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

 編號:710
 作者:
伊藤翔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2.5.25
 ISBN:
9789862903292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食人禁咒」、人氣部落格作家精湛新作

伊藤翔 Cash封面繪圖

關於吃人肉,那是個癮頭,

腦袋越是想克制誘惑越大。

那天,當我醒來時發現又無意識地抓到「食材」了。

怎麼辦,看來我是戒不掉了……

內容簡介

為了實現已經克制不住的吃人慾望,王俊傑綁架一名女子。在警察亮出搜索票的前三天,女子已死在王俊傑的手裡。

客廳靠近廁所的位置有一長方形摺疊椅,年齡約二十八、九歲的女屍就躺在上面。她的頭髮散亂,緊閉著雙眼,面容痛苦。女屍穿著粉紅色T恤、黑色牛仔褲,左邊內側褲管被刀劃開,小腿肉被割下。

女屍腹部呈現半圓形隆起狀,一屍兩命。頭顱破裂、臉部已腐爛剩皮包骨,眼珠部位只剩白骨的屍體就坐在沙發上,懷裡抱著一個人型肉胎,她低頭逗弄,肉胎發出「咯、咯、咯…‥」的嬰兒笑聲…‥

一屍兩命這罪,該怎麼償還呢?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伊藤翔

我是伊藤翔。

當過製作助理,也發過藝人通告,最後當上了節目編導。當自己以為可以昂首闊步,走向美滿人生另一個的階段時,這才突然重重地摔了一跤。

摔的是鼻青臉腫。

生過一場大病後,我休養了將近兩年,之後放下所有,人生歸零,重新來過。也因為這樣,寫作起步有點晚,所以想瘋狂地趕上「進度」!

2006年2月,我出版第一本兒童小說《等不到你長大》。2008年4月,出版第二本兒童小說《他的職業是犯人》。現在左腦寫驚悚小說,右腦寫兒童小說。左腦+右腦再嘗試寫電影劇本。

最大的目標就是寫出文字作品的代表作。不管是電影劇本還是小說。

請大家多多指教。

【鬼道‧伊藤翔】www.wretch.cc/blog/tom61930726

瀏覽人次已破
10,000,000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食人禁咒》【食人禁咒】2010.6
《殺人魔  全球十大連續殺人案》2010.8
《酷刑  世界十大殘忍極刑》2010.8
《獅魁的復仇》【食人禁咒】2011.6
《全球十大奇人異事12011.7
《全球十大奇人異事22011.7
《禽獸》2012.05

◆預計出版作品
【食人禁咒】(最終回)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作者自序

《禽獸》這本書,是延續明日異色館2月出版的《情人劫》劇情,沒看過《情人劫》的讀者不用擔心看不懂,因為一開頭,我就有將使末給交代清楚,緊接著延續新且緊湊的故事情節,同樣鋪了一些我滿喜歡的梗。

不得不說,《禽獸》這本書我寫的滿過癮的,因為我很喜歡探討人性的黑暗面,但我也不是心理專家,於是試著用最直接、最純粹的文字,來描述殺人魔的內心世界,同時避免掉太多無謂的「殺人鏡頭」,以及艱澀難嚼的詞彙。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本書。

也藉這個機會跟大家說,我目前正在寫《食人禁咒》三的完結,請大家在耐心地等待一下下。序的最後,要感謝一直關注我的書迷,還要感謝明日總編、mi主編、刀編還有本書的編輯Chris,謝謝大家,今年我會更加努力的!

精采試閱

楔子

初秋的夜晚,冷風微微拂面,酒醉的路人縮著身子走在馬路上,氣溫只有攝氏十六度。新北市汐止行道樹的樹梢上,已結了一層薄霜。

淩晨一點,汐止汐萬路二段某棟四樓公寓。

公寓昏暗一片,僅靠四處點亮的蠟燭來維持微弱的光明。客廳牆壁畫滿大大小小的黑白眼睛,幾顆眼睛還留著血淚,讓人有被鬼魅監視的壓迫感。

客廳電視櫃旁的音響正在播放柴可夫斯基的第六號交響曲《悲愴》。柴可夫斯基曾說,它就像是一首安魂曲,能夠撫慰亡靈。有愛樂人士則表示,《悲愴》就像是一封沒有字,卻帶著淚水的遺書。

「喀啦…喀啦……」

屋外正傳來細微的開鎖聲,有鎖匠要開這間公寓的鐵門。

這間公寓是王俊傑所承租的,待在客廳的他聽到開鎖聲卻面無表情,也沒有任何因應作為,因為門鎖以及他多加的二個鎖,已經被他滴入大量的三秒膠,要進來就只能破壞大門。

半個鐘頭前,員警按了門鈴表示有搜索票,要進屋搜查。王俊傑隔著鐵門要警察滾蛋,就不再說話,警察於是找來鎖匠要強行進入。

霉味非常重的客廳有一輛娃娃腳踏車,地上還有一些嬰兒玩具與布偶。

王俊傑低頭默默地看著手中握著的尼龍繩,然後望向廁所氣窗上的窗樑。

二十九歲的王俊傑頭髮雜亂,面如死灰、眼神渙散又無法對焦,嘴角布滿黃色的痂,模樣就像一個買不到毒品的吸毒犯。他原本是個肌肉結實的陽光男孩,帥氣的模樣不輸偶像明星宥勝,現在卻如同死屍一樣的瘦弱。

大門外傳來刻意壓低音量的台語交談聲。

「師傅,你動作可以快一點嗎?」

「長官,我已經夠快了,裡面的人不知道在鎖裡動什麼手腳,再給我一點時間。」

「拜託你快一點,人命關天。」

王俊傑租屋處廚房髒亂不堪,堆滿未洗的大量碗筷,還有免洗餐具,料理台的角落放了幾袋黑色垃圾袋,裡頭爬滿了蟑螂。

砧板與料理台布滿黑色與紅色的血漬。瓦斯台上,數塊已經開始腐爛的生肉堆疊在不鏽鋼鍋裡,發出難聞的腥臭味,「嗡、嗡、嗡……」蒼蠅在上頭縈繞飛舞。

一隻蟑螂展翅飛出,停在掛在客廳的婚紗照上。   

婚紗照裱框精美,幸福的主角是王俊傑與女友丁珮珊。婚紗照兩人臉上的光影不一致,相片像素也有些粗糙,是一張合成照。

照片中的丁珮珊擁有甜美的臉龐,留著一頭長髮,身材火辣,朋友都說她像極了宅男女神大元。

※ ※ ※

二年多前,在屏東北大武山的山頂,王俊傑向懷孕二個月的丁珮珊求婚成功,不料在下山途中,興奮過頭的丁珮珊失足墜谷死亡。

當時丁珮珊的頭顱撞上溪床突起的大石頭,她的頭顱破裂,頭髮被血與腦漿給溽濕,腦漿混著濃稠的鮮血染紅了那顆石頭。丁珮珊的美麗臉龐被撞到變形,臉上發腫瘀青、下巴移位,牙齒也撞斷好幾顆。

丁珮珊的頸骨折斷、四肢與胸腔嚴重骨折,死狀悽慘。

為了救女友,王俊傑也跟著受困山谷七天。期間他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吃了女友的屍肉,總共吃了兩次。

第一次,王俊傑烤了女友的小腿肉來吃。

第二次,王俊傑在「夢中」吃完一鍋熱騰騰的青菜肉片湯,卻忽然感覺到嘴裡充滿著一股無法言喻的腥臭味,他突然驚醒,發現女友的屍體就「坐」在他前方,瞪大著雙眼與他對看!

丁珮珊的腹部從中被剖開,部分內臟不見,大、小腸洩滿整地。王俊傑發現他的手邊有一個登山用的小鍋子,裡頭僅剩幾口混濁的湯。

發現自己吃人的真相後,王俊傑精神徹底崩潰!

醫生與心理專家分析後認為,王俊傑是在重度飢餓以及暫時心理失常的情況下,因而激發出類似夢遊的行為。為了尋找「食物」,他挖出丁珮珊的屍體,然後切肉、割內臟煮食。

被救難隊救下山的王俊傑在醫院治療一個月,又在療養院待了七個月。醫生認為病患的精神狀況已經穩定,但王俊傑的腦海卻時常出現靈異幻覺,還有了吃人肉的變態慾望!

因為王俊傑的確吃了人肉,屏東縣檢察官仍將王俊傑以「損壞屍體罪」起訴。

一年後,法官做出判決,王俊傑遭判刑八個月,緩刑兩年,不用蹲苦牢。

過沒多久,看似正常的王俊傑租了汐止這間公寓,過著洞穴野獸般的生活。

為了實現已經克制不住的吃人欲望,王俊傑綁架一名女子。在警察亮出搜索票的前三天,女子死在王俊傑的手裡。

客廳靠近廁所的位置有一長方形折疊椅,年齡約二十八、九歲的女屍就躺在上面。她的頭髮散亂,緊閉著雙眼,面容痛苦,脖子圈繞著一圈又一圈的窗簾繩,她是被勒死的

女屍穿著粉紅色T恤、黑色牛仔褲,左邊內側褲管被刀劃開,小腿肉被割下。

女屍腹部呈現半圓形隆起狀,一屍兩命。 

警察之所以會找上門,是因為王俊傑的鄰居抱怨,老是聞到死老鼠的臭味,所以報警。警察調查王俊傑的背景,發現他有非自願性的吃人前科。一位休假中的懷孕女警又在汐止火車站附近失蹤。種種跡象顯示,王俊傑有再犯罪的可能。

警察趕緊跟檢察官申請搜索票,要強行進屋搜查。

王俊傑是海軍陸戰隊退伍,受過擒拿格鬥與爆破訓練,警方不敢大意,調來霹靂小組支援搜索、逮捕任務。

※ ※ ※

「咖噹。」

插進鑰匙孔的開鎖工具被老鎖匠弄斷。

「馬的,這個鎖匠是誰找的!」大門外傳來快要壓制不住的幹譙聲。

「沒時間了,快點用破門鎚!」

「快點!快點!」

「師傅,你滾到一邊去!」

大門外傳來粗魯的吼叫聲,打破緊繃狀態下的靜默,對面屋子主人所養的兩隻博美狗瘋狂似的狂叫,情況失去控制。

「碰!碰!碰!」圓筒狀的破門槌不停地撞向鐵製大門,側邊撞出一道門縫後,一名霹靂小組成員拿出鐵撬棒開始撬門,大門兩旁有一組霹靂小組,數名神情緊繃的便服刑警持槍待在後面警戒。

待在三樓樓梯間,抽著香菸,手拿相機的是A報社的攝影兼撰稿記者方大勇,他接到「內線」消息,立刻趕到現場拍攝獨家照片。約三十歲的方大勇將棒球帽反戴,露出他黝黑的圓臉,他的身材不高、略胖,脖子掛著相機,肩上斜背著攝影專用背包。

「碰!碰!」

歪裂的門縫透出門外的光線。

王俊傑將尼龍繩拋向窗樑,接著打了一個能套住脖子的繩結。確定上吊的繩子綁緊之後,王俊傑在雙腳腳踝各綁上一個二公斤重的啞鈴。他拉起沉甸甸的腳站上木椅,將脖子放在繩圈裡,然後轉頭對著沙發的方向露出詭異的笑容。

頭顱破裂、臉部已腐爛剩皮包骨,眼珠部位只剩白骨的丁珮珊就坐在沙發上,也對王俊傑發笑。丁珮珊懷裡抱著一個人型肉胎,她低頭逗弄,肉胎發出「咯、咯、咯……」的嬰兒笑聲。

王俊傑踢掉椅子,他腳下的啞鈴瞬間摔落,將王俊傑的頸骨拉斷,不到十五秒,他就斷氣而死。

「碰!」持九手槍的便衣刑警郭強生大腳一踹,將凹陷的鐵門踹開。

郭強生長相神似男藝人任賢齊,年紀約三十五歲,身高大概一百七十多公分,約六十公斤。他有運動的習慣,所以身材保持得還不錯,服務單位是新北市警局汐止分局。

郭強生滿臉鬍渣,臉色暗沉,他已經好幾天沒睡覺。

持槍的郭強生按下手電筒開關,一臉焦急地進屋四處搜尋。郭強生的同事,綽號叫順仔的偵查隊幹員跟著進屋,霹靂小組在後,客廳頓時交錯著許多道手電筒光源。

順仔小郭強生兩歲,比郭強生矮一些,不過他非常的瘦,手臂又長,還有一對略凸的大眼睛與大耳朵,同事都笑他是汐止分局裡的長臂猿。

客廳的家具不多,沒有太多的視線障礙。郭強生立刻發現躺椅上的女屍。

當手電筒光源從女屍的身上轉移到她的頭部時,郭強生表情一愣,身體立刻僵直成木頭人。「不!不!不!」郭強生狂吼,他的雙腿開始不停的發抖,最後跪了下來。

女屍眼睛緊閉,皮膚死白,嘴唇發紫,額頭瘀青紅腫,雙頰有磨挫傷。

「老婆!老婆!」郭強生大聲哭喊著。

摸著妻子已經冰冷又僵硬的遺體,郭強生比誰都還要清楚,心愛的妻子已經死了,包括他未出生的兒子。

郭強生的妻子名叫陳靜,死時只有二十七歲,剛從警察大學畢業,服務的單位是汐止分局的交通分隊。她面貌清秀,長相神似影星桂綸鎂。

「老婆,你醒一醒,別睡了,快點給我醒來。」

郭強生聲嘶力竭地吼叫著:「天吶!王八蛋,老天爺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順仔伸出手想要拉走郭強生,因為他已經破壞犯罪現場,他說:「生哥,你別這樣,鑑識組等一下還要採證,這樣才能釐清案情,不能讓大嫂死得不明不白。」

「滾開!」郭強生對順仔大吼。

「嘰…嘰……」王俊傑上吊的屍體就像鐘擺一樣前後搖擺,發出尼龍繩磨擦窗樑的聲音。

 眼睛紅腫,眼眶帶淚的郭強生站了起來,在妻子屍體身邊來回踱步。

看著妻子的遺體,郭強生將九○配槍槍口抵住下顎,「靠!」眼明手快的順仔趕緊搶走郭強生手中的槍,「砰!」子彈打進天花板,郭強生的臉頰與耳廓被槍口噴出的火藥灼傷,他耳朵嗡嗡作響,身體癱軟,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犯罪現場亂成一片,霹靂小組小隊長試圖控制場面。

小隊長垮著臉對順仔說:「順仔,你們離屍體遠一點;還有,別再讓槍枝『不小心走火』了。」

順仔把自己的配槍收進腰間的槍套,再把同事的槍關上保險,插進後腰帶,再將郭強生拖出命案現場。

「快點搜索其他房間!」小隊長對持槍警戒的組員說。

順仔將全身虛脫的郭強生拖到大門口,卻撞上記者方大勇。

「啪擦…啪擦…啪擦……」方大勇見獵心喜,對兩人猛按相機快門。他邊拍邊問:「長官,你的同事中彈了嗎?歹徒有槍嗎?」

順仔怒不可遏,他放下郭強生,狠踹了方大勇一腳,其他刑警趕緊拉住順仔。  

順仔用手指著方大勇罵道:「你再拍,我就告你妨礙公務!」

「長官,你有話好好說嘛,何必動手動腳呢,我有記者證。」方大勇不開心地說。

「記者了不起嗎!」順仔反嗆。

方大勇是警察口中的流氓記者,會四處「獵殺」獨家新聞,經常做出一些違背記者倫理的事情,許多記者也非常厭惡他們,卻也無可奈何。

屋內傳來碰撞聲,方大勇閃過順仔,他在門口舉起相機,對著公寓裡面的人猛拍。一位有啤酒肚的老刑警推開方大勇,用食指指著他說:「夠了!別找麻煩。」

方大勇這才拍拍褲子上的鞋印,悻悻然地回到三樓樓梯間。

兩名刑警在一間上鎖的房間準備,身材壯碩的刑警舉腳用力踹門。重重地踹了幾腳後,門才被踹開。裡頭燈亮著,格局為長方形,末端牆壁掛有一個長度約三十公分的耶穌十字架,前方放了T字型的閱覽書架,上面放了一本舊聖經。

篤信基督教的王俊傑稱它為「上帝的房間」,是他專屬的懺悔室。

公寓僅剩最裡面的房間沒有搜索,因為發現門縫有不明的電線外露,霹靂小組不敢大意,怕是爆裂物。評估幾分鐘後,隊長當機立斷,決定剪斷電線再破門。五名霹靂小組成員在房間門口兩側待命,隊長手勢落下,小組破門手用破門槌將木門撞開!

小組的兩名攻堅手拿MP5衝鋒槍進房搜索,戰術手電筒光源迅速的在房內游移。

「有人!」第一攻堅手突然停下腳步大吼。

第二攻堅手跟進,將槍口對準床邊的位置。

第一攻堅手在床邊地上發現一名蜷曲著身體的女孩,她穿著髒兮兮的睡衣,沒有任何反應。第一攻堅手蹲下,檢查女孩的頸脈博,「她還活著。」

隊長轉頭對外大聲的說:「請醫護人員過來,快點!」


第一章

二個半月後,晚上十一點,美國紐約曼哈頓中國城(China Town)。

擺也街「波記潮州小食館」後方有一棟四層樓公寓,公寓大門前的走道站著兩名一瘦一壯的華裔男子。身材壯碩的男子牽著一條西藏獒犬,手拿對講機,不時左右張望。

另一名較瘦的男子約三十多歲,方臉、理著平頭,名字叫做黎約翰。

放眼望去,街道上空無一人,停了十幾輛不同廠牌的車子,其中包括法拉利、賓士等名牌跑車。一輛紐約市警局的巡邏警車往公寓開來,停在門口前的馬路上。

獒犬開始對車吠叫,身材壯碩的男子趕緊拉扯狗鍊,拍打狗頭,牠才乖乖閉嘴。

黎約翰趨前,從上衣口袋取出一只略厚的橫式信封,然後交給副駕駛座的黑人中年警察。開警車的是一名單眼皮的華裔警察。

「大麥克,老規矩,全都是十元跟五元的舊紙鈔。」黎約翰說。

大麥克年紀約四十五歲,體型略胖,他肥壯的身軀將座椅塞的滿滿的。大麥克把面容整理得非常乾淨,上嘴唇留著細細的一道鬍子,他不像警察,比較像是藍調樂團吹薩克斯風的樂手。

大麥克將信封塞到座位底下,他笑著對黎約翰說:「謝啦,你們別瞎搞,降靈會結束之後打手機跟我說。」

「知道了,戴安娜能控制住場面的,不會出事的。」

大麥克點點頭,要白人警察開車。

黎約翰後退幾步,看著巡邏警車緩緩地駛離。

黎約翰轉頭說:「陳,告訴戴安娜,可以開始了。」

陳比出OK的手勢,拿起對講機。

順著老舊的旋轉樓梯而上,公寓的四樓有一間掛著「明明舞蹈」招牌的舞蹈教室。手拿對講機的戴安娜正在大門口抽涼菸。

「嘟…」對講機傳來陳的話音:「戴安娜,『許可證』拿到了,妳們可以開始了。」

戴安娜撥了撥頭髮,用穿著羅馬涼鞋的腳踩熄香菸。

戴安娜大約四十歲,風韻猶存,她有原住民的深邃輪廓,留著到肩膀的大波浪頭,身上噴著香奈兒的五號香水。戴安娜穿著裙擺寬鬆的吉普賽風格裙子,胸前掛著兩串獸牙項鍊與一串「帕祖祖」的石刻雕像項鍊。

「帕祖祖」是風之魔王,會同時帶來風與饑荒。它有獅子的頭和老鷹的腳,背上有四隻翅膀與蠍子的尾巴,還有蛇狀的生殖器。

「帕祖祖」雖然是魔王,有些人卻用它的雕像來當作護身符,因為它可以驅逐其它的惡魔,並且保護人類免受瘟疫與不幸的侵擾。

戴安娜打開大門,走進已經沒有營業的舞蹈教室。   

※ ※ ※

「大麥克,那棟公寓裡頭的人在搞什麼鬼?」開車的華裔警察問。

這名華裔警察長相白淨,戴著金邊眼鏡。他剛調到大麥克所管的轄區。

「不搞鬼,搞降靈法會。」

「菜鳥,路邊停一下車。」大麥克說。

車子停在街燈下後,大麥克從座位下的紙袋拿起一個甜甜圈,他咬了一大口,猛吸好幾口可樂。

大麥克邊吃邊說:「菜鳥,電影『大法師』你看過嗎?」

華裔警察點點頭,他說:「裡頭的小女生被一個可怕的惡魔附身,身體四肢會反轉,學蜘蛛走路,會吐惡心的綠色口水,還拿十字架猛插自己的下體。」

大麥克舔了舔沾了糖粉的手指頭,他說:「屋裡的中國女人叫做戴安娜,她能讓惡魔或是惡靈附身在一個黑人男孩身上,因為打了惡魔契約,那些惡魔不會折磨那個男孩,只會回答一些蠢蛋們問的幾個問題。想發問的人要繳一百美金,旁觀者要繳五十塊。」

大麥克打了一個飽嗝。

大麥克接著說:「只要戴安娜他們交該交的錢,我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們辦所謂的降靈法會。戴安娜偶而會用古柯葉來替人占卜運勢,她會拋擲古柯葉,由葉片落下顯示的圖形來獲得神靈的指示。

華裔警察好奇問道:「那個叫做戴安娜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大麥克從紙袋拿出巧克力小蛋糕,就往嘴裡塞。

咀嚼數口後,大麥克說:「戴安娜來自台灣,是那邊的女法師,我們這邊叫做巫師、女巫之類的。十多年前,她在台灣欠了不少的賭債,走投無路就跑到紐約投靠親戚。戴安娜多年前認識並照顧一位孤苦無依的吉普賽老婦人,老婦人臨終前將一本古老的影子書交給戴安娜。」

大麥克從紙袋拿出最後一個小蛋糕。

華裔警察抓抓頭問:「什麼是影子書?」

大麥克聳聳肩,將僅剩一口小蛋糕送進嘴裡。

「應該就是現在大家所說的魔法書吧。會叫做影子書,是女巫為了要把寫下來的東西藏起來不被人發現,好保護自己的安全。當女巫死亡時,記載魔咒跟儀式的影子書通常會被燒毀或隨之埋葬,在極少數的情況下會傳給最年長的女兒。」大麥克說。

「原來如此,還滿有趣的。」華裔警察說。

大麥克從紙袋拿出紙巾擦嘴,擦完他繼續說:「總之,戴安娜之後開始研究那本影子書,搞小型的降靈會,剛開始她讓惡魔附身在一個白人老頭身上,後來老頭得癌症死了,降靈會就停辦了。一年多前,她要親戚領養十九歲的黑人孤兒斑比,程序辦妥後,戴安娜就讓斑比跟她一起生活,還教他說中文。」

「所以…能夠被惡魔附身的黑人男孩就是斑比?」華裔警察問。

大麥克點點頭。

大麥克思考了好幾秒,似乎在拼湊某件事、某個人的印象,他說:「斑比這小孩很有趣,他的個性比較害羞、行為又畏畏縮縮,喜歡躲在黑暗處或是衣櫃,還經常對人說一些莫名奇妙的話,要不然就是對空氣說,『你、還有妳,你們不能隨便進入的我身體,你得經過戴安娜同意才行』,真的是一個大怪胎。」

大麥克打了一個大哈欠,揉了幾下粗硬的脖子,他補充說道:「所以大家都叫他火星人斑比。」

華裔警察一臉疑惑問:「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大麥克哈哈大笑,說:「因為戴安娜是我的女朋友。」  

※ ※ ※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