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童書02 除魔》

作者:笭菁 | 封面繪者: Frogdeng
初版日期:2011.10.26 | 販售地點:全省7-11

簡介

午夜十二點之前,為了阻止「灰姑娘」被打回原形,所有妨礙到她幸福的人都必須殺掉……

超值加贈:短篇《鬼臉書》 

許多女孩都嚮往童話故事,尤其是像《灰姑娘》這樣的情節:一無所有的美麗貧窮女孩,遇上英俊挺拔的王子,跨越了種種藩籬,最後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你知道《灰姑娘》裡後母、大姐和二姐最後的下場嗎? 

每一個母親都願意為孩子下地獄,甚至……大開殺戒!不到最後,你不會明白童話故事也是如此殘酷、血腥,而且顛覆真相!

創作者簡介

笭菁

出道超過十年,左手寫羅曼史、右手寫鬼故事,曾寫過網路小說、羅曼史小說、女性勵志書;作品既有娛樂性又充滿反思。2010年第十八屆國際書展,三百多位讀者報名參加,擠爆明日工作室攤位會場。2010年博客來網路書店「華文創作排行榜TOP100」有三本書入榜,皆為明日工作室出版行銷,已然名列暢銷作家榜,並不斷締造新的紀錄!

「笭菁旋風」將在2011年持續席捲華文創作!

購買資訊

售價:99
全省:7-11販售
上架日:10.26


首刷隨書加贈「魔鬼眼筆記本」

 


精采試閱

第七章

  許多女孩都會嚮往童話故事,尤其是像灰姑娘這樣的故事。

  一無所有的美麗貧窮女孩,意外的遇上英俊挺拔的王子,跨越了種種藩籬,最終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不只是小孩的夢,大人也會有,女孩們希望能遇到多金的企業小開,飛上枝頭做鳳凰,那不能說是一種勢利的奢求,而是一種代表著幸福的美夢。

  這樣的夢每個女孩都曾做過,連電影都常拿來當題材,歷久不衰,表示夢想未滅。

  但是,當憧憬與夢想變成妄想時,就很糟糕了!而這孩子們天真未成熟的想法被扭曲的愛而認真看待時,就更糟了。

  如果扭曲的愛來自於已故的母親鬼魂,嘖嘖嘖,那就是殺戮了!

  所有會妨礙到幸福的人都得鏟除,母親跟神仙教母不一樣,她不會只把南瓜變成馬車,老鼠化成車伕,或是提供一兩件衣服而已,她要幫孩子做得更多,創造一條康莊大道,直抵王子身邊。

  所以,首當其衝的就是宋敏如跟兩個女兒,至於其他的人呢,應該是私怨導致,像剛剛臉被打爛的許麗玟,就是因為讓鍾知儀在顏思哲面前出糗。

  根據轉述,只怕那些鬼魂都是擁有妄想症的女孩,吸收了這樣的鬼魂來幫忙,會產生一種同仇敵愾的心理。

「不行,那邊的門也打不開。」負責去探查的卓璿璟跫回來,緊擰著眉。

「所以乖乖下樓吧!」葛宇彤做了決定,此路不通。

「彤阿姨──」鍾玉翎冷不防的抱住了她,「我們會死對不對!我們會被殺掉的!」

按照灰姑娘理論,她是惡質的大姊啊!

「我只能儘量護著,但麻煩妳們聽話跟好。」葛宇彤嘆了一口氣,「可是我也不是專家,沒多少把握。」

她邊說,邊把西瓜刀往肩頭上扛。

「那把刀就很嚇人了。」卓璿璟涼涼的說著。

「這很有用好嗎?你沒看我剛砍了一個死靈!」葛宇彤說到西瓜刀,就會用「愛將」的眼神撫摸著刀身,「以前我原本有一把傘的,但是傘太脆弱……」

硬生生被厲鬼拆解,害得她好生難過,因為那把貼滿符咒的傘,曾陪著她到了許多國家,雖不到斬妖除魔的厲害地步,但是也戳爛過許多噁心的鬼啊!

「妳是敏感體質?還是招鬼體質?」卓璿璟皺著眉問,以前還有把傘?!

「都不是,我是兩肋插刀的體質!」她說得很得意,「我有朋友常遇見,我總是跟她們出去玩,所以也跟著混在一起啦!次數多到我都快痲痺了。」

這種事,可以痲痺的嗎?

「彤阿姨,請問,這件事要怎麼樣終止?」顏思哲提出了疑問,「如果說她們認定我是王子,那我說的話……鍾知儀會不會聽?」

雖然他一千百萬個不願意當什麼王子!都什麼年代了,王子個頭啦!而且被那種女生喜歡他一點都不會高興,現在還搞到媽媽的鬼魂出來殺人,這種女生誰敢要啊!

「妳說到關鍵了,前提是必須找到鍾知儀。」葛宇彤是這樣揣測的,「母親只是在完成女兒潛意識的願望,所以鍾知儀的要求,媽媽應該會聽!」

「鍾知儀她、她想殺了我們大家!她不會住手的!」梁敏萱已經處於崩潰狀態。

「說不定鍾知儀根本不知道會這樣!因為那是母親在做的事,她可能只是因為日子不順遂而心有怨懟,母親就擔認幫忙破除的角色。」卓璿璟說得頭頭是道,他當然是援引真實案例去類比推敲。

「我也這麼猜,鍾知儀可能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葛宇彤環顧了四周,「我想她應該在這裡某處,等待媽媽的通知,或是王子的到來。」

顏思哲聽見王子二字,臉色就會沉下去。

「我、我們又沒有虐待她!」鍾玉佳嗚咽的呼喊著不平,「沒有人對她不好,我們也沒有打她、罵她……」

「不是要打罵才叫虐待,妳們僅僅只是對她不公平,就足以造成她心理的傷害了!」葛宇彤就觀察到的列舉,「讓她蓬頭垢面的生活、不讓她吃飯、要她做一堆家事、忽略她的存在,妳們姊妹卻過得比她好?」

「那是她自己、她自己喜歡那樣!」鍾玉翎雙眼惶恐的亂瞟,「不犯錯就不會被罰不吃飯啊,她很容易惹惱媽媽,做家事就、就她自願的,又沒說不要!」

「哼!」葛宇彤冷哼一聲,全是歪理,「那妳搶她的東西呢?拿她的東西去用、拿她母親的遺物?」

鍾玉翎緊抿著唇好一會兒,「我借的!」

葛宇彤突然一點都不想幫這個女生了,她嘆口氣,轉頭卻發現到身邊的卓璿璟不見了!回身尋找,才發現他認真的蹲在許麗玟的屍體邊打量著。

「怎麼?」看著卓璿璟若有所思,眼睛盯著湯匙上的眼珠子不放。

「我在想一個問題……豆子不揀完就不能參加舞會,但目前死了這麼多人,並非每個人眼珠都被挖出來!」他仰頭看向葛宇彤,「舞台上嘲笑鍾知儀的女學生死了、老師也死了,如果追溯到妳懷疑的那個張自強,有三個人是並沒有發生這樣的事。」

葛宇彤也蹙起眉,的確如此,但到了現在,凶手卻煞費苦心的挖出許麗玟的眼珠子?

「所以,眼珠子被挖除是為了什麼?」

「我就是在想這點,為什麼小成被挖掉?小彬沒有被挖除,但眼珠子迸出了眼眶,現在是這位同學……」卓璿璟喃喃自語,試圖找出一個關聯。

咚!咚──嗚嗚──微弱的樂器聲搶起,引起一陣驚叫,聲音來自於對面走廊的管樂器教室!

活動中心是方型的,走廊呈現大口字型,中間都是教室隔間,而管樂社是在面對那排走廊裡。

這裡現在應該沒有人,可是為什麼裡頭樂器會發出如悲鳴般的哭聲?!

葛宇彤飛快地衝回學生身邊,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現在也沒敢靠牆,只能縮在那邊,不約而同的往十點鐘方向看去。

兩顆眼珠懸掛在眼頰上的男孩已然現身,伸手指著管樂社的方向。

而他身後,現身的是挖掉眼珠的小成還有面目猙獰的張自強!

「社區三人組啊……」葛宇彤沉吟著,「你們想說什麼?」

「這能算團體嗎?」卓璿璟沒好氣的評論,還幫人家取名字咧,「這三個鬼又是所為何來?你們難道是被這幾個學生殺的嗎?」

他們同時搖了搖頭。

  「不該看……不該說……」小成哭泣著,紅血般的淚水從眼窩裡滑了出來。    

  「哇啊!」梁敏萱慌亂的尖叫逃竄,回身就往來的方向衝去!

  小彬迅速的消失,啪的出現在走廊上,轉眼就現身在梁敏萱的眼前,張大血

盆大口咆哮著,直往梁敏萱衝去!

梁敏萱嚇得魂飛魄散,趕緊煞住腳步再往回跑,但是小彬的追逐的動作未果,搞得鍾玉翎她們也跟著拔腿就跑,驚慌失措得無法克制。

「冷靜點妳們!」葛宇彤伸手要拉住她們,每個女孩力道無窮的亂奔。

「不該看不該說不該看不該說!」小成哭嚎的聲音變成一種迴音,跟張自強兩個往管樂社的方向飛去!

下一秒,天花板突然降下了一堆魍魎鬼魅,怒吼咆哮的往葛宇彤殺來,她一時來不及反應,只得高舉她的寶貝西瓜刀,無法再顧及那群國中生。

卓璿璟覺得自己肉腳得要死,除了拿著警徽外,他根本不知道能怎麼辦!

所有人在這時被打散,有人衝上了三樓,有人緊跟著葛宇彤,也有人被孤魂野鬼扯住頭髮,顏思哲還得衝上去幫忙掰開。

按照大家的說法,他應該是完全不會受到傷害的人對吧!

果不其然,他一靠近那群奇裝異服的鬼,他們只是嗤之以鼻,沒有人會傷他,從他們手下拉過哭得淒慘的鍾玉翎,攙著她直跟著往管樂社去!

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那三個男孩沒有惡意,或是一種直覺……不認為小成是會傷害人的那種鬼!

回身往後望,厲鬼沒有糾纏的意思,但是,梁敏萱跟鍾玉佳呢?

張自強冷不防的出現在他們身後,怒吼著雙手直接揪過了他們的衣領,那服毒自殺的死狀,任誰看了都會嚇得魂不附體啊!

「不──」

 

※※※

  爬上三樓時,鍾玉佳就後悔了。

因為三樓何其狹窄,因為雖然是同樣的地,但是三樓早先被拿來當做堆放桌椅的倉庫,一大片空間,堆放著層層疊疊的課桌椅,唯有踩過課桌椅走到最後面,才有另一個也已被廢棄的房間!

從二樓樓梯上來,立刻就可以看見滿滿的課桌椅,她們能動的空間只有兩公尺見方而已,所以鍾玉佳一上來,立刻就回身想衝下去。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樓梯口曾幾何時站滿了怪模怪樣的女孩們,她們還在翩然起舞,彷彿真的置於一場中世紀的舞會當中。

「不不不,這太誇張了,這不會是真的!」鍾玉佳失聲高喊著,「我對小儀很好的,我都偷偷塞點心給她、我還會叫她起床……」

「那是妳的施捨!」聲音冷不防從她身後傳來,「妳認為在施捨恩惠給知儀。」

謝慧茹就坐在她們身後的某張課桌椅上,姿態優雅。

「我沒有!為什麼妳要扭曲至事實!」鍾玉佳逼近了氣急敗壞。

「因為妳在媽媽跟姊姊面前從來不會這樣做,妳只是想當兩面討好的人而已!一邊順應姊姊傷害知儀,一邊偷偷的對她施以小惠,讓她以為妳是站在她那邊的。』謝慧茹冷眼瞪著她,「像妳這種牆頭草,還真是令人噁心!」

鍾玉佳豆大的眼淚哭著,她慌了起來……為什麼要這樣說她?她只是不敢違抗姊姊而已,覺得有時候鍾知儀感覺很可憐,想偷偷幫她而已!

畢竟來自不同家庭,要熟稔原本就很困難,更別說她們都到這麼大了才要融合,根本難上加難!她們之前也不知道鍾知儀這麼陰沉,姊姊就是討厭她那種陰森森的模樣,她也不喜歡講話,大家要怎麼當姊妹?

施以小惠是為了更加融洽啊!錯了嗎?她為什麼錯了!

「那是妳們、妳們家的家務事!」梁敏萱惶恐的喊著,「不關我的事!我只是剛好是她們的朋友而已,我──」

「妳們都喜歡王子。」謝慧茹還是露出溫柔的笑顏,「妳沒有資格喜歡王子。」

咦?梁敏萱錯愕極了,她是喜歡顏思哲沒有錯,可是也僅止於暗戀……甚至只是一種憧憬而已啊!根本沒有人知道,自從鍾玉翎宣布她是顏思哲的女友後,她一個字都沒提過!

連手機桌面都不敢放,只敢偷偷放在手機裡!

「我沒有要跟誰搶的意思,我……」梁敏萱搖著頭,她不懂這為什麼會有錯,步步後退著,忘記了樓梯口那群已經停止跳舞的女孩們。

「終有一天,妳會想跟知儀搶王子。」謝慧茹緩緩說著,「王子該只對一個人一見鐘情。」

多餘的女生,都不該存在。

這太誇張了!鍾玉佳無法置信這種溺愛,謝慧茹的作法太超過,她難道想要殺掉所有憧憬顏思哲的女生嗎?然後把小儀直接送到顏思哲面前?

灰姑娘派系的女鬼突然抓住了梁敏萱,她抓狂尖叫,推開了那群女鬼,狼狽的往前奔跑。

「妳怎麼能喜歡王子?那是灰姑娘的。」女鬼們一一說著。

「看看她穿的衣服太華麗,她配不上那樣的服裝。」

「把她衣服脫了吧!把她的頭髮都拔光……」

不不!梁敏萱跳上了右邊堆疊的兩層課桌椅,慌亂的往前走著,這衣服是戲服,她剛剛在演話劇啊……她撩著難行動的蓬裙往前擠,這麼多課桌椅,她只能用爬行的方式,完全不敢回頭張望。

她從現在開始不敢喜歡顏思哲了!她也不會再欺負鍾知儀,她不知道有人會把故事套在現實裡,不知道真的會有神仙教母這種──「哇啊!」

淚眼模糊了梁敏萱的視線,她在黑暗中顧著往前爬,卻沒注意到前頭空了張桌子的位子,手一探空就掉了下去!

「梁敏萱!」鍾玉佳看不見她的人影,但是她被謝慧茹瞪著,不敢輕舉妄動。「知儀媽媽,妳想對她怎麼樣,妳不能這樣……」

「灰姑娘們自己會處分那些自以為可以搶走王子的人。」謝慧茹說的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

跌下去的梁敏萱發出哀鳴,因為只有一個課桌椅的大小,她摔得還挺重的,往下翻了一百八十度,原本面向裡頭,現在成了面向外頭,整個人塞在狹小的空間裡,手肘先著地痛得要命!

下方是另一疊課桌椅,她上半身以腰部落地,身體折了近九十度,腳跟裙子還直直高伸著,藉著眼前另一張桌子依著。

她試圖撐起身子,雙腳硬勾住上頭的桌子,想用臂力讓自己一舉爬上去。

可是,灰姑娘們不這麼打算。

她們嘴角泛起了笑容,合力雙手一推,由最外圍推了層層疊疊的課桌椅一把!

「不──」鍾玉佳掩嘴驚叫,看著那桌子一層一層的力道往裡去,因為厲鬼的力道而移動!

梁敏萱只聽見桌椅碰撞聲,然後喀喀喀的聲音傳了過來,下一秒,腳跨著的那張桌子竟往裡擠了來!

「呀!」梁敏萱嚇得往裡縮了些,桌子往裡頭擠進來了!

她捫難道……想把她壓扁在這裡嗎?

隙縫變小了,反而讓梁敏萱更便得往上撐起身子,可是灰姑娘們並沒有休息,而是接二連三的對整排課桌椅施以巨力,要把中間那空洞給填平!

梁敏萱可以感覺得到桌子愈來愈裡面,但是她已經要出來了──身體幾乎都已經全部以仰姿回到桌子平面,只差一點點──

砰!

鍾玉佳聽見頭骨碎裂的聲音,好響亮好清脆,看著灰姑娘們再用力一擠,她下一秒聽見的是像西瓜被壓過的聲音,有種爆漿的裂開音。

但是灰姑娘們沒有住手,她們一推再推,務求精美完整的把中間那不該有的空隙給填滿。

「推不動了。」灰姑娘們心滿意足的笑著,「空隙填平了。」

梁敏萱頸子以下全數躺在最上層的桌面上,雙手只有指頭扳著桌緣,手掌以下的部分連著頭顱,都卡在桌緣以下,那個所謂的裁切地帶。

藏有梁敏萱頭顱跟手部的兩章課桌椅間幾乎沒有縫隙,只有橫流的鮮血潺潺流動,一旦把課桌椅拉開,才能看見只怕已經壓成扁平狀的頭顱。

鍾玉佳甚至連梁敏萱的慘叫都沒聽見。

「太變態了!」鍾玉佳恐懼的哭喊出聲,一雙淚眼望向謝慧茹,「妳這樣做太誇張了,我們沒有人欠小儀!」

「我欠她。」謝慧茹溫溫的回答。

因為她欠她,所以要為女兒做到盡善盡美。

「妳欠她……那自己償還啊!妳不能拿大家的命去賠!這根本不公平!」鍾玉佳尖吼出聲,「妳不能只看表象,鍾知儀不想與我們交心,我們能怎麼辦!」

「妳們那樣對她,她要怎麼交心?她怕妳們怕得要死──」謝慧茹忽然臉色一變,成了青紅面容,『排擠她、忽視她、讓她用最差吃最爛,卻做最多事情……她壓抑著自己,都快走投無路了!』

「胡說!我們才沒有這樣!」鍾玉佳既恐懼又忿怒的與之對吼,「我們只是、只是……」

「只是自成一國而已,用行動與言語徹底的傷害我的知儀──」謝慧茹歇斯底里的咆哮著,「以前她不懂,現在她想要幸福了!她對我祈禱了!」

「她祈禱要妳殺死這樣多人,做這種令人髮指的變態行為嗎?」

「閉嘴!知儀只要感受到結果就好了!」謝慧茹冷不防的來到鍾玉佳的面前,「妳這個牆頭草的二姊,兩面討好,心裡也是傾慕著王子……」

「走開!」鍾玉佳狠狠的推開謝慧茹,但是她的雙手卻倏地握住。「放開我──姊!姊!」

「妳知道可惡的二姊最後是怎麼樣的下場嗎?」謝慧茹冷冷的笑了起來。

灰姑娘故事裡的二姊?鍾玉佳瞪驚恐的掙扎扭動身軀,卻無論如何都掙不開可怕的箝制,她被拖到放置課桌椅的深處:那個房間──鍾玉佳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進來的,她只知道在一陣天旋地轉後,驚覺到自己竟然在一間密閉的空間裡!

她在三樓最底間的房間裡,這裡也是堆著廢棄的課桌椅,滿布著灰塵跟厚重的蜘蛛網,還有噁心的腐臭味。

她雙手高舉,被綁在其中一張桌子上,歇斯底里的尖叫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