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之家】腐魔像》

 編號:708
 作者:翼霆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2.5.25
 ISBN:
978986290328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繼【別鬧了,名偵探】最精采新作,【靈異之家】熱烈好評連載中

翼霆著/  FC◎封面設計

永遠要小心身上的傷口,受傷了就請趕緊止血包紮。

畢竟血的味道對於惡魔來說太誘惑了。

只是一個不小心,

卻喚醒了沉睡已久的嗜血惡魔……

內容簡介

那哪是穿著黑衣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具東缺西缺的發黑腐屍,除了整體架構還在,皮膚乾縮起皺、胸和腹部都有個大窟窿,內臟像是風乾卻又微微顫動,手腳臉孔殘破皮下露出泛黃骨骼。它兩顆眼球都全黑暗沉,先是面無表情望著警衛,然後居然咧開嘴「咖啦咖啦」笑了起來。

「經過了幾百年,果然讓人十分飢渴呢。」腐屍用沙啞聲音說完後,用發黑溼潤舌頭舔了舔滿是皺紋的嘴唇。

什麼意思?警衛腦袋一片空白間,腐屍像胸前裂口突然憑空竄出頭腐爛狼頭,咬向了他的喉嚨!他伸手按住喉嚨噴濺出鮮血的傷口猛力掙扎,但又有不同腐朽野獸從腐屍身邊竄出,貪婪啃噬警衛身體,沒一會他就斷了氣倒下,在野獸狂噬下沒多久就被吃得支離破碎。進食之後,腐屍表皮似乎因為吸了鮮血人肉回復些許光澤彈性,但腐屍臉上卻露出不怎麼滿足的厭煩神態。

「只是個普通人類,沒什麼幫助……我須要吃具有靈力的人啊!」

心跳加快 指數   ★★★★★
後遺症     指數   ★★★★☆
催淚         指數   ★★★☆☆
閒嗑牙     指數   ★★★★☆

作者簡介

翼霆

暗夜中的黑色骨骸飛龍,悄聲問著你是否有深沉焦黑的靈魂,張開雙翼,隨即落下了閃電。「想去,地獄嗎?」骸龍從混雜著煙霧的笑聲中,吐出了這樣的話語。

在祕笈總動員連載過一年魔力寶貝四格漫畫,以拉樂比為名在自由刊載過十幾篇迷你小說,目前專心寫作中。

無名︰www.wretch.cc/album/searabbit
噗浪:www.plurk.com/searabbit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異胎》【別鬧了,名偵探!】2011.3
《食蠱》【別鬧了,名偵探!】2011.4
《妖契》【別鬧了,名偵探!】2011.5
《骨鑽石》【別鬧了,名偵探!】2011.6
《奪魂蝶影》2011.8
《蟲寄生》【別鬧了,名偵探!】(最終回)2011.9
《慾魂蠱》2011.10
怨亡【靈異之家】2012.01
妖童【靈異之家】2012.02
腐魔像【靈異之家】2012.05

目錄

第一章 新郵差
第二章 滅門
第三章 無離鎮
第四章 人體內有蛇
第五章 金蟾、黑蛇,另一個現代人
第六章 捕殺黑蛇精
第七章 契約能力
第八章 腐魔像
第九章 真實身份

作者自序

啊囉哈><~~!!!

各位讀者們好,這陣子每天雨都超大,要是再熱再濕一點,應該會以為自己是住在亞馬遜河……好怪的天氣>3<

說起來,這本很奇妙的稍微跳tone玩起了小穿越。沒辦法,左思右想下,要交待突然出現金二的身份也只有這個方法最有說服力,不過也引出了另一條線,等思考過後也許以後會來寫寫真的歷史奇幻吧?

下一集就要來把這系列做個結束了。這是第一次嘗試把一堆有靈能力的人擺在一起,兔子盡力了,也因此得到不少難得的經驗,感謝大家的支持。至於小道到底要選誰……哈哈,之前支持林清夜的,看完這本,想法應該會有些改變。

然後……想問問看,大家覺得時空旅行是怎麼回事呢?

電影「時間機器」中說,因為愛人死了想回到過去救她,但救了她回到過去的因素就不存在了,所以她一定要死時光機器才有被發明的目的,因此過去無法改變。

然而,也有人說,現在的生活,早已經是有人回到過去改變後的結果,你想救她,其實她是因為你回到過去而死,這樣的蝴蝶效應。

最理想的,當然是想改變什麼就改變什麼,但造成的後續,根本無法預料。

曾經想過,想回到國中重新來過一次,認識喜歡的人,重頭再來。然而,要是真的成真了,那會損失多少後來認識的朋友,錯過多少寶貴的回憶?有得必有失吧……

總之,反正現在回到過去是不可能的技術,就好好珍惜當下吧?(笑)做好抉擇,勇往直前——

不後悔,不抱怨。

2012.04.25 彷彿失去了什麼的一段時間 by翼霆


精采試閱

人物簡介

銘川道(小道):主角,高中生,看得見幽靈,能把接觸到的幽靈變成實體一小段時間。
鎖螺絲:因為碟仙而附身在小道身上的外星人幽靈,長得像章魚,帶著上頭有顆星星的毛線帽。全名是第十八艾索星雲流木犀星群紫薇星座愛克遜羅界愛卅斯大人殿下。
銘川裕:父,皮膚有點黑,能自己或帶人穿越空間,愛亂撿東西,目前家中養著他撿來的食人花(小柔)
李風寧:母,有魔法天份,不過常輕信網路道聽塗說的魔法而搞出難以收拾的後果。
金二:來歷不名金瞳短髮少女,和銘川裕有相同的穿越空間能力,養了隻可以變成怪物的小黃狗(離乾)
林清夜:小道高中同學,長髮大眼也聰慧,因為事件差點死亡被小道所救,但昏迷不醒。和小道曖昧中。
鈕詩音:比小道大了三歲的短髮女刑警,為特殊刑警小隊,『0異懸案組』隊長,常為了靈異案件請小道全家幫忙。
Seamoon:戴著金框眼鏡,頭髮一側垂下的青年心理醫生,但常讓病人簽下「契約」得到「能力」而實現「願望」……可以說是一連串事件的元兇。


楔子
博物館

沒有月亮的寂靜夜晚,僅靠路燈那範圍狹隘的光芒辨識景物,一棟由佈滿蓮葉廣大河畔圍起的古典建築,如同籠罩在一片夜幕黑紗之下,朦朧隱約。

那是台北的國立歷史博物館。它位於台北市中正區的南海學園內,外圍有鮮紅挑高圓形梁柱,加上精細入微的木質手工金漆雕刻,內部卻是科技化的展覽設施及便利設備,融合了古典與現代的奇妙氛圍。

在展示著明朝文物的展覽區內,一名警衛持著手電筒,邊走著讓光線掃過展覽櫃以及裡頭的古董物品,例行性晃了一圈執行巡邏工作。

「呼啊…」伸手打了個哈欠後,他隨即踱步離開了這個展區。

然而,警衛前腳才離開,卻有個背著背包的黑衣人,從屋頂梁柱上輕巧跳了下來,那人縮起身體減緩落地衝力,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雖然蒙面,從身形看來猜測他是名男人。

再次確認警衛已經遠離,他一下竄到了展覽櫃旁,開始動手用鑽石刀切割起玻璃。警報器電線早就剪斷,監視系統也動過手腳,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和時間賽跑,在警衛下次回來巡邏前,將目標物得手,從容逃出。

玻璃一下就開了個大口,將切下的玻璃輕輕放下,男人從背包中掏出一個大袋子,伸手拿出櫃子裡頭的幾枚青花瓷碗,放進了袋子之中。那是明朝永宣時景德鎮的青花瓷盤,特色是胎釉精細、青色濃艷,造型多樣而且紋飾優美,是這次委託人想要的珍品,這票得手後,男人又可以靠高額報酬逍遙好一陣子。

重複做著相同工作,將好幾個展覽櫃搜括一空達成今晚目的後,他看了眼手錶,本正該抽腿走人,卻突然將目光望向了室內不起眼角落中,一個比成人稍大,令人感覺詭異的暗灰色雕像。

那雕像是一群生物糾結在一起的半抽象型態,有狼有虎也有不知名生物身軀及臉孔,每張表情都猙獰凶狠,栩栩如生,而在這堆軀幹之中,隱約可以看見有張毀損的人臉深陷其中,也是一臉怨懟憤怒,像是正狠瞪著觀賞這雕像的男人。它雖然隨著明代文物出土,但因為本身始終無法以科學方式判定材質或年代,一度被以為是偽造品丟棄一旁,即使被隨著展出,仍然沒有受到重視。

黑衣男人之前一看見這雕像,就被它整體構成的那股力量、精神震攝住,不禁想親手撫摸它,只是礙於身分無法如願。如今,當然沒有任何顧慮。

看啊,那彷彿將生物的時間洪流一瞬凝頓之後展現而出的畫面,動物們臉上肌肉紋路清晰,姿態也入木三分。男人看得出神,不知不覺脫下了手套,忘了會留下指紋,用赤裸裸的手指,神情恍惚觸摸著它。雕像的溫度沒有金屬冰冷也不像木材溫暖,他指腹輕滑過野獸臉龐,撫過毛絨下巴,觸著嘴中獸牙感受那銳利堅硬……

「嗚!」男人皺起眉頭,閃電縮回了手。剛剛有一瞬間,他手指有種被什麼東西刺入的異樣感,此時一看,食指上頭還真溢出血珠,一下滴到了木雕之上。

他的神智這才清醒起來。慌忙看了下手錶,是了,再不走警衛就要來了。他將食指放到嘴裡吸了吸止血,重新戴上手套,立刻照著原本規劃的路線逃走離開,卻沒察覺剛剛滴在雕像上的那滴鮮血,居然被緩緩吸收消失,而雕像表面,也出現了一道細微裂痕。

**********************************

「糟、糟糕,遭小偷了啊!」幾分鐘後,巡邏而至的警衛看見眼前狼藉的景象慌張大叫,連忙用無線電通知警衛室並報警。他才準備打開館內電燈,卻看見陰暗館內似乎有什麼東西竄了過去,好像是個穿黑衣的男人。

「別動!」警衛大叫,連燈也來不及開就衝了過去,經過原本擺放詭異雕像的地方,那裡只殘留了一地像是木炭般碎屑,彷彿是雕像蛻下的皮膚。

逃跑的人動作沒有很快,警衛一子就在陰暗走道中抓住了他的肩膀,被抓住的男人卻沒有半分掙扎。

「被我抓到了吧,看你還想往哪…」警衛喘著氣得意說著,但當男人轉頭,警衛尚未出口的「逃」字卻硬生哽在喉嚨,身體也不自禁顫抖了起來。

那哪是穿著黑衣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具東缺西缺的發黑腐屍,除了整體架構還在,皮膚乾縮起皺、胸和腹部都有個大窟窿,內臟像是風乾卻又微微顫動,手腳臉孔殘破皮下露出泛黃骨骼。它兩顆眼球都全黑暗沉,先是面無表情望著警衛,然後居然咧開嘴「咖啦咖啦」笑了起來。

「經過了幾百年,果然讓人十分飢渴呢。」腐屍用沙啞聲音說完後,用發黑溼潤舌頭舔了舔滿是皺紋的嘴唇。

什麼意思?警衛腦袋一片空白間,腐屍像胸前裂口突然憑空竄出頭腐爛狼頭,咬向了他的喉嚨!他伸手按住喉嚨噴濺出鮮血的傷口猛力掙扎,但又有不同腐朽野獸從腐屍身邊竄出,貪婪啃噬警衛身體,沒一會他就斷了氣倒下,在野獸狂噬下沒多久就被吃得支離破碎。進食之後,腐屍表皮似乎因為吸了鮮血人肉回復些許光澤彈性,但腐屍臉上卻露出不怎麼滿足的厭煩神態。

「只是個普通人類,沒什麼幫助……我須要吃了具有靈力的人啊。」

「那是什麼鬼東西?」幾名警衛和保全公司員警趕到了現場,看見眼前慘況和活動著的腐屍,全都露出了震驚和不可置信的神色。

「哼哼,是那邊吧?」一顆野獸頭顱的鼻子抽動嗅了嗅,撫屍便轉頭望向某個方向,再度詭譎地笑了起來,「喀喀喀……靈力的、糧食啊。」

它邁出了腳步。

01.新郵差

同一天稍早的晴朗傍晚,一名年輕郵差騎著機車,沿途發送信件。郵差叫做阿緯,不久前才考上這公職,今天是他第一次出門送信。原本應該有個老鳥陪著的,但那老鳥知道他負責的區域後,只是詭異笑了笑,說著「終於……交給你了!」,拍了拍自己肩膀後,便哈哈大笑去做自己的事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阿緯一點都不明白,不過是送信嘛,之前跟其他前輩出去見習過,簡單得很,這麼想著,也就打消了想投訴那老鳥的念頭。我才不會讓人看不起咧,他在心裡頭暗暗對自己說。

今天天氣實在很好,晚霞掛在天際如同畫布上的紫橙色粉彩美不勝收,阿緯哼著歌,不知不覺手中信件也差不多快發完了,眼看今天工作就要順利結束。沒想到一個巷子轉角,卻是名皮膚黝黑的上班族迎面而來,讓他嚇了一跳抓緊煞車,機車原地彈起晃了晃差點倒下,上班族看見這情況也不禁楞了幾秒。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阿緯急忙道歉,幸好沒撞上去,否則還真不知該怎麼處理。

「是我不好,應該多注意一下不要從那裡出來的,」上班族不介意的笑了笑,打量了下阿緯臉孔,「我沒看過你,是新來的郵差吧?」

「是啊。」阿緯微笑點了點頭,「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你這年輕人很有禮貌呢。」上班族也回以笑容,「這邊的路我還蠻熟,也不急著回家,要不要幫你帶個路,順便一起聊聊天?」

「不會太麻煩嗎?」其實阿緯原本稍微有些擔心,這附近的路可能因為比較小條,地圖標示得不很明顯,加上前輩給的地圖不曉得是不是為了戲弄自己莫名畫得亂七八糟,的確有可能在這邊浪費太多時間。稍微考慮一下利害關係後,他最後還是接受了上班族的提議。

**********************************

「嗯,這邊是這條路,那條路通到捷運,這裡有個標示物可以當路標……」

從剛剛開始,阿緯就緩緩邊騎邊推著機車,上班族輕快走在旁邊,一邊熱心教他認路。

只是,阿緯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怪了,和地圖還有前輩筆記上的路都不一樣啊。」皺了皺眉頭,阿緯喃喃自語。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身邊的房子越來越加老舊,馬路也變成了碎石子路,甚至出現了似乎只在電影中看過的日式木造建築,還可以穿過庭院看見裡面的泛黃破洞紙門、斑駁黯淡屏風。

「嗚嘎啊……」在經過一戶門前時,突然從裡頭傳出了慘叫。阿緯訝異轉頭,立刻看到某戶紙門後方,顯露出有人持刀刺入另一個人身軀的鮮明影子,鮮血一片片潑濺到了紙門上滲過,沒多久,裡頭燈光便突然一下熄滅了。

「殺、殺人啦!」阿緯慌張說著,連忙拿出手機想報警,卻發現收不到訊號。

「別在意,只是平常的夫妻吵架,」上班族不當一回事露出笑容,「我每天下班回家都會看到呢,哈哈哈。」

真的假的?阿緯望了眼上班族,他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血都噴到門上了耶?

「我們走吧。」揮了揮手,上班族向前走去,阿緯也只能繼續跟著他,只是仍然不安地不時轉頭朝剛剛「兇殺現場」仔細張望。

直到兩人前方突然有名小孩快步晃了過去,才讓阿緯收回視線。小孩輕快拍著球,一下子又消失在旁邊一條荒蕪小巷之中。

「小孩子有精神很好呢。」上班族笑著說。

「是、是啊……」阿緯剛剛似乎望見小孩拍著的皮球上有張臉孔,那臉孔還對自己微微一笑……錯覺!絕對是因為自己第一天出來送信太緊張產生的錯覺!揉了揉眼睛,他又跟在上班族背後。

 沿途的房屋越來越稀少,路邊雜草也越來越高,阿緯不住看著自己手上地圖,又對了對手上筆記本,那路邊房子的住址根本就沒在地圖上,看來真的走錯路了。

「那個,」阿緯考慮了一下,終於對上班族開口,指了指地圖上一個地點,「不好意思,能請你帶我到這嗎?之後我自己找路就可以了。」

「哦好啊,我家剛好也在那條路上呢。」上班族爽快答應了,仍然繼續向前走去,讓阿緯益發疑惑,這樣真的到得了那裡嗎?但在人生地不熟的狀況下,也只得跟緊了他。

不久,穿過了很長一條石頭路後,兩人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條巨大的地底隧道。那隧道寬度應該有五六十公尺,裡頭佈滿了鐘乳石群,還有地下水潺潺流著,白天因為日光關係鐘乳石群應該會映射著陽光閃閃發亮,但快到夜晚時,感覺就有些陰森恐怖了。

「我說……」阿緯面無表情望向了上班族,「這裡是?」

「這是捷徑啊,」上班族若無其事說著,「我每天都是經過這隧道回家的。」

「這樣啊。」阿緯笑了起來……開什麼玩笑!這裡到底是哪,其實這傢伙是喜歡帶人亂繞路的神經病吧!

「那我先走了。」上班族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隧道裡。

誰會跟你進去,當我是白痴嗎?阿緯搖了搖頭,正想往回走,上班族的聲音又從洞穴裡傳了出來。

「喂!」

「幹嘛!」阿緯不耐煩地回應。

「忘了提醒你,在這洞穴口不能回頭喔……」

神經,我就是要回頭走你能拿我怎樣?阿緯不再理會他,牽著郵務機車才轉過了頭……

 一隻貨櫃車大小,身軀看來像毛毛蟲,卻有著無數螃蟹節肢,身體腹側長了許多不住轉動眼睛的詭異生物低下頭和阿緯對上了視線。接著,牠張大了如同深淵般的大嘴,先是深深吸了口氣後,猛地噴了出來!

「你回頭了!

怪物用嚎叫般聲調說著,吐出的空氣腐臭難聞,風勢強烈得機車上郵件有好幾封被吹起飛揚到空中。

「嗚哇啊啊啊啊啊!」阿緯驚慌慘叫著,慌忙跨上機車,一催油門就轉頭朝隧道中飛快衝了進去!

風聲在耳邊呼嘯,阿緯將油門催到底,開了車燈在鐘乳石群中飛快穿梭。他聽見後邊有巨大物體衝了過來踩碎踢倒鐘乳石柱邊發出的隆隆聲響,洞穴前方是無盡黑暗,後邊追逐著的聲音卻越來越近,甚至可以感覺到粗重腥臭的呼吸,他瞥了眼後照鏡,驚慌看著血盆大口就要向自己咬下,機車前方卻突然一亮……

「啊,我家到了。」上班族指著旁邊房子這麼說,然後疑惑看了眼阿緯,「你怎麼這麼喘啊?」

「呼、呼……」阿緯呆坐在機車上只顧喘氣,衣服被汗水沾濕,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四周景物已經回復到一般住宅區巷弄,剛剛的怪物和隧道連一點鬼影子都沒見到。

「哎呀,你不會是回頭了吧?」上班族似乎理解了什麼,莞爾一笑,「牠只是想跟你玩你追我跑的遊戲,其實只要讓牠追上舔一舔就沒事,不過我覺得有點浪費時間,所以就要你別理牠了。」

「老爸,你又要別人跟著你一起回家了對吧?」剛放學從捷運走回到家門口,我一看到老爸和一臉鐵青的郵差,立刻了解了怎麼回事。

「我只是想帶他認路啊。」老爸露出無辜表情。

「你不要把人家嚇死就不錯了啦。」我嘆了口氣,老爸八成又無意識把郵差帶到異空間去了。

「小道,你回來啦?」有著棕色俏麗短髮的金二從屋子裡出來,差點飛撲到我身上,我轉身避了開來,她眨了下金色雙瞳,有些不太高興,「幹嘛閃開啦!」

我苦笑一下便走進了屋子裡,金二也跟在我身後,亦步亦趨。

「啊,下次再一起散步吧。」老爸對阿緯揮了揮手,也跟著進了家裡。

到底是怎麼回事?阿緯一頭霧水,頭昏腦脹間,突然看見旁邊外推的陽台中,有隻小黃狗正在對一朵花低聲鳴吠著。

 對了,這才是現實啊,阿緯笑了起來。這狗狗真可愛,這才是在日常中偶爾會看見的有趣畫面,剛剛其實是一場惡夢吧——

那朵花猛的從花心張大了血盆大口一下向小黃狗張口咬去,小黃狗一個閃避,也將嘴咧到了身側冒出獠牙,兩邊都吼叫著互相撕咬,打得難分難解。

「…………」

 阿緯俐落騎上機車,緩緩發動油門騎走,一邊拿出了手機撥打。

「喂,局長嗎?我是阿緯,那個,我想辭職……」

**********************************

台北市一戶民宅住家,昨天被房東發現承租的一家人全都遭到殘忍虐殺,初判死亡時間已經有一個星期,現場慘不忍睹,小孩頭顱被塞進了母親腹部,父親雙手被砍下雙眼挖出。

這已經是數月以來第五起殘忍的謀殺案件,警方從行兇手法認定兇手皆為同一人獨自行兇,而且心思縝密不留下任何證據,目前仍無法鎖定行兇者身分,請諸位市民小心防範可疑人士,並儘速向警方通報相關線索。

電視新聞上播報著最近的連續殺人案件,老媽把電視轉到綜藝節目,畢竟晚餐時看那種新聞阻礙消化。

「把小柔跟離乾一起放在陽台沒問題嗎?」我聽見外頭打鬥聲不絕於耳,有些擔心的問。

「花朵這種東西就是要曬太陽才長得好啊。」老爸扒了口飯,「離乾也很喜跟她玩呢。」

我一點都不覺得食人花是依靠葉綠素生長的。

「我只是擔心陽台要是到處染滿鮮血很難清理而已。」我淡淡說著,咬了口杏鮑菇。

「放心吧,我可以召喚家庭小精靈幫忙。」老媽露出得意表情。那個,老媽,我還沒忘記妳上次不小心召喚出死之闇天使亞巴頓啊!妳那彆腳的魔法,實在讓人覺得靠不住。

「不過,今天晚餐好像特別豐盛?」看了看今晚菜色,難得桌上同時出現了炸蚵仔、黃金豬排、紅燒牛肉,就連湯也是難處理的酸菜豬肚湯,讓我有些意外。

「你忘了嗎?」老媽提醒我,「就是今天晚上了喔。」

「是呢。」我放下碗筷沉思著。

那是幾個月前的事,我的同班同學林清夜因為和我一同捲入事件身受重傷,雖然身體恢復了,但卻再沒醒過來。然而,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硬要以我女朋友身分寄宿在我家的陌生少女金二,卻說她有辦法幫我、幫林清夜。

相處了半個月後,在我一直央求下,她終於願意告訴我和爸媽那個方法。那就是將我爸和她的能力共同發動,送我回到以前她見到我的時候,讓我取回那時候的力量。雖然我從不記得見過金二以及以前有過什麼力量,但經過一番考慮思量後,還是決定試試看。

經過了一個星期的準備,今天就是實行計畫的日子。這趟不曉得會去多久,也難怪老媽會煮得這麼豐盛,為我送行。

「我先去整理東西。」我又在碗裡夾滿了菜,便回去自己房間,將門關了起來。

才一進房間,一隻手掌大、還戴著星星毛線帽的章魚般半透明物體便從我褲子口袋竄出,跳到了書桌上頭。我把飯碗放到桌上讓祂進食,祂正是鎖螺絲

「怎樣,你要跟我一起去嗎?」我問,一邊將背包從衣櫃中拿出來,打開了電腦清單,開始把這段時間計畫要帶的東西塞進去。

「當然啊,要是你不小心死了我還得去找新的宿主,這多麻煩啊。」

鎖螺絲雖然嘴硬,不過聽來應該是關心我的意思吧?我輕笑點了點頭。

快將要攜帶的東西整理完時,突然有人敲了敲門,原來是老媽。

「媽,有什麼事嗎?」我打開門問。

「你爸說要把這個給你。」老媽進房後微笑說著,遞給我一個略嫌老舊的側背包,「他說有幫你準備一些東西,希望能幫上你的忙。」

「好。」我接過側背包後將它背在身上,裡頭的東西不太重,晚點再來確認有什麼吧。

老媽卻在這時,突然抱住了我。

「媽?」我疑惑的問。

「唉,這次是你自己出遠門呢,」老媽的聲調聽起來有些感傷,微微啜泣,「這趟旅程可能有點危險,不像之前有其他人可以幫你,也不曉得會去多久……」

「不會有事的,我會很快回來,」我輕拍老媽後背,安撫著她,「我保證。」

過了一刻鐘左右,老媽才起身輕輕擦去淚痕,「我知道,我的小道一定沒問題的。」

「嗯。」我報以堅定的微笑,老媽這才轉身出了房間。

整理完行囊回到客廳,老媽和老爸也在分別預備著。整個客廳的家具都被移開到牆邊,頓時讓我覺得這空間好空曠,老媽走到客廳正中央正想做些什麼,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她只好到矮桌旁拿起話筒。

「喂,是銘太太嗎?」電話那頭的女性聲音有些急促。

「抱歉,是鈕詩茵嗎?不好意思,我們今晚很忙,沒辦法幫忙妳。」老媽委婉說著,「明天吧?我想明天應該就會有空了。」

「不是,妳聽我說……」

「就這樣嚕。」老媽一下掛斷電話,還順手拔掉了電話線。

「是鈕詩茵?」從對話內容我猜測著。鈕詩茵是特殊刑警小隊「0異懸案組」的隊長,之前因為聽說我們一家人的能力,所以時常來請我們幫忙應付一些過於不合常理的案件,因為報酬優渥所以老媽才會答應幫忙。由於她只大我幾歲,我對她也有種微妙的感情。

「是啊,不過現在你的事情重要,其他事就別管了。」老媽認真說著。

「媽……」我有點感動。

「因為啊,」老媽話鋒一轉,「要是你變厲害之後,相對可以解決更多靈異案件,這麼一想,眼前接這案子的報酬不就不算什麼了嗎?嘿嘿嘿。」

原來妳在打這種算盤啊!我有種被老媽打倒的感覺。

然而,鈕詩茵並不是因為要幫忙案件的事情而找我們。

「隊長!那怪物已經突破了警方的包圍網,我們撐不住了!」一名刑警退了下來,手上手槍中的子彈已經全數擊發,他滿頭大汗,前方不斷傳出鞭炮般的連串槍響,現場還因為火焰延燒而火紅一片,一輛車子騰憑空飛起後砸向地面,隨即又引起了另一串劇烈爆炸,震耳欲聾。

在熊熊火焰中,身上纏繞著腐朽動物頭顱的黑色腐屍映著火光快步向前走去,周邊包圍的刑警連續開槍,子彈擊在它身上穿過後,被擊中的部位不久又恢復原狀,穿過的子彈有時還波及到周邊的車子路人,讓他們每開一槍都顯得有些戒慎恐懼。

腐屍發覺什麼般,突然走到一輛車前,向裡頭望了望。車裡是一名短捲髮年輕男人,似乎因為劇烈爆炸造成車子本身門鎖了問題,他原本想打開車窗爬出,卻和那腐屍四目相對,額頭上不禁冒出一陣冷汗,臉色發白。

「哦、我想起來了。」腐屍突然又露出笑容,緩緩說完後,伸手拎住男人脖子,將他一把提了起來。

「嗚嗚!」男人掙扎著,但根本沒辦法從那腐屍異常力量底下掙脫,腐屍再一使力,他便昏厥了過去,這也讓刑警們更不敢隨意開槍了。

「隊長,怎麼辦?我們根本沒辦法阻止他前進啊!」刑警又向鈕詩茵請示。

「只能請求國軍坦克和軍隊支援了,可是明天是假日,路上車潮還很多,坦克可能開不過來,我們先幫忙路上和周圍的民眾疏散!」咬住下唇想了想,鈕詩茵做了決定,然後望了眼手上的智慧型手機。

在那上頭,是電腦偵查組藉由那腐屍這段時間行進方向改變,所偵測出來它最後的可能目的地。

那裡是……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楊羽宸
  • 腐屍像續集是哪一本???
  • 會再有下一集,但出版時間未訂,謝謝

    MINIBOOK 於 2012/06/19 17:55 回覆

  • 悄悄話
  • 愛看小說的人
  • 啥時出下一集呢期待中~
    老師:還在看小說阿根我去辦公室!
    自己:NO~~
  • 沒樂趣
  • 我所說的是下一集.....我從6月開始等 一直等 一直等....
  • 魔腸【靈異之家】(最終回)預計10月5號出版

    MINIBOOK 於 2012/09/11 09: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