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鬼【鬼矇眼2】》

    作者:尾巴 |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1.11.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簡介

 

美女作家最新力作,這次要愛你愛到死

尾巴◎著  

為愛犧牲的代價,竟然是魂飛魄散……

連靈魂都沒了,真真正正的從這世界上消失。  

附贈精采短篇<消失>

一直希望見鬼的杏美,這下真的見鬼了。

至於見鬼的代價,竟是用九條人命換來的…… 

 

十幾年前那場墜崖的重大車禍,
唯一活著的女孩,和當初要對她抓交替的鬼,
竟然成了女孩的守護鬼,陪伴女孩渡過沒有親人的日子。
但這看似單純的關係,沒想到背後卻有深遠的目的…… 

另外,幾年前被分屍埋在校園裡的女背包客,
向學生「借」了他們的手腳,為了再見一面當初殺掉她的愛人……

作者簡介

尾巴

一九八七的金牛兔,愛哭、愛笑、愛吃、愛喝、愛幻想、愛任性、愛發呆、愛創作、愛無所事事、愛拚命寫作。

最愛從生活中尋找小靈感、最愛延伸別人與自己的故事。

更愛看著這本書的你們。

至於部落格,有是有,只是雜草叢生,像荒廢的空屋。

http://www.wretch.cc/blog/ikumisa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鬼矇眼》2011.4

《鬼矇眼之校園七大傳說》2011.5

《鬼矇眼之滅門》(最終回)2011.7

《審判》2011.9

《守護鬼》【鬼矇眼 II】2011.11

 

作者自序

鬼矇眼Ⅱ,沒想到這麼快就和大家見面了,出完鬼矇眼Ⅰ的時候,很多人都問說阿弟和陸米米會不會在一起?葉旬隆和小表妹呢?小表妹的守護神是什麼呢?還有阿弟的本名是什麼?這些問題都會在鬼矇眼Ⅱ得到解答唷(應該)。

寫了小說以後,認識很多人,可以和一起寫作的人聊天是很快樂的事情,當然認識讀者們也是很開心的。

我記得小時候我在地上撿到一塊錢,然後打電話給我媽的同事(女)叫她來學校接我(那時候國小一年級吧。),因為那個女同事很帥,常常騎機車,而且我小時後覺得騎機車很酷,結果那天下雨,那女同事走路來接我,還帶著雨傘,結果我就那邊哭說「妳怎麼沒騎機車?」。

還有次我跟同學炫耀說我表姊很漂亮,於是就一樣打公共電話叫表姊來接我,然後那天表姊很忙,所以她請另一位同事接我,回家我又大哭說「為什麼妳今天沒來接我,我都跟同學說姊姊很漂亮了。」

所以我小時候也是一個奇怪小屁孩啊XD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以前有段時間沒有工作時,我想說乾脆去考禮儀師執照好了,結果就跟媽媽討論,媽問我這樣不會怕嗎?結果我就說禮儀師是一個偉大的職業,心存正念就不會害怕。

結果講完以後我去房間電腦,眼睛餘光瞄到房門口有顆頭飄在那裡,當下快嚇死我,想說等他消失好了,但飄了好一陣子都還在那,於是我就想說乾脆看清楚點算了,就轉過去,才發現那是我媽。

我媽躲在門邊用偷看我,所以我想我還是不適合當禮儀師@@

那不多說我這些無關緊要的糗事了,請收看鬼矇眼系列二吧!


精采試閱

楔子 

  延綿不絕的山巒,台灣東部斷層與蔚藍的天和海,形成一幅美麗的圖畫,太魯閣峽谷每年都會吸引上萬名觀光客,更是東部的天然美景。

  一輛輛的遊覽車載著各地來的觀光客,在狹窄的峽谷來回穿梭,每個司機大哥的技術都好的沒話說,互不相讓的在狹小的馬路上交錯,讓乘客一邊為一旁的峽谷嘆為觀止,一邊又要緊張交錯的來車,再大呼司機技術真好。

  郭庭容第一次來到太魯閣,她的父母為了慶祝她十二歲生日以及升上國中,特地帶她參加三天兩夜太魯閣花東遊,她張著小嘴,從頭到尾都將臉貼在玻璃窗東看西看,一下驚呼從沒見過的壯麗斷崖,一下又訝異於碧藍的天。

   「哇!好漂亮!媽,妳看那裡,那是猴子嗎?」庭容興奮的拉著媽媽的手,想要讓她看得更清楚。

   「容容,小聲一點,大家都在睡覺。」媽媽小聲的要庭容禁聲,庭容閉起嘴巴看著四周,果然遊覽車裡的大家都進入夢鄉。

  台灣人就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連爸爸都睡得嘴巴開開。

   「可是猴子……」庭容皺著眉頭往窗戶外看,那是在都市很難得才會看到的猴子耶,為什麼都不看呢?

   「容容妳也快睡覺,媽媽好累喔。」媽媽說完後就閉上眼睛,庭容只好鼓著嘴巴一個人看著窗外。

  外面的風景這麼美,為什麼大人都只想貪圖一點休息時光,而不感受一下大自然的美景呢?

  庭容趴在窗邊,遊覽車繼續在狹窄的路上行駛,下山時也還有很多遊覽車要上山,眼看就要離開這美麗的地方了,庭容將臉貼在玻璃上往後再看一次這片美景還有猴子,牠們正待在上頭看著底下的車子,突然庭容看見幾隻猴子後面有黑黑的影子攀附在那,不過眨一下眼睛又不見了。

   「奇怪?媽媽……」她轉過身搖著媽媽的手,但媽媽卻睡得很熟。

  此時遊覽車已經開到看不見那群猴子的地方,庭容將頭轉回來,看著前方的電視,遊覽車內傳來陣陣打齁聲,庭容看著電視也無聊,漸漸的愛睏起來。

   「……這一……

  突然有個奇怪的聲音,在這片寧靜得睡眠聲中特別突兀,庭容張開眼睛四周張望,但每個人都在睡覺,也許是自己聽錯,庭容轉了轉眼珠,再次閉上眼睛。

   「……沒到……

  那聲音又出現了,庭容狐疑的站起來,但還是什麼都沒有,此時遊覽車正在下山,另一邊還是山谷。

   「媽媽,有奇怪的聲音。」庭容緊張的搖著媽媽的手。

   「不要吵,妳乖。」媽媽卻只是不耐煩的回答,繼續睡覺。

  庭容看著外面的天空,明明還是亮的,但和剛剛卻有些不同,像是有層淡淡的陰影籠罩。

   ……別等

   「時辰過了……

  那幾道聲音越大越大,像是很多人在遊覽車裡講話,但卻看不到任何人。

  庭容不安的望著四周,看見剛剛沒有的模糊的影子在遊覽車裡穿梭,她用外套蓋住自己的雙眼,往媽媽那倚過去,手輕搖著媽媽的手臂,但媽媽卻沒有反應。

   「下一個彎道?」

   「還有一個沒到。」

  那團聲音越來越大,庭容偷偷的將眼睛張一條縫,發現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道黑影,那些黑影就像一個人,卻看不出是男是女。

   「嗚……」庭容哭了出聲,其中一個黑影轉過頭來。

   「那小女孩是看得到我們嗎?」

   「將死之人,總會看到我們。」另一個黑影回答。

  突然其中一道黑影快速的將臉貼到庭容面前,那道黑影的臉像是一個深深的黑洞,中間只有一個大大的黑洞,像是要把人吸進去。

   「啊!」庭容將臉埋入外套裡驚呼,流下眼淚,她不知道自己看見什麼。

   「嘿嘿嘿,她很害怕的樣子。」黑影就在她的前方,冰冷個氣息讓她起了雞皮疙瘩。

   「不要鬧了,我們的目的可不是嚇人,而是──」另一到冰冷的聲音出現在後方,接著車內響起既難聽又讓人不舒服的陣陣笑聲,心臟彷彿結冰了。

  庭容將外套拉下來,看見剛剛那些黑影的身影變清晰,每道黑影都站在人後面,她看見媽媽和爸爸後面都有黑影,他們的手放在每個熟睡乘客的頭上,嘴角掛著深深的笑意。

   「你們是誰?」庭容驚恐的尖叫,吵醒了大部分的乘客。

   「乖,怎麼了?」媽媽拍著庭容的背,庭容卻恐懼的流下淚水。

   「媽!那些人是誰?」庭容指著那些黑影,但媽媽卻像是什麼也看不見。

   「妳安靜點,快睡覺。」其他乘客不耐煩的嘖了聲,閉起眼睛繼續睡覺。

   「搞什麼,負責那女孩的呢?」媽媽身後的黑影說。

   「遲到了吧,沒必要等他,開始吧。」最前方站在走道的黑影說,車上的黑影一陣竊笑,庭容往媽媽懷裡躲,不停發抖。

  然後走道上的黑影,走下樓梯,站到了司機身後,全車的黑影發出尖笑。

   「啊───」庭容摀住耳朵尖叫,媽媽正要大聲斥責她時,突然整個人騰空。

  大家都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只看見車內亂七八糟,所有的東西都在空中旋轉,乘客也從位置上摔出來,在空中翻騰,行李也旋轉著。

  很多人從破裂的玻璃摔出去,血肉模糊,車內哀鴻遍野,與這些淒厲的尖叫聲相反的是,那些黑影嘴裡傳來的笑聲。

  遊覽車摔落到山崖下,車體嚴重的扭曲變形,有些乘客掛在樹上,身體被樹枝刺穿,有些人被翻滾的車體壓成肉泥,有些人奄奄一息的被自己的血嗆死。

   「媽媽……?」庭容從變形的座位中爬出來,卻看見媽媽雙眼掉出,臉被撞爛了一邊。

   「啊!」她尖叫,看見爸爸在牆的另一邊,趕緊跑到爸爸身邊。

   「爸!爸爸!」庭容慌張的搖著爸爸,但爸爸卻沒有反應,用力一拉,爸爸竟只剩左半邊,右半邊全成了一團爛泥。

  庭容驚恐的看著自己的手,全都是血,她愣愣的站起身看向四周,遊覽車早就失去原本的面貌,斷成兩截,前方可以看見茂盛的樹林和天空,此時她正站在原本是天花板的地方,腳下都是鮮血和肉塊。

  眼前是人間地獄,滿地的屍體映在只有十二歲的庭容瞳孔中。

  黑影一個個拉起地上屍體的靈魂,帶著滿足的笑容離開,庭容看見爸媽身後的黑影也拉起他們的靈魂,她伸出手想要阻止,卻在瞬間消失。

 「啊……」她無力的跪坐在地上,為什麼只剩自己活下來?

  突然有股寒意碰上她的肩頭,她轉過頭,看見一道黑影。

  應該是死神吧……

  與其剩下自己一個人在這片地獄裡活著,不如帶她一起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