應。

雖說,他的確已到了適婚年紀,但老媽都不擔心,竟然讓閻王大人來操心,他該說非常榮幸嗎?

「當然操心啊!你看看,你弟弟賢司跟小宅都要結婚了!我都在等吃喜餅,你卻毫無動靜,身為上司才會擔心啊!」閻王大人憂心忡忡的說道,瞧他皺眉又嘆氣的模樣,活像這件事非常嚴重似的。

「呃……我弟跟小宅他們,是因為天時地利人和,世上除了他們兩個彼此合適以外,我想也不會有其他人可以承受他們的特質。」

說起這個賢司跟小宅,可說是他們生死事務所裡靈魂諮詢部門的兩大招牌。

從沒看過被阿飄附身跟換穿衣服一樣輕鬆的人,但賢司和小宅就是這樣的人;早期賢司被卡到時還會身體不適,吐個幾回意思意思。

現在幾乎都不用,從附身到脫離,簡直就跟呼吸一樣簡單。

吸就是附身,呼就是把阿飄請離身體,據說是靈魂諮詢部長,也就是他現任女友小宅教了他訣竅,才能如此得心應手。

而這個靈魂諮詢部門,名字看來相當專業,實際上該部門的作用就是讓有任何需要、申訴的阿飄,藉由附身於該部門成員的身體裡,傳達對方想要傳遞的訊息。

所以能夠進入這個部門的人,幾乎都具備容易被附身的體質以及精通鬼語的能力,而他的弟弟,也就是現任靈魂諮詢部副部長的賢司,更是翹楚中的翹楚。

據說,之前事務所裡還這麼形容過賢司執行諮詢工作時的順暢,讓阿飄附身時可以說是「穿脫容易好方便」來形容……

擁有這麼優質工作能力的兩人,不但聊得來、興趣相同、專長相同,加上又同部門,幾乎天天朝夕相處,想不擦出火花都難。

就連他這個哥哥都知道,賢司跟小宅會結婚是遲早的事。

這是一件值得恭賀的事,但他為什麼就是會掃到颱風尾呢?

「等等,閻王大人,我單身跟申請助理有什麼關係?」猛然間,他發覺了這話中有話。

「唉啊!別在意這麼多,總之向向是個很有能力的孩子,同時也會讓你的工作充滿樂趣啊!」結果,閻王大人還是顧左右而言他,用毫不相干的回答,敷衍了這個問題。

樂趣咧……樂趣在哪?他只曉得自己幾乎天天都在說教啊!

而這個向向,還真不是普通的活潑,頂嘴的功力一流,常常讓他啞口無言。

同時,看著與他將近有十二歲差距的向向,看著她手上的每一件流行事物,桌上的手機幾乎被琳瑯滿目的吊飾淹沒,辦公桌上擺了一座貼得花花綠綠的粉紅小鏡子,指甲上還擦著閃亮的各色指甲油……

看著這樣的情況,競司總免不了偷偷嘆口氣。

老了、他真的老了!歲月啊……

「反正現在還沒有委託運送的案件進來啊!跟閻王大人聊聊又沒關係!而且他看起來好像很閒,還會轉貼一堆網路影片給我看耶!」向向越說越樂,這時她的電腦螢幕又閃起了通訊軟體的訊息橘光。

「什麼跟什麼啊……」競司扯著很難看的笑,身為上司的閻羅王竟然帶頭跟下屬上網聊天打發時間,這要叫他怎麼教育這些後輩?

「誰說妳很閒?我剛剛不是說要把上個月的委託案件整理整理的嗎?」競司壓壓發疼的太陽穴說道。

「啊?這些?」向向停下敲鍵盤的手,抓起一直擱在旁邊的一疊文件。

「我們還有凱央啊!既然你找了凱央當秘書,這些她可以處理啊!」向向抓起那些文件,帶著愉悅的步伐來到對面的辦公桌。

「凱央,這個是上個月的遺物運送案件資料,都是已經結案的委託,可以麻煩妳整理整理,KEY進報表嗎?」向向帶著可愛、又不失禮貌的親切口吻說道。

這時,坐在辦公桌前專心工作的女性,停下了打字動作,帶著毫無感情、冷淡的眼神抬起頭來看著向向。

這名女性,年紀看來比向向大了許多,至少與競司年紀相近,但是冷淡、毫無情感的作風,常常讓人誤以為她是機械人。

尤其她總是穿著那套古板的套裝、戴著粗黑框眼鏡,更讓人下意識的退避三舍,但向向不一樣,總是能自然的與她攀談。

儘管,凱央回應總是如此冷淡、簡短。

她也是早幾年,競司所申請的協助秘書,專門替他統整事務所各部門的文件。

而工作效率之高、之準確,連競司都以為她或許真的是個機械人。

因為,關於凱央某些未證實的傳聞,他也聽過幾個。

「可以。」凱央很快的接過那些文件,動作猶如規律的機器人,按順序擱好之後,手指重新回到鍵盤上繼續敲敲打打,專心做著她的工作。

看著這樣的情況,競司也不願說什麼了,或者該說他實在無力再去說些什麼了。

凱央很能幹,這些工作大概今天之內就可以搞定,更何況剛才要向向做的工作根本不急,下週交也沒問題。

看著反差如此大的員工,但是都確實做好分內工作,他想了想決定放棄說教。

「今天的委託案件不多,中午過後再出發吧!」他帶著略微無力的口吻對向向這麼說。

「啊?真的嗎?太好了!」聽到今天工作量比較少,向向的眼睛都發亮了。


「是啊!妳慢慢跟閻王大人聊吧!」競司揮揮手,越過他們的辦公位置,扭開了通往外頭的門把。

「競司所長,你要去哪啊?」畢竟還是下屬,向向懂得稍微關心一下這個越來越沒活力的上司。

「我要去外面晃晃、吹吹風,中午在停車場碰面。」他簡短的交代之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所長辦公室,只留下猶如機器人的凱央以及活潑精明的向向在辦公室裡各自做著自己的事。

十年了吶……時間過得好快。

競司坐在事務所受理櫃臺前的座位區裡,混在一堆等著被叫號的委託人裡發呆。

十年之間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然而,生死事務所的地址不曾變過,還是那間偽裝在一般社區巷弄裡的老寓所。

一樓,看起來還是隔壁張媽媽家似的擺設,後來他才知道那只是個偽裝。

爬上二樓之後,才會發現這個普通的寓所裡別有洞天。

有著與一樓完全不符的廣大空間,辦公、執行事務的人來來去去,隨著事務增多,在與地府往來商討之後,決定將櫃臺改成叫號受理模式。

然而,坐在座位區裡有一般人、有阿飄,場景相當奇特,他們都等著申請、執行任何相關生與死的案件,他們都有想見的人、想傳達的訊息,正因為如此,這個事務所的運作一直持續著,一直不曾停下來過。

可是,他總覺得自己心底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流失。

十年之間,他自身也經歷了不少事情,該痛的、該哭的、該笑的,他都經歷過。

雖然他的職位很特別,但他終究是個有血肉的普通人,常人需要面對的事情,他當然也會碰到。

但是,到底是哪裡不對了呢……

「哎!哥,我發覺你已經有好幾年沒笑了耶。」他記得不久前,與弟弟賢司在員工餐廳裡巧遇,跟他同桌吃飯時突然這麼說。

「哪有?還有,你沒事注意我有沒有笑幹嘛?」正在吃飯的他,感到莫名其妙。

笑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嗎?還不就是嘴角往上,必要時發出呵呵兩聲,這不就是笑了?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你好像沒有很難過、也沒有很快樂過。」賢司抓著頭,正困擾著該怎麼解釋才好。

「啊?」他聽得更加困惑。

「就是……就是……好像對每件事都麻木了。」賢司小聲說道,連視線都不敢對上自己的哥哥,看著他依然一臉平靜、毫無情緒的模樣,賢司才又接下一句話。

「是小宅講的,她覺得你的心好像死掉了。」

「你們小倆口在說什麼鬼啊?」他微微皺起眉,什麼心已經死掉?亂講!

「唉啊!不要生氣啦!我跟小宅只是很關心你,還是說……那個遺物託送的工作太累了?你幾乎全年無休耶!其他部門至少都有在輪調,要不要跟閻王大人說一下,暫時讓遺物託送的工作換別人弄啊?」賢司很小心的選著措辭,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覺得這個原本很HIGH咖、愛吐槽的哥哥,開始變得沉默、冷淡,開始冷眼旁觀著這個世界。

「哪有?別亂猜測,而且我在遺物部門做得順手,這也是我的使命,不用換人。」很快的,他也反駁了回去,遺物託送是他的任務,也是他的使命,他可從來都沒想過要把這個職位拱手讓人。

「託送的使命是什麼?」賢司竟然在這時問了這種問題,當然招來哥哥的白眼。

「問這種浪費時間的問題,我不是說過很多次,就是要彌補遺憾啊!」他毫不客氣的說道,沒想到自己的弟弟會問這種爛問題。

「是喔……可是,哥,你這樣長期擔任運送遺物的工作,難道都沒有什麼感觸嗎?」

賢司不經意的問著。

「能有什麼感觸?還不就是……看他們因為失去而……難過啊!」說著說著,他突然停頓了好一會兒,想起這幾年下來他所經手順利送達的遺物委託。

遺物委託,其實就像快遞寄送一樣,只是寄件人與收件人之間,好似都被一條看不見的線所牽引,遺物上藏了什麼秘密,永遠都只有這兩方才知道。

但是,這樣一來一往,寄件的人與收件的人,透過遺物聯繫上時,有的會落淚,有的雖然愉悅笑著,但是眼角沁著淚,也有些眼底充滿了複雜的情緒,但是神情上看來卻是非常冷靜。

太多太多的情緒曾在他面前上演過。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不再跟著這些收件、寄件的人情緒波動了?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變成了一個徹底的旁觀者?

因為他習慣了這樣的結果,所以對於生死之間,他好像被磨損掉了什麼。

但是他想不起來……他想不起來,自己到底遺失了什麼東西。

「還有,哥……那件事,差不多可以放下了。」午餐時間就快結束時,賢司突然這麼說著。

什麼事情該放下了?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的弟弟。

看見自家哥哥那雙困惑的眼神,賢司皺了皺眉,思考許久之後,悶悶的嘆了口氣。

「算了!我沒資格這樣勸你,要等你自己想通了!」賢司放棄溝通,因為他看見哥哥眼中閃過了一絲哀傷。

現在,還是不能提起那件事啊……

「我吃飽了!還有,下午要跟小宅去看婚紗,所以我請假喔!」賢司離開員工餐廳前,還這麼對他喊著。

真好吶!自己的弟弟眼看就要成家,而且還是一個非常相稱的伴侶。

真好啊……不管是悲傷的、幸福的、憤怒的,都在他身邊上演著。

但是,他卻永遠都只是個旁觀者……永遠、永遠…… 

那件事,差不多可以放下了吧?

賢司的那句話,與事務所櫃臺叫號的電子女音重疊,讓他猛然從思緒中拉回。

那件事……

「你的工作真奇怪,我出去跟朋友講的時候,他們都一臉困惑。」

一個遙遠而熟悉的聲音,又在他腦海裡響起。

「那就不要跟他們說太清楚啊!說我是個快遞員不就好了?」

他苦笑著,一提起這個話題,只要處理不好往往就會變成爭吵,他得小心一點。

因為,他想小心翼翼的守護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不行啊!你的職位聽起來這麼酷,不亮出去嚇嚇他們怎麼行?」

「什麼嚇嚇他們?當我混黑道的喔?」他還是苦笑,為什麼每次都會往這種無厘頭的方向發展?

「哪有?我是因為誠心敬佩你的工作才這麼說啦!算了,下次還是跟他們說你是快遞員好了。」

「嗯啊……說我是快遞員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解釋。」

「不過,我一點都不想收到你送來的貨物,哈哈!這種的收過一次就好。」

她突然笑著這麼說,然而這並非玩笑話,而是認真的。

他懂,他也不想從自己的手中送出任何一件委託,給自己熟悉的人。

包括他,他自己也不想收到,一點也不想。

腦海中,這塵封已久的記憶又被翻騰了起來,雖然他的外表看來依然平靜,甚至麻木,他的手不經意的抬起觸摸藏在上衣領子裡的某個東西。

他用指尖輕輕按壓著那猶如金屬製成的圓圈物體,那物體由兩個一樣的東西組成並用繩子串起,懸掛在他脖子上。

但是,他卻不曾讓其他人知道自己身上總是帶著這樣東西,只有在換衣時偶爾會在鏡子裡瞥見那個東西。

然後,再從鏡子裡看到自己那張冷淡、毫無情緒的臉龐。

小宅說的,你的心好像死掉了……死得好徹底、好徹底。

就算如此,他的雙手還是不停的送出滿懷他人思念的遺物委託。

送著、送著,好似把自己的心也遺失了。

他的雙手,還是可以不停的運送遺物委託,只要遺物部門一直在,他的工作就不會停止。

就算,他只是個旁觀者。

這裡是地獄府人間分部,生死事務所。

本事務所專司生死相關事務,目前由第三任所長葉競司管理。

本事務所,稟持著生與死之間的傳遞責任,接受任何生死相關的委託案件。

另外,還有個遺物部門,該部門由所長親自帶領。

專門替生者與死者之間遞送遺物委託,任何構成遺物的物品皆可遞送。

只需填下申請表,櫃臺即有專人為您處理。

這裡是生死事務所,本所隨時敞開大門歡迎需要相關服務的人們前來洽詢。

並敬祝您長命百歲。 


生死事務所公關宣傳部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