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不了大家慘死與重傷的畫面,
也忘不了母親死前的臉孔;
那個可惡的男人,害得我家破人亡──

 大受歡迎的【養屍人系列】最新續集
 殘酷VS.溫情 異色館推薦新秀  金絲◎著 

 連續殺嬰犯之子 告白
 「我母親的遺體,你藏在哪裡,說呀!」

 
《養屍人─泥屍》

 作者:金絲 | 封面繪者:JIA
 初版日期:2010.11.2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簡介 

大受歡迎的【養屍人系列】最新續集
殘酷VS.溫情 異色館推薦新秀  金絲◎著

我忘不了大家慘死與重傷的畫面,也忘不了母親死前的臉孔;
那個可惡的男人,害得我家破人亡──
連續殺嬰犯之子 告白

「我母親的遺體,你藏在哪裡,說呀!」

--------------------------------------------------------------------------------------------------------

校園貴公子,身份竟是連續殺嬰案的犯人之子?!

網路教室裡留下大片的血跡與打鬥痕跡,一宗駭人聽聞的校園兇殺案,
最重要的受害者卻離奇失蹤,而我捲入其中竟成為最可疑的嫌犯?!
該死的,是恰巧,還是有心人的嫁禍?

在追查犯人的同時,更離奇詭異的事情接連發生,我感覺到有股陰謀正醞釀著,
緩緩向週遭推進,自己該如何抽絲剝繭,才能理出一片光明?

沉睡的搖籃已經悄悄覺醒,緊迫盯人的催魂曲聲聲致命,
在這場黑暗的遊戲裡,有些人注定無法抽身──

異色館推薦新秀  最驚心動魄的異色館新系列【養屍人】
即將推出第三集
《養屍人─百子祭》  敬請期待收藏

作者簡介

金絲
我是金絲,存活在1/2的現實世界與1/2的虛構世界裡,
想找我的話可以來部落格走走,也可以到我的作品裡收尋,因為裡面有我的影子。

金絲部落格【絲絲入扣】http://blog.sina.com.tw/99jin_si/

在明日出版作品:《養屍人─童屍》、《養屍人─泥屍》

預計出版:《養屍人─百子祭》2011.1

精采試閱

楔子

  一道微弱的月光,照進幽暗茂密的樹林裡。

  了無生氣的悽涼死寂,只有陰風刮動樹葉所留下的瑣碎聲音,沙沙──沙沙──突然間,轉為強勁的風勢,使吵雜的範圍如雨點般急速擴散到整座樹林,驚醒了鳥群展翅飛離。

  緊張的氣氛由不遠處傳來,一對行蹤可疑的男女拿著手電筒闖入這座黑暗的樹林,他們神色慌張的穿梭在樹叢之間,猶豫不定的彷彿在尋找什麼。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們繞了再繞又回到同一個地點。

  女子慘白的唇瓣微張,最後不發一語的咬緊下唇,目光悲傷地從男子臉上移開,低頭看向懷中熟睡的男嬰。

  懷抱裡的他,像個小天使般沉沉入睡,完全不知道自己會遭遇如此殘酷的命運。一想到等下要做的事,她忍不住熱淚盈眶的將他抱得更緊,真的好捨不得,這是她辛苦懷胎十月生下來的骨肉呀。

  「我們不要這樣做好不好……他還這麼小,總會有其他辦法……」女子顫抖的開口希望他能改變主意,可惜她失望了。

  「誰叫妳不聽我的勸告硬要生下他!把他生下來是天大的錯,萬一那天被人發現我們都會完蛋。」男子氣惱的低吼完,立即發現她畏縮的含著眼淚,這才揉搓浮動的青筋,改用柔軟的口吻:「我不是故意要兇妳,這件事的嚴重性妳也很清楚不是嗎?這樣做是為了我們兩個人好,嬰兒絕對留不得。」

  怕她動搖後會掉頭走人,男子草草決定了地點,徒手挖掘大樹旁的軟泥,輕聲哄騙:「這沒什麼,很快就結束了。」

  「對不起……」女子無助的淚水悄悄滑出眼眶,淚如雨下地滴落在嬰兒的臉上。她竟是如此的無能,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

  像是感應到母親的痛苦與悲傷,嬰兒被吵醒後睜開水汪汪的眼睛,在懷中扭動幾下後發出呵呵的笑聲,天真無邪的伸出小手抓撈掉不停的淚水。

  「寶寶。」忍住無盡的酸楚,她慈愛的伸出一隻手指讓他抓著玩,這一幕看在男子的眼中百感交集卻無法動搖他的決定。

  「越看只會越捨不得,把他給我。」他伸手跟她要,她卻直搖頭的摟緊嬰兒,一點也不想放手。

  她反悔了,她不該答應這樣的要求,急著想打消他的念頭:「我們回去好不好?偷偷養大他不會有人發現……」

  「別鬧了,妳想現在就讓人發現嘛!」男子緊張兮兮的四處張望,他怕再這樣拖下去,很快就會被別人發現他們的行蹤。

  「我……」

  「妳不愛我了嗎?」

  她的身體一僵,這句話如五雷擊頂般讓人無法動彈,不給她仔細思考的機會,男子急忙從她手中搶過嬰兒,直接丟入挖好的洞窟裡!

  「哇──哇哇──」洪亮的啼哭聲,讓徬徨無助的女子瞬間回了魂,心痛的慌亂了手腳。

  「求求你,不要這樣做。」女子拼命阻止他將泥土填在嬰兒的身上,卻擋不過男人的蠻力狠狠被推開。

  「放心吧,我這輩子都不會辜負妳。」他信誓旦旦的對女子說,「只要妳現在乖乖的聽話,我到死都不會離開妳,違背諾言就讓我死無葬身之地,我保證!」

  他保證?

  女子愣愣的望著他的臉孔,這一句「到死都不會離開她」,如同惡魔的誘惑般,在她的腦海裡反覆迴盪,一遍遍的侵蝕掉自己的堅持,她猶豫了。

  能相信他所說的話嗎?

  用人命換來的愛情,其中的真心又有幾分,這一輩子的愛又能持續多久?

  看看他的堅持又看看嬰兒的無辜,難以取捨的痛,讓她內心掙扎好一陣子。

  終於,女子妥協了,她不再反抗的癱坐在一旁,抽抽噎噎的掩面哭泣。

「寶寶……」

  對不起,請原諒母親的自私,就算這樣的想法有點癡傻,但她願意相信他,因為她不想失去自己深愛的男人,對不起……

  見她不再礙事,男子面無表情的轉過身,繼續將泥土倒在想求生的幼小身軀上,一把接著一把,轉眼間已經蓋住嬰兒的四肢也掩住了口鼻。

  樹林間陰風依舊狂亂的吹動,蠢蠢欲動的黑暗鼓譟出更激烈的渴望,直到嬰孩的啼哭聲停止,那股詭譎沙啞的聲音,仍揮之不去……

第一章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腦袋裡迷迷糊糊,我睡眼惺忪的伸出一隻手胡亂在床頭櫃上抓撈,好不容易抓到吵雜的來源,重重一壓,鬧鐘終於停止了哀嚎。

  闔上沉重的眼皮,我側過身,繼續找個慵懶的姿勢瞇一下。自從家裡出事之後,我沒一刻好眠,每當夜深人靜時那種椎心的刺痛更加明顯,逼得我不得不清醒,獨自面對仇恨的苦果。

  這股根深蒂固的仇恨,從幾個月前父親往生拉開序幕,進而延伸出怨氣。當時,雖然這個家已岌岌可危,但要不是有個來路不明的老頭接應管家職務,利用母親的愧疚與思念,策劃出一場驚心動魄的死亡之旅,也不會一個接一個的將所有的人推入煉獄之中。

  我忘不了大家慘死與重傷的畫面,也忘不了母親死前的臉孔,那個可惡的男人間接害得我家破人亡,還運走了母親的遺體。

  雖然事後我動用身邊的資源想打聽出他的底細,可是他卻像人間蒸發一樣徹底消失,讓我無從查起,更不知道他取走母親遺體的目的為何,這一切在他走了以後成了謎團,我好不甘心卻也無能為力。

  我好討厭這樣的困境,無法突破的障礙,只能被動的等對方再次出擊……

  想到這裡,腦神經又開始微微抽痛。每當想起這些往事總會讓我恨之入骨,只要一天不解開這謎團,就沒一天放得下心!

  此時,房門外傳來熟悉溫和的嗓音:「小少爺,該吃早餐了。」

  叫喚我的人,我稱她劉嫂。

  她今年四十好幾,是從小照顧我長大的幫傭,很少聽她提起家裡的事,只知道有個女兒在外地唸書,自從家裡出事之後,只剩她照顧我的生活與我相依為命,就像是我的第二個母親一樣。

  「我知道了,等等就下去。」雖然我還賴在床上,卻也沒忘記今天該做的正事,反正躺著也不會比較輕鬆,早點準備也好。

  我起身到浴室盥洗完畢後,特意穿上不起眼的樸素衣物走下樓。一如往常,滿桌子都是我愛吃的料理,劉嫂笑彎了眼對我說:「小少爺可長大了,今天不賴床,前些日子還需要三催四請才看得到人呢。」

  對於她的調侃我只是淡淡的點頭,在這個時候有人對自己說笑,總比獨自面對滿屋子的冷清好。

  我坐在老位子,平常都是母親陪我用餐,如今母親的位子還在那,人卻已經不在。我落寞的在吐司上抹了果醬,拿在手裡卻一點食慾也沒有。

  「小少爺,您要多吃一點,自從夫人失蹤以後,您憔悴了不少,萬一夫人回來看見,會有多心疼……」

  我苦笑著,不知該怎樣回應她。我們家是離開爺爺而分支出的家庭,當初本家,也就是爺爺那邊的人,以「家醜不能外揚」為理由,將有損家族形象的真相掩蓋起來,並把所有過錯全推給下落不明的母親。

  雖然這麼做對母親不公平,但用這種方式將傷害降到最低,確實有它的效果,除了我與部份的長輩瞭解事情的始末,其他人都只得到片段的消息,所以劉嫂並不知道母親早已死亡的消息。

  「陪我一起吃吧。」

  「怎麼可以,我只是個下人……」

  「這個家已經沒人了,我不想單獨用餐。劉嫂,妳不願意陪我吃嗎?」我知道劉嫂的脾氣,她是個心腸很軟的人,一向不會拒絕我的要求。

  果然,她馬上眼眶泛淚激動的對我說:「小少爺,這個家不會沒人,還有我劉嫂呀!我不會放小少爺孤獨一個人用餐的。」她肥厚豐滿的屁股一坐,緊挨在我的身邊。

  「呃,不用挨得那麼近,我沒辦法用餐了。」

  「呀?真不好意思。」劉嫂這才發現自己失態了,連忙將椅子挪旁邊一點,雙手拼命挾食物放在我的盤子裡,嘟囔著:「多吃一點,多吃一點。」

  我看著滿滿愛心所堆成的小山,心頭一暖,畢竟在這世上還是有人真心關懷自己。

  「從今天起,妳可以回自己的家住,六、日再過來打掃就行了。」我簡單的交代完,劉嫂卻搖著頭,我以為她擔心權益受損,就再說清楚些:「妳放心,每個月的薪水不會減少。」

  「不是這個問題。小少爺,您真的決定要住新學校的宿舍嗎?那個地方簡陋,比不上自己的家,本家那邊也打算派人來支援,每天上下課通車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劉嫂說的話,正是我在意的事情。

  現在的我並不想跟本家有任何瓜葛,不單是因為不滿他們處理母親事件的方式,加上父親的遺產超乎想像的多,這個家已經沒有人支撐,那些不安好心眼的人很快會有所行動,安插一些自己的人來監視也罷,弄不好我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何況,經歷了母親所引出的「家變」,爺爺那邊對於我的說詞也不盡相信。以他多疑的個性必會暗中調查,最終決定幫助我,或是殺人滅口了結掉這段醜聞也未知,還沒抓到前管家理清事情真相前,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對目前的我來說躲到學校宿舍最為安全,一來有藉口拒絕本家的支援,二來可以先離開傷心之地,這個家有太多悲傷與沉痛的回憶,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

  「劉嫂,我知道妳關心我,但我已經決定了。」

  見說服不了我,她擔心的掉下眼淚:「小少爺,如果……如果在宿舍住得不習慣,記得告訴我,我隨時都會回到這裡照顧您一輩子,陪您渡過人生的低潮。」

  「謝謝妳。」我由衷的感謝劉嫂。見她鼻子哭得通紅便將盤中的食物分一半給她,轉移注意的說:「吃飯吧。」

  我們兩個人邊用餐,我邊翻閱桌上的報紙。

  每天看報紙上的新聞,已經成為我日常生活中的習慣。會這麼做,主要的目的不外乎查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事件,我相信前管家絕不可能犯下單一案件後便罷手,之所以會隱匿行蹤一定有他的目的。

  既然主動出擊不成,那就做好準備的等待,我相信本性難移,他很可能找到適合的目標後會故技重施,只要多留心,相信一定會發現可以找到他的蛛絲馬跡。

  我翻了又翻,可惜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社會案件,再三確定沒什麼突兀的事件後,我才放下報紙。

  眼見時候不早該出門了,我起身拿起劉嫂前一晚幫我整理好的小型側背包,走到門口後對她說:「妳不用送我,早點收拾完回家去。」

  「好。」劉嫂回答完,不忘滔滔不絕的叮嚀我:「小少爺,記得三餐要正常吃,天冷了要加件衣服,還有……」

  「我會的,放心。」

  我打斷她的長篇大論,她才捨不得的朝我揮手:「路上請小心。」

  點點頭,正想應聲的時候,眼見劉嫂的嘴唇蠢蠢欲動,又要嘮叨起來的前一秒,我眼明手快的關上門火速離開,直到逃到花園附近我才敢回頭看屋內的動靜,確定劉嫂沒有追出來的打算,便安心的放慢速度,越走越遠。

  幸虧自己逃得快,不然再聽她唸下去,原本不會遲到都變遲到。

  離開前,我忍不住回頭再看主建築一眼,這裡是生活了十幾年的家,雖然痛苦的回憶很多,但真要離開還是有些捨不得。

  想這些沒有用,已經決定好的事就不要猶豫。我默默關上別墅的外鐵門,原以為耳根能清靜一下,沒想到才走沒幾步路,馬上看見一個眼熟的身影揹著半身高的雜物,吃力的由左方走到我身邊。

  渾身是汗的他露出牙齒,愉快地向我打招呼:「哈哈,老子來得剛剛好。」

  「小強,你這是在幹嘛?」我滿臉黑線盯緊搖搖欲墜的雜物堆,深怕他打個噴嚏,東西全砸在我的頭上。

  「當然是揹要用的東西到學校宿舍啊!裡面有夏天跟冬天的被子、衣物、盥洗用具、鍋碗瓢盆、還有……

  「你揹鍋碗瓢盆?!」

  「當然,半夜肚子餓可以煮宵夜。」他一臉認真的說,我只覺得快被他打敗了。

  他綽號叫小強,本名曾國強,是我高中三年的死黨。

  說也奇怪,經過無數次的重新編班,沒有一次拆得散我們這段孽緣,不但同班就連座位也巧合的可怕,每次抽籤他不是坐在前面,就是坐在我的旁邊、斜後方。

  現在可好了,沒想到連考大學都上同一所,不但同個科系還再次同班,我只能用「活見鬼」三個字形容這段巧合到嚇人的關係。

  他疑惑的看著我,問:「你的行李只有手中那一袋?」

我還未回答,他突然同情的看著我:「難道是家道中落,已經窮到買不起任何東西。」

  我有氣沒氣的回答:「你說呢?」

  小強想想,厭惡的說:「袋子裡放的一定是滿滿的現金。嘖嘖嘖,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不一樣。」

  真不知道他的腦袋在想什麼,我白他一眼:「誰會沒事帶著一袋錢到處晃。」

  「那你怎麼沒帶需要用到的行李?」

  「有種服務叫『宅配』,你沒聽過嗎?誰像你一樣,開學當天把所以家當揹在後面到處跑,不重嘛你?等下還要坐幾小時的公車,有得你磨。」

  「是很重呀……等一下,你說坐公車?老子以為你會讓人載才辛苦揹這些東西來,你竟然說要搭公車!」他不敢相信的吼著。

  「沒辦法,我『家道中落』。先說好,自己的東西自己揹,可別指望我幫忙。」說完後我拋下傻眼的小強,走在最前面。

  「別這樣嘛,念真少爺,你忍心讓小的獨自承受這些負擔嗎?」他諂媚的跟過來,我不耐煩的走得更快。

  「你這叫自作自受,休想要我幫忙。」

  他發出挫敗的呻吟:「拜託你啦,會累死人……」

  「不要!」

  「我們是兄弟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