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鬼怨》
作者:血玫瑰 | 封面繪者:小樹
初版日期:2011.10.7 | 售價:220元



簡介

感謝廣大書迷對顏偉及宋嵐的喜愛,第三部乘勝推出!

明日鬼才血玫瑰  結合經典《楚辭》成就恐怖故事新風潮
《淒鬼怨》保證讓你驚駭得冷汗直冒,卻又捨不得不看——

善惡皆在一念之間,因果報應自有定數,
沉浸報復、惘顧性命嗜殺者,
天、理、不、容!

注定的時刻一旦降臨,誰也別想活著離開!
血債就要用血來償……

───────────────────

宋嵐順利到某間國中當實習老師,可學校卻被強大的陰氣所籠罩,
就連平常不太會見鬼的她都能清楚看到鬼魂在周身飄蕩。

她本以為造成一連串詭異死亡事件的是被霸凌學生的怨魂,怎知還有更為陰狠的「」在背後操控著,為了拯救大家,她決定——犧牲自己!

她就站在學校的走廊上,而前方無數連著人皮的肉塊,從水泥牆中浮了出來,從天花板垂落而下一具具穿著學生制服的殘破肢體,地面上也七橫八豎地倒臥著許多學生的屍體,個個睜著悔恨的雙眼注視前方,許多模樣奇特的妖魔鬼怪正啃蝕著他們的血肉,牙齒和骨頭磨擦的聲音聽來格為刺耳。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可空氣卻怎麼也進不了肺部,氣管因急促吸氣而產生異樣的灼熱感,彷彿有一把火在體內燃燒。

很痛苦嗎?」黎月芬陰冷的笑聲在耳邊響起,滿是鮮血的臉不知何時貼了過來,在她耳邊吹氣,「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喔!我死的時候,就經歷了這樣的痛苦。

購買資訊

10.1 金石堂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79折

▲單書(簽名版)預購79折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318731&Actid=wise&partner=

10.7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創作者簡介

血玫瑰

愛做夢、愛幻想的女生,總是在腦中塞滿奇奇怪怪的故事,人生最大的夢想就是立志寫出嚇死人的故事,雖然目前只有講故事讓人笑到肚子痛的經驗,不過會持續努力的。

最喜歡在午夜的時候寫故事,常常幻想說不定哪天會有阿飄從畫面上飄出來講故事給玫瑰聽,時常在各網站的鬼版上遊蕩,說不定你曾經見過我喔!來來來,找得到人的話,送上簽名照一張。(可以當門神喔!)


作者自序

進入第三本,主角也邁入了新的人生,所以玫瑰切入的觀點也不再是單純的愛情,希望能從不同角度,帶給讀者另類的思考。

之所以會選擇霸凌作為故事主軸,是因為玫瑰也曾經被同學欺負過,那種感覺真的讓人很不舒服,即使事隔多年,傷害還是留在心裡。我記得當時讓我最難過的不是同學的行為,而是我的老師對我說的一句話:「她是家裡的公主,妳就讓她一點吧!」當時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她是公主,難道別人就是垃圾嗎?這種感覺一直堆積在我心裡,讓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非常厭惡和同學相處,幸好有朋友不斷鼓勵我,我才能從陰影中走出來。

前一陣子有讀者在網路上告訴我,她在學校都被欺負很討厭上學,所以我想以這個故事,送給所有的大朋友、小朋友。如果你是被欺負的人,拿出你的勇氣,好好過每一天;如果你是欺負別人的人,請停下那種幼稚的舉動,你不比別人了不起;如果你是旁觀者,請勇敢的站出來,因為沉默也是一種傷害。

最後感謝大家耐心讀完這本書,希望你們喜歡這次的故事。

精采試閱

楔子 錢仙

午夜十一點的鐘聲響起,五道嬌小的人影從圍牆邊的小洞爬入學校,午夜的校園安靜到幾乎詭異的程度,和白日的喧囂形成有趣的反差,走廊上微弱暈黃的光線非但沒有照明的作用,反而更增添鬼魅的氣氛。

五個人影三男兩女,避開巡邏的校警偷偷摸摸溜進事先勘察好的教室,其中一名乾扁、瘦小的男生取出一張滿是摺痕的紙放在桌上,其他人則分別從背包取出蠟燭放在教室四個角落,並將其點燃,此時一陣風從外竄入,四支蠟燭隨風搖曳,竟透著一股莫名的陰森。

「仕邦,這感覺好可怕,我們還是回去了好不好?」最為嬌小的長髮女生拉住身旁高壯男生的手臂發抖,語氣聽起來都快哭了。

「現在才想打退堂鼓,妳也太沒用了吧!李佩甄。」另一短髮穿耳洞的女生睨了她一眼,沒好氣的嘲諷,她早就看不慣仕邦對佩甄特別親切的態度,同樣是女孩子,她有哪一點比不上佩甄。

「方美君我警告妳,不要對我妹大呼小叫的!」左方戴著粗框眼鏡、年歲比其他四人大上幾歲的男生沒好氣的開口,他就是怕妹妹被人欺負才跟來參加這群小鬼的遊戲。

「李明傑你想找我吵架是不是?」方美君不甘示弱的回罵。

「安靜!你們這樣會妨礙我準備道具。」主事的男生低著頭冷冷的開口,他先在桌上也點起一根蠟燭,接著在紙上畫著符號和數字,還寫了很多字和幾個人名,「你們換上白色的衣服,我先把咒語先告訴你們。」

見所有人靜下來後,他滿意的點頭,開使用奇怪的聲調唸道:「錢仙,錢仙請出壇。錢仙,錢仙請出壇。穿過地底之處,越過彼岸之河,從遙遠的黑暗來到我們面前。」

四個人默唸了幾次就將咒語記住了,他們換上帶來的白色衣物,在桌邊圍成一個圓圈。

「記住,等下開始後在請走錢仙之前,任何人都不可以把手放開,否則沒有辦法把錢仙請走,會發生很恐怖的事喔!」

「阿賢你不要嚇我們啦!」最膽小的佩甄一聽,立刻怕的摀住耳朵,她覺得心裡一陣陣難受,好像被什麼東西鉗住了一樣。

「妳要是害怕也可以不參加,不過只要妳在這個教室裡,就要算上妳一個,除非妳現在出去,等我們請走錢仙後再回來。」阿賢面無表情的說道。

佩甄看了看教室外,現在正值午夜,外面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空無一人的樓層在這令人窒息的安靜中,像是有暴風雨正在醞釀著。她退縮地搖搖頭,這個時候一個人待在外面更讓她害怕。

仕邦鼓勵似的重重握了下她的手,朝阿賢問道:「要是沒辦法把錢仙請回去,會怎麼樣呢?」

「自然是大禍臨頭囉!」阿賢環視著四人,「怎麼樣?怕死的現在可以先離開喔!」

「是怎麼樣的大禍?」美君怯怯的問,雖然她看起來一副很大膽的樣子,但畢竟是個女孩子。

「可能——」阿賢嘿嘿笑著,冷不防將臉湊到蠟燭前,露出一片慘白的面容,「會死喔!」

「啊!」兩個女孩子被他這麼一嚇,忍不住叫出聲來。

「挺有意思的,那就試試吧!」明傑扶了扶眼鏡道:「十二點快到了,趕快開始,我明天還有模擬考呢。」

「那麼,就開始吧!」阿賢深吸口氣道。

他們每個人都伸出一隻手指按在中央的銀製古錢上,一起唸著咒語:「錢仙,錢仙請出壇。錢仙,錢仙請出壇。穿過地底之處,越過彼岸之河,從遙遠的黑暗來到我們面前。」

五個人不斷重複低喃著,頓時一種怪異的氣氛蔓延開來,好像真的有什麼邪惡的東西正朝他們逼近,那聲音不像是屬於他們的,而像是從地底深處爬出來的。

如此重複三次之後,周遭的氣壓突然變得異常沉重,每個人都感覺到自己的肩頭有些沉,好似被什麼東西壓住,掌心不停冒出汗水,弄得肌膚又濕又黏。

不知過了多久,一片死寂之中,古錢毫無預警地動了起來。

「來了!」不知道是誰先開口,五個人專注的盯著銀幣。

空氣彷彿凝滯住,連稍微大力呼吸都會感到肺部隱隱刺痛,每個人心中此時都想著同一件事——來.了!

五個人十隻眼睛,僵硬的看著兀自旋轉的銀幣,誰也不敢說話,虛空中彷彿有東西隨時會從黑暗中竄出。

「現在可以提問題了,誰要第一個?」阿賢打破令人緊張窒息的氛圍問道,他有些尖細的聲音,像銳利的金屬片切割著鐵網般,聽起來刺耳又不舒服。

「我先來吧!」美君自告奮勇的開口問道:「錢仙,請問我們這次期末考能不能過關?」

銀幣在平鋪於桌上的八卦圖文紙上轉了幾圈,五個人都感覺有股強大的力道牽引著他們的手指,最後緩緩的移到「是」的位置停了下來。

幾個人互看一眼,皆面露詫異,他們昨天才剛考完試,根本沒人知道結果。

「接下來問什麼?」佩甄緊張的問,她還覺得這遊戲陰沉得讓人不愉快。

「錢仙,問我們班下學期的導師是男是女?」阿賢半開玩笑的問,誰都知道新的導師已經內定是教育主任的乾兒子。

話音一落,銀幣又開始移動,卻不是如他們所想的停在「男」這個字上面,而是停在「女」這個字。

「這不準吧!」佩甄愣了幾秒後看向明傑,卻見自家大哥臉色有些蒼白,原來昨天下午學校公佈了最新的人事命令,他們班導師臨時換成一個新來的女老師,他還是幫忙時不小心聽見的。

「接下來換我。」仕邦接口道:「錢仙,請問我可以活多久?」

「你幹嘛問這種問題?」

「感覺很不吉利耶!」

一聽到他的問題,大家的神經忽然被扯緊了,緊張地盯著銀幣,銀幣遲疑了一下,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不過幾秒鐘的等待,此時卻顯得無比漫長。忽然,桌上的燭火跳動了一下,熄滅了。眾人心裡襲上了一種不祥的感覺,阿賢的臉色更是瞬間難看得嚇人。

忽地,銀幣開始快速劇烈移動,然後在一個數字上不停地打轉,那個數字是「15」!

15歲死,還是可以再活15年?沒有人敢往下問,沉默對視著,他們開始覺得害怕,因為下個月就是仕邦15的歲生日。

這時候銀幣又動了起來,遠比剛才的速度還要再快上許多,幾乎瘋狂的在兩個字之間不斷移動。

「去……死……」美君兩眼發直的盯著八卦圖文紙,像發現什麼似的驚叫著:「你們看,這銀幣一直在『去』和『死』之間移動,會不會——」

「不管了,快把錢仙請回去。」阿賢的臉上一點血色也沒有,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掌控整個過程,可是現在情況已經遠遠超乎預期。

大家聽他這麼說,立刻開口大聲的唸著咒語,「錢仙,錢仙,請回去。錢仙,錢仙,請回去。」

沒想到銀幣卻完全不理會他們,失控的在紙上不斷繞著圈,而且力氣越來越大,竟把他們一一彈開來,然後「砰」的一聲,居然從中裂成了兩半。

下一秒,只見教室角落的四根蠟燭全數熄滅,接著淒厲的慘叫劃破寧靜的夜空。

第一章 厲鬼咒

「我可以做得很好,我會是個很棒的老師,宋嵐,要加油喔!」

宋嵐站在門口看著寫「二年九班」字樣的班牌為自己加油打氣,她在大學時修完了教育學程,今天是她來實習培訓的第一天。

深呼吸數次後,宋嵐慢慢地轉動門把,就在打開門的同時,她看見一個女學生站在門口,長長的頭髮遮住了半邊臉,雙手按在肚子上,從肢體語言推斷好像身體不舒服。

「同學妳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宋嵐看著她擔心的問,可那女學生不知是不是太過難受還是怎樣,依舊垂著頭不吭一聲。

「同學!同學!」

宋嵐又喊了幾聲,見她還是沒有半點反應,求救的朝在教室裡嬉鬧的學生們喊道:「誰是班長?能不能帶這位同學去保健室,她的臉色好難看,可能是生病了。」

她的話一說完,學生們紛紛露出驚恐的目光,表情驚駭得像是她說了什麼恐怖的話,原本的喧譁聲全部消失,教室裡安靜得只聽得見急促不安的呼吸聲。

「老師,那裡沒有人,請妳先進來吧!」良久,後排一名戴眼鏡的女學生率先打破沉寂。

看樣子她應該是班長,宋嵐感覺到她的眼神在掃過自己身畔時,好像出現一閃而過的驚懼。

「可是明明……」宋嵐有些猶豫,自己身邊分明站了個女孩子,怎麼會說沒有人呢!難道是欺負同學的新方式嗎?未免也太過分了。

正尋思該怎麼和學生們溝通,班長已經衝了過來,一把將宋嵐往講台拉,同時動作嫻熟的從講台的抽屜裡拿出一包白色的結晶物體朝門口灑去。

「啊!太可惡了!」

宋嵐耳中聽見一聲憤怒的咆哮,下一秒站在門口的女學生翻著白眼怨恨地瞪著她們,遮住容顏的頭髮因為她抬起頭的動作向兩旁滑開,露出隱藏在底下半張血淋淋的臉龐,上頭可還以見到許多白色的蛆在蠕動。

「我詛咒你們,注定的時刻一旦降臨,誰也別想活著離開!血債就要用血來償。」她仰頭瘋狂的笑著,刺耳而尖銳的聲音讓人耳膜發疼,宋嵐終於知道學生們說「沒有人」的意思,因為那是個鬼,而且是個充滿怨恨的厲鬼!

「你、你們全都看得見?」宋嵐轉頭望向未來即將和她相處一年的學生們,語調有些顫抖。雖然他們的處理模式看來已經很熟練,她還是忍不住想確認,畢竟一、兩個人看見鬼是偶然,可若是一群人都看見就不太正常了。

學生們沉默的互看一眼後緩緩點頭,這情形已經持續長達三個月的時間了,一開始他們還試著向學校或家長求助,卻被指責為「傳播不實謠言」而受到各方的關注。所以他們決定表面上當個聽話的乖孩子,不再提起任何關於「鬼」的事,然後私下尋求自救的方法,剛才班長所灑的鹽,就是他們模仿日本靈異節目上那些所謂的靈學大師的處理方式。

可那鬼似乎對鹽逐漸產生了抗體,剛開始她只敢站在樓梯口,可最近越來越靠近教室,說不定哪天就登堂入室了。

「可你們……該怎麼說?好、好像認識她!」普通人就算是見鬼,也不至於害怕成這樣,除非這個「鬼」根本就是自己認識的人。

這話一出口,就像投了顆炸彈似的,全班同學頓時抱在一起哭成一團,口中喃喃低語,不時用試探的眼神打量著宋嵐。

這些孩子不信任大人,從他們的表情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出學生對她的排斥,但這個問題她非問不可,因為連她都看到了!

宋嵐是宋家人中唯一看不到鬼的「異類」,可一旦她見鬼,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那個地方的磁場極度惡劣,二是那鬼會對她造成傷害。

「我們當然認識她,」左前方一個瘦瘦小小的男學生說:「她本來也是我們班的學生呀!」

原來那女鬼的名字叫黎月芬,是當地撿破爛婆婆的孫女,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就去世了,因為老人家不會照顧孩子,所以她身上總是散發著一股難聞的異味,制服也像鹹菜似的皺成一團,所以同學都不喜歡接近她,甚至有意無意地排擠她,還給她取了個外號叫臭妹。儘管她心裡很難過,但仍然努力的對同學露出微笑,希望有一天能夠獲得大家的認同。

不過一年前放暑假前,她被幾個頑皮的同學反鎖在體育器材室裡,她想從氣窗爬出去,結果不幸失足摔下來,撞到頭死了,本來在她死後,班上同學都沒有人看過黎月芬的鬼魂出現,可自從三個月前有人在學校玩錢仙發生意外後,他們就每天都會看到黎月芬的鬼魂在教室附近飄來飄去,還不時對他們發出詭異的笑聲和詛咒,有些人因為受不了,而陸陸續續轉學了。

問到這裡,宋嵐也不好繼續再談下去,學校畢竟是唸書的地方,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被校方冠上怪力亂神的罪名,更何況學生們對這件事相當敏感,萬一處理不好容易造成反效果,影響她和學生的相處。

只是她還是有些納悶,如果黎月芬有那麼大的怨氣,為什麼不在死後就回來報仇,而要等到三個月前?還是那些玩錢仙的學生真的召喚出什麼惡靈?

宋嵐的思緒頓時陷入一團混亂,沒想到開學第一天就遇到靈異事件,讓她把原本準備好的課程內容都給忘得一乾二淨了,幸好之前的老師有留下一些講義,她就在簡單自我介紹完後,打著預習的名義要學生們自習。

整堂課下來,除了一開始的小插曲外,倒還稱得上順利,只是門口女鬼那緊迫盯人的眼神看得她很不舒服,感覺身上冷颼颼的,明明是大熱天,身子卻越來越冷,全身像是跌入了冰窖,充滿著刻骨的寒意。

好不容易等到下課,她幾乎是飛也似的逃離女鬼的注目,可來到樓梯口時,竟碰上一個約八歲的孩子沒頭沒腦地朝她撞過來,宋嵐還在納悶怎麼這裡會出現小學生,那孩子便已經從她身上穿了過去,她這才注意到對方根本沒有影子,原來也是個鬼。

本來人和鬼是存在於同一個空間裡的,偶爾也曾聽過沒有陰陽眼的人看見鬼的特例,更何況她的體質已經很不容易見到鬼了,可自從踏進陵陽國中後,短短不到兩個小時,她已經見到了兩隻鬼。而且周圍的氣息正以奇怪的型態扭曲,像是個巨大負面磁鐵將附近的惡意都聚集過來,校內的植物受到影響好似被奪走生氣快速枯萎,老師和學生身上也纏繞著黑色的氣體,可見這裡的磁場實在是糟到了極點,就連白天會看到鬼也見怪不怪了。

宋嵐回想起前幾天陪奶奶回老家打掃的時候,奶奶硬是拉著她朝宗祠的祖先牌位拜了幾下,沒想到牌位竟突然倒了下去,當時奶奶嚇得臉色都白了,莫非就是在提醒她要提高警覺嗎?

手探入領口,用力的握緊掛在頸上護身的八卦項鍊,但願不要發生任何危害學生的事情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