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鬼檔案》

 作者:柚臻 |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1.11.5
 售價:59元 | 販售地點:全省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簡介

美女人妻作家的第一本短篇集

柚臻◎著

八篇精選故事八種驚奇,一次滿足!

每則故事都讓你意猶未盡

讀者來信

你也有相同的經歷或遭遇嗎?如果你活下來了,請務必寫信告訴你最愛的作家…… 

自殺網站

「如果想死,卻沒有勇氣的話,這個網站可以幫助妳解脫。」

請在填寫完想要的死法後,確實按下Enter鍵,我們保證「死」命必達…… 

暢銷作家

「既然是用性命和惡魔諦約,祭品也必須是人類的性命。」

請確實遵守,至於是誰的命,惡魔就不在乎了……

屍臭

「無論用什麼方法我都會讓你活下來,即便需要殺人我也辦得到!」

有時候母愛的偉大,是超乎我們想像的…… 

作者簡介

柚臻

在書海中浮浮沉沉數十載,正往偉大的航道中駛進,只希望五十年後仍然有人記得柚臻這個名字,更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傳世,而不是被當作資源回收桶中眾多貢獻的一員。

不甘寂寞或許就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兩岸出版作品:《大獵殺》、《商場黑話術》、《食骨庵》、《日蝕之夜》等三十多部作品。

於2008、2009年獲得第八、九屆倪匡科幻獎佳作。 

作者自序

短篇集是濃縮過後的故事精華,每篇故事都是高潮。這次寫短篇集覺得很過癮,把自己以前構思很久,很想要寫的故事一次推出,曲折詭異的劇情相信讀者們看完後也會拍案叫絕。

似乎對自己太有信心了,不過寫出一本真正的好書時,就是會忍不住雀躍的心情想和讀者們分享。

有點像是媽媽,如果煮出自己覺得好吃的菜色時,就會喊著:「快來吃吃看,這次我煮的糖醋魚很好吃喔!」

最後祝大家用餐愉快,不對,是賞書愉快^^,看完之後請別忘了上我的無名blog或是我的facebook跟我說,你最喜歡的是哪一篇故事。很期待可以看見大家的感言。

這是我的第一本短篇集,未來還請多多指教。

要是覺得它超棒,大本的小說《煉妖師》系列等著大家去探險。 

完成這部短篇集的時候,夏天也總算過去了,今天是九月三日,下下星期就要中秋節了,秋天即將來臨,好開心喔。

炎熱的夏天只要一天不洗澡,頭髮就會超油的,讓我很困擾。

有時就會出現這種對話──

柚子:我的頭髮好油,好臭喔

振鑫:妳只要肯忍耐,就可以拖到明天再洗喔

柚子:這種事不需要鼓勵吧?

(兩個懶惰的傢伙住在一起,就會互相鼓勵不洗澡,太可怕了……)


精采試閱

 

一、吃人魔

  何薇走在前往拘留室的灰色長廊,她不是警察也不是犯人,而是一名專寫社會版的記者。

  她不是菜鳥了,在報社裡面已經跑了三年多的新聞,曾經撰寫過弒父殺母的逆倫慘案報導,也去過殺案現場看過血跡斑斑的屋子,更有一次離奇的撞鬼經驗。

  撞鬼那次是她在採訪完一名毒害親夫的女人,折返報社的途中,開車時忽然看見一個女人從車子前方竄過,何薇下意識急踩煞車,沒想到車輪竟然打滑,導致車頭撞上分隔島。

  她被送往醫院急救,頸部受傷,戴了兩星期的頸圈。後來她才聽說,那個毒害親夫的女人在她離開不久就自殺了,而死亡時間就是何薇出車禍的時候。

  何薇事後回想,那應該不是巧合,她開車時看見的那道女人身影,很可能就是那個自殺的女人。

  有過幾次重大刑案的採訪經驗,何薇認為她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記者了,即使談不上是資深,但也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唬倒的。

  只是這一次,她心頭盤聚著一股不祥的預感,叫她心神不寧,有種忐忑難安的感覺。

  到底是怎麼回事?何薇咬緊牙關,故作鎮定的繼續往前走。

  她現在要去拘留室訪問一名吃人魔,這人年紀輕輕的只有二十六歲,不僅殺害了女友還將屍體給吃掉。

  駭人聽聞的案件沒想到會在民風純樸的台灣發生,更讓人想不到的是那位吃人魔擁有高學歷及優渥的家世背景,大家都認為他有大好前途,不明白他為什麼會作出這種可怕的事情。

  本來應該是很好撰寫的新聞題材,可是案情卻有驚人的發展,那名殺人魔曾去看過醫生,被認為有心理分裂傾向。

  心理分裂的精神病患殺死女友並且吃下屍體,社會不禁高度關注法官會如何判決。

  究竟法官會判他去進行精神治療,讓他逃過死刑呢,還是法官會以死刑和無期徒刑來重懲這名殺人魔?不止是社會大眾想知道答案,就連何薇也很好奇。

  她在前往這裡的途中就曾經想過,該不會那名吃人魔是在裝病吧,畢竟他有高學歷,很可能早在吃人之前就想好要怎麼脫罪了。

  只是這次的案子真的很奇怪,因為那名吃人魔如果真想脫罪,應該會極力尋找醫生來證明他有精神分裂,可是他卻反其道而行,他不斷表示自己沒病,說那不是病,還拒絕和心理醫生、律師交談。

  外界猜不透這名吃人魔的心理,而這次的案子會破,主要也是他自己去找警察自首。

  他自首之後就不見外人,讓外界對這案子只能霧裡看花。報社想要深入探討這個案子,所以派出何薇前去採訪。

  吃人魔的名字叫作羅克,曾經在美國留學。

  他拒絕了很多記者的邀約,更不見自己的親人,可是他卻破例願意與何薇見面。

  這一點不止讓檢調人員詫異,就連何薇也覺得驚訝,無論羅克為什麼會願意見她,何薇都想把握這次機會,如果她可以取得獨家新聞,相信主任的位置一定會是她的。

  由於檢調人員也想釐清案情,因此破例讓何薇進去拘留室採訪,在何薇與羅克碰面之前,已有不少人警告過她,羅克是危險人物,千萬要注意自身安全。

  「沒問題的。」何薇當時是這麼自信滿滿,不過此時卻像洩了氣的皮球,不自覺感到有股壓力籠罩在身上。

  她的肩膀無端感到沉重,彷彿肩膀壓了幾公斤重的擔子,背脊也無故發涼,或許是此時的氣氛影響吧,何薇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亂想,訪問完就可以收工了。

  她暗忖,「羅克只是個變態,沒問題的,不用自己嚇自己。」

  長廊上的腳步聲啪答啪答的在耳邊發響,忽地腳步聲一停,何薇與警察已經來到拘留室前面。

  從門口的玻璃窗可以看見裡面的情況,羅克已經坐在長桌前面,手上戴著手銬,雙腳也被扣上腳鐐,儼然以重刑犯的方式在對待他。

  「我們會在外面看著妳,有危險就叫,我們會立刻進去救妳。」警察說道。

  「好。」

  何薇點頭,隨後進入拘留室中。

  直到她做完訪談,才明白此時那股滲入骨頭中的寒意從何而來,也許命運之神早在警告她,而她卻放棄了最後一次可以逃生的機會。

  以下是她與羅克的訪談過程,她永遠無法忘記從羅克口中吐出的一字一句。

  進到拘留室中,何薇坐在羅克前方。

  羅克一直低著頭在看地面,直到何薇出聲,他才將頭抬起。

  「你好,羅克,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何薇問道。

  「可以。」羅克點頭,他的頭髮已被剔光,穿著囚衣,鼻樑上戴著一副無框眼鏡。

  何薇打量著羅克,他的樣子比警察公佈的照片清秀,皮膚白白的,很像銀行的高級經理人。

  「那我也以何薇來稱呼妳,可以嗎?」羅克問道。

  何薇一時間有些反應不及,她還沒跟羅克作過自我介紹,一會兒她才想通,羅克願意見的人不多,所以知道她的名字也很正常。

  「嗯,叫我何薇就行了。」何薇說道。

  其實她心裡有些不舒服,畢竟被一個吃人魔直呼名字,總是會令人感到發毛。

  「何薇。」

  「是。」

  「我不是變態。」羅克沒頭沒尾的說道,何薇卻突然瞪大眼睛。

  彷彿心事被拆穿一般,何薇又羞又怕,羅克不可能會知道她心裡頭在想什麼。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就像在與何薇的心理對話,羅克每句話都像利刃刺入何薇的心臟。

  不可能是真的,何薇力持鎮定,就怕露出破綻。這可能只是羅克在耍的心理把戲,他想假裝自己擁有通靈能力或讀心術而已。

  何薇告訴自己,她不會被這種技倆嚇著,以前她去訪問假道士的時候,那個騙財超過億元的假道士就跟她說過,其實只要花錢去上幾堂課,了解大眾的心理之後,每個人都可以假裝自己擁有讀心術。

  這是江湖術士慣用的把戲,FBI等刑事專業人員也得學習,根本和神通無關,它只是心理學的一環。

  「看來妳不相信。」羅克說道。

  何薇表情嚴肅,兩人的立場似乎對調了,羅克才是訪問人,何薇則是被訪問的對象。

  她為免心防被羅克突破,如此可能會造成她的心理留下陰影,所以她建起防心,不想受到羅克甘擾。

  「知道我為什麼會挑選妳嗎?」羅克又問。

  這確實是何薇想知道的問題,但她不確定該不該回答,畢竟這與此次的訪問內容無關。

  羅克沒等何薇回答,逕自說道:「不是我挑上妳,是那個女人指定的。」

  何薇皺起眉頭,羅克所說的女人該不會是他分裂出來的人格?人格分裂是沒有限制性別和年齡的,有些成年人分裂出來的人格可能是異性,也可能是小孩或是老人,就像中邪那樣,沒有明確的分裂限制。

  羅克又一次看穿何薇的想法,「不是我的人格,我沒有人格分裂,那個來拜託我的女人叫作……」

  說到這裡,羅克的眼神看向何薇後方,彷彿她的身後站了一個女人。

  何薇越發覺得毛骨悚然,因為拘留室中只有羅克和她兩個人,而羅克也不是在看門口,門口是在她的左後方,但羅克在看的卻是右後方。

  「嗯。」羅克收回視線,繼續說道:「她叫阿蜜。」

  聞言,何薇整個人就像觸電似的,阿蜜……阿蜜……她忘不了這個名字,阿蜜就是殺死親夫,接受她的訪問之後自殺的那個女人!

  阿蜜是那個女人的綽號,她的本名裡面完全沒有蜜字,只有和她很親近的朋友才知道這個綽號。

  羅克怎麼會知道阿蜜……這是巧合嗎?何薇發覺自己不敢正視羅克的眼睛。

  「嗯,看來妳還記得她。」羅克說道。

  何薇的臉色刷白,下意識咬住下唇,將嘴唇咬的滲出血絲仍沒感覺到疼痛。

  「妳知道阿蜜為什麼自殺嗎?」羅克問道。

  何薇的手指顫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想過阿蜜自殺的理由,雖然隱約猜的出來,可是她不敢正視答案。

  「阿蜜在死後曾去找妳,妳也見過她,還因此出了車禍。她說,可惜妳沒死。」羅克冷冷說道。

  何薇聽到這裡崩潰的大叫一聲,「啊──!住口、你住口!」

  外面的警察聞聲,立刻將拘留室的門打開,一行人衝了進來。

  羅克趴在桌子,作出無害的姿勢。

  何薇被帶出了拘留室,她全身依舊不停顫抖,臉色蒼白難看,身體冰涼涼的沒有半點溫度,就像是冬天不小心落水被救起的人。

  警察不斷關心問她:「妳還好嗎?」

  何薇不發一語,許久之後才回神說道:「沒、沒事,我沒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作者打成燕熙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