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第三彈!
神秘降魔師聿玄與貓妖貌璃初登場!

 迷極受歡迎《抄墓碑系列》
 作者圈羊人◎最新力作!

 夜店裡的派對開始了,這是一場瘋狂血色饗宴,
 你可以是血脈賁張的獵人,也可能是甜美獵物。

 
 《血宴【妖瞳】》
 作者:圈羊人 |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0/8/1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省7-11

 內附精彩試閱 
 楔子
 第一章 血精

簡介

極受歡迎《抄墓碑系列》作者 圈羊人◎最新力作
【妖瞳】系列好評第三彈 火辣上市!


美麗的東西總是危險 不論你是獵人 還是獵物……

震撼第三彈!神秘降魔師聿玄與貓妖貌璃初登場!

人類最大的弱點 就是寂寞──

夜店裡的派對開始了,這是一場瘋狂的血色饗宴,你可以是血脈賁張的獵人,也可能是甜美的獵物。
這個特異的種族化人時,女的是絕色美女,男的是頂級帥哥!他們潛伏在這個城市裡,隨時準備擄獲你的心,或……你的身體。

以晞一直知道,魅依有事情瞞著他;而這個帥氣的降魔師體內潛伏的貓妖,竟是魅依的舊識……

作者簡介

圈羊人
我喜歡紅色,因為它血腥,我更喜歡黑色,因為它絕望。
比起看書,我更喜歡寫書,因為在我的筆下,我是這本書的主宰。
與其要我緬懷過去,不如讓我臆測未來,未來就是未知,未知就是恐懼。
當人獨自走在黑暗中時,害怕的是黑暗,還是躲在黑暗裡面的未知呢?
有興趣的話,不如到我的黑暗世界裡頭走走吧!

PIXNET 痞客邦【圈養文字的羊圈】
http://blog.pixnet.net/kensa002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抄墓碑》97.4、《謎魂》97.8、《拍鬼》97.12、《紙紮偶》98.4、《血蝕之尖牙》98.4、《抓交替》98.5、《異種──狼之利爪》98.7、《鬼談》98.9、《殺胎》98.9、《餓鬼墳》【抄墓碑系列】99.1、《掘屍》【抄墓碑系列】99.3、《鬼旅社》99.1、《蛛殺》【妖瞳系列】99.6、《犬魂》【妖瞳系列】99.6

精采試閱 

楔子

老舊公寓的頂樓,有間加蓋,外皮漆成果綠色的鐵皮屋,從遠處看過去,格外的顯眼。

這是一棟違章建築,不過違法歸違法,倒也相安無事的存在了十來年。

比起頂樓加蓋,更常見的違法行為是將自家門外的騎樓圍起來自用,甚至出租讓人擺攤做生意。

類似的狀況在現今社會早已形成一股默認的風氣,只要不要過分妨礙他人,在沒人舉報的前提之下,執法單位通常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免得被莫名其妙扣上擾民的帽子。

鐵皮屋不大,室內空間包含浴室在內約莫六坪大小,若是一個人住的話,還算過得去。

屋內的擺設非常簡單,十二點鐘方向是一張雙人床,雙人床的正對面有一張桌子,桌面上擺著一個長方形的竹編籃,籃裡頭平整的鋪放了幾條質地非常舒服的布料。

除了床和桌子,剩下的就只有一組用鐵架和帆布組裝而成的活動衣櫥,以及掛在床鋪正上方的老舊吊扇。

由於裝設不完善,葉扇旋轉的同時,整組吊扇也跟著晃動。

空隆!空隆!

吊扇晃動的程度嚴重到會讓人看了眼花,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會脫落,然後直接砸到床鋪上。

不過,躺在床上的男子並不在意,對他來說,這座吊扇就像是遊走在生死兩端的強者,即便走在死亡邊緣,也從來不會跨越那條界線。

如果會掉下來,早就該掉下來了,不會都已經過了十幾年了還撐在那。

傍晚時分,經過一個下午的曝晒,鐵皮屋有如一個密閉的火爐,即使有吊扇在轉,對流產生的散熱效果還是有限。

受不了燥熱,聿玄動作俐落的翻身下床,走到桌子前,正替自己倒水的同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悶響,聽起來很像是重物落到床上的感覺。

喝了一口水,他緩緩的轉過身,隨即皺起眉頭,望著那落在床鋪上的吊扇,心中竟有一絲感慨。

或許,遊走在死亡邊緣的強者也會有大意的時候吧!就像眼前這座十幾年來屹立不搖的吊扇,竟壞得如此倉促。

咿——

房門悄悄的打開,一尺寬的門縫外,優雅的走進一隻黑貓。

走向聿玄的途中,黑貓的外型起了變化,牠抬起前腳,身形跟著變大,最後幻化成一名豔麗的女子,面色嬌羞的從後方勾住聿玄的頸子,輕輕的在他耳邊吹了口氣。

這種狀況,若是一般尋常男子,早就轉身將女子壓倒在地。

不過聿玄沒有,只見他放下水杯,輕輕的將勾在他脖子上的那雙手拿開,然後轉過身,面無表情的望著貌璃——他的搭檔。

「你真的是塊大木頭,一點反應也沒有,真無趣。」貌璃連嘟嘴的舉動都性感。

她走到床邊,看見被吊扇占據的床面,額上冒出兩條青筋,伸手「輕輕」一撥,將整個吊扇掃到床邊的地板上,然後一屁股坐到床上,抱怨的說:「玄,我們下次住好一點的房間,好不好?」

聿玄看了地上的吊扇一眼,面無表情的問說:「妳應該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吧!」

貌璃嫵媚的撩了一下長髮,起身來到聿玄身旁,用食指輕輕點了他的臉頰兩下,說:「你真厲害,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

聿玄離開貌璃,走到床邊坐下,然後目不轉睛的盯著貌璃,表情似乎在說著「我在等妳說」。

收到聿玄的眼神暗示,貌璃停止了挑逗的舉動,她讓屁股輕靠著桌沿,拿起聿玄喝過的水杯喝了口水,認真的說:「找到了,裴以晞。」

聿玄瞇細眼睛,像是在質疑貌璃所說的話。

「千真萬確,我想會取這名字,又剛好會靈動術的人應該不會有第二個人吧!」

聿玄心中有了盤算,抓起桌上的水杯,將裡頭的水一口喝乾,至於貌璃,早已恢復成黑貓的形貌,蜷縮在竹編籃裡,閉著雙眼,掉入溫暖的夢鄉了。

 

 

第一章 血精

「好了嗎?」達二將手邊的黑色行李箱扣上,轉頭詢問在一旁忙碌的女子。

「快好了,就剩下這些小孩子的衣服。」女子名叫玉娠,年紀大約二十出頭,長相雖然不出眾,但卻擁有一張迷人的笑臉。

「小孩子的衣服?」達二愣了一下,盯著玉娠手邊正在整理的東西,那是一堆小孩子的衣褲,看起來有些老舊。

聞言,玉娠驀地停止整理的動作,挪動身子讓背靠上床頭,然後伸手輕輕撫摸自己的肚皮,滿懷著愛意笑說:「這些都是鎮上那些媽媽們送給我的舊衣服,這樣等我們的孩子出世後,就不愁沒有衣服可以穿了。」

玉娠懷孕了,不過才一個多月時間,儘管胎兒都還沒穩定下來,但鎮上那些女人們卻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一起分享這項喜悅,除了傳授她一些過來人的經驗外,也把家裡一些已經長大的孩子穿過、還留著的舊衣服轉送給她。

「妳不需要這樣,跟著我,不用煩惱錢的問題。」達二認真的說。

「我知道,」玉娠湊近達二,「大家的好意嘛!」

「既然已經整理了,就帶著吧!」

「對了,為什麼突然要離開,而且這麼緊急?」玉娠從小就是個孤兒,無牽無掛,只是突然要她離開這個她從小長大的鄉鎮,難免多少會有些惆悵。

「妳應該清楚原因,不是嗎?」

玉娠點點頭,她明白達二指的是哪件事情。

一年前,鎮上突然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失蹤案,失蹤的女孩彷彿從人間蒸發,完全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從那天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消失,因此,有關鬼魅的謠言不脛而走。

這一年來,鎮上走了不少人,因為沒有人知曉下一個消失的會不會就是自己,如果說被詛咒的是這個鄉鎮,那離開絕對是上上之策。

再過一陣子,「週期」就又要來臨了,玉娠當然明白達二的想法,遲早都要離開的話,為何還要傻傻的留下;更何況達二和他的家人原本就是外來客,再加上有雄厚的經濟作為後盾,走與不走只是一個念頭。

「仔細想想,那時候你們剛好到我們鎮上沒多久。」

達二突然僵住,用一種詭異的眼神望著玉娠。

玉娠沒有留意到達二的異狀,她將頭輕輕靠在他的肩膀,「幸好,這一年來你都沒事,如果你出事的話,那我……也不想活了。」

達二的眼神恢復過來,輕柔的摸著玉娠的秀髮,在她耳邊細聲說:「傻ㄚ頭,妳和我都不會有事的。」

叩!叩!叩!

敲門聲一停,門外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好了嗎?好了就早點出發吧!」

聲音的主人是金一,也就是達二的大哥,在他底下還有一雙弟妹,論輩分來排,分別是妹妹小珊和弟弟阿司。

「快好了,再等我們幾分鐘。」達二對著房門吆喝。

 

※※※

深夜不見皓月,徒留黑暗奔洩大地,能夠照亮前路的,除了微弱的星光,就只有車前的兩盞大燈。

夜空下,一輛黑色轎車在郊區的縣道上高速行駛,裡頭人數不多不少,三男二女,恰巧坐了五個人。

「臨時決定要離開,心裡竟然有點不捨。」開著車,金一感慨的說。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剛說的話和你那一身肌肉感覺很不搭。」阿司坐在副駕駛座,一邊調侃金一,一邊對著後照鏡撥弄他那一頭金髮。

金一空出右手推了一下阿司的腦袋,然後將後照鏡調回正常位置。

「幹嘛推我的頭啦!」阿司生氣金一弄亂他的髮型。

「阿司!你真的很白目。」小珊照著她隨身攜帶的鏡子,不慌不忙的塗著她最喜歡的桃紅色口紅,「誰叫你……啊——!」

車子突然緊急煞住,小珊來不及反應,口紅就這樣一筆直接從她的嘴角畫到額角,模樣非常滑稽。

達二和玉娠強忍住笑意,不過阿司可就沒這麼客氣了。

「會不會塗口紅呀!畫得跟鬼一樣。」

「你……」小珊踢了一下副駕駛椅座,旋即瞪向金一,抱怨的吼道:「大哥,你幹嘛突然煞車啦!很討厭耶!」

金一沒有回話,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路旁,那兒有個短髮女子,慌張的不斷嘗試發動機車,想必不是電瓶沒電就是火星塞掛了。

達二瞥了一眼後照鏡,看見金一臉上閃過一絲笑容,立刻理解了一件事情。

金一什麼話也沒說,逕自解開了安全帶,拉起了手煞車,打開車門直接下車。

幾分鐘後,金一回到車上,而小珊身邊的窗戶同時響起了敲窗的聲音。

小珊一轉頭,驚見門外出現了個女子,她指著窗外,茫然的對金一問說:「大哥,她……」

「我讓她過來的,出門在外,本來就應該要互相幫助。」金一邊說邊繫好安全帶。

噘起嘴巴不曉得在碎唸些什麼,小珊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打開車門。

門一開,那短髮女子立刻擠進後座,「謝謝你們,我叫莎莎。」

「機車壞了嗎?」達二推了一眼滑下鼻梁的眼鏡。

「對啊!」莎莎一臉懊惱,下一秒又掛上笑容,「不過幸好遇到你們這些好心人。」

「那個……莎莎,我先送我的家人到飯店,之後再送妳回家,可以嗎?」金一轉頭看了莎莎一眼,然後放掉手煞車。

「大哥,你該不會是想把人家吃了吧!哈哈!」阿司又開始嬉鬧,個性就像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聽見阿司這麼說,達二露出意味深遠的一笑,而莎莎,則是羞紅著臉,默默的低下頭。

來到大城市,即使是深夜,路上依舊五光十色,甚至比白天還要熱鬧。

幾經詢問,一些外觀看起來較為氣派的飯店房間都已經客滿,逼不得已,只好往巷道裡找,繞了幾圈,終於找到了一間外觀老舊的旅館。

「達二,這裡就交給你了,我送莎莎小姐回家。」

「去吧!我會幫你留一間房。」

 

※※※

達二總共訂了四間房間,其中一間自然是屬於他和玉娠的。

進到房間,達二將行李暫時擺到地上,然後脫下眼鏡放到電視機上頭,逕自走進浴室洗了把臉。

「怎麼了嗎?」自浴室出來,達二瞧見玉娠用羞澀的表情望著他。

「達二,難道都沒有人跟你說過,你不戴眼鏡比較好看嗎?」

「會嗎?」達二拿回放在電視機上的眼鏡,不過沒有立刻戴上。

「是真的,你要不要考慮戴隱形眼鏡呢?」

「若是真的,那我更要戴著眼睛。」

玉娠蹙起眉頭,「為什麼?」

「因為這樣會有很多女生纏著我,我不希望讓妳因為看見這種狀況而心情不好。」達二戴上了眼鏡。

「你好體貼哦!」玉娠從後方抱住達二,「也許我真的賭對了也說不定。」

聞言,達二愣了一下,隨即恢復過來,輕輕抓住玉娠交扣在他肚子上的雙手。

賭注!玉娠說得一點都沒錯,選擇另一半原本就是一種賭注,但他很想跟她坦承,其實她賭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怎麼不說話,在想事情嗎?」玉娠的臉頰緊貼著達二的背,感受從他身上傳來的溫度,那溫度裡裝載了滿滿的幸福。

「嗯!」達二淡淡的應了一聲,他確實是在想事情,想著再過一個多月,事情後續會怎麼發展,屆時他應該要怎麼做才好,關於怎麼處理掉某個人。

緩緩的轉過頭,他用一種異樣的眼神凝視著靠在他背上的女人。

沒有錯,他要處理掉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玉娠。

 

※※※

放達二等人下車後,金一擔任起護花使者的角色,專程開車護送莎莎回家。

為此,莎莎非常感謝金一,若不是他即時出現,她現在可能還在渺無人煙的郊外,痛苦的煩惱著該怎麼回家。

不過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諸多意外往往都是從搭上陌生人的車開始。

「這裡我不熟,麻煩妳指引一下路。」停紅綠燈的空檔,金一轉過頭,表情有些曖昧的說。

「……好。」莎莎又臉紅了,從金一出現在她面前,然後到她見著金一的家人,過程不斷有驚豔的感覺,她難得遇到一家人都是俊男美女的情況。

達二屬於書生型的帥哥,阿司是個雅痞型男,小珊比起當前火紅的一線女星絲毫不遜色,而金一……正是她偏好的陽光肌肉型男。

也許,未來可以嘗試交往看看,想到這裡,莎莎的臉又變得更紅了。

「直走嗎?還是左轉或右轉?」

聽見金一的問話,莎莎頓時清醒過來,慌張的看向前方,支支吾吾的說:「前……前面右轉。」

「妳不舒服嗎?怎麼臉突然變得這麼紅。」金一從後照鏡觀察莎莎。

「沒……我沒事,只是有點熱。」

金一立刻打開冷氣,「不夠冷或太冷再跟我說。」

「……好。」金一貼心的舉動在莎莎心中又大大加了分。

開了半個多小時,莎莎起身鑽到駕駛座和副駕駛座中間的空間,手指著右前方,「麻煩前面路口停車就可以了。」

「好!」

「真的非常感謝,要不是……等一下!我不是說剛剛那個路口停車嗎?」莎莎一邊大喊一邊回頭,驚恐的望著離她愈來愈遠的路口。

儘管她對金一頗有好感,但她並非是那種隨隨便便的女孩。

金一沒有回話,油門愈踩愈深,車速跟著愈來愈快。

「停車,我要下車!」莎莎不斷從後方拍打駕駛座的座椅,但是金一仍不為所動,她只好來個奪命演出,準備跳車。

可惜,金一控制了車門鎖,於是她被迫困在車內,哪裡都去不了。

她心想,與其束手就擒,不如放手一搏,只要想辦法先讓車子停下來,然後再引起路人的注意,如此一來,自己便有機會獲救。

於是,她突然從後方襲向駕駛座,打算從金一手中奪取方向盤的控制權,就算奪不下來,至少也能擾亂金一開車,雖然這舉動很危險,但她無從選擇。

不過金一早就料到這一點,莎莎快,他比她更快,在莎莎撲向方向盤的瞬間,他的拳頭早一秒擊中了莎莎的顏面,莎莎整個人往後一倒,半張臉沾滿了自己的鼻血,當場昏了過去。

金一停下車子,往後看了一眼,陰邪的揚起嘴角,回過頭,再度將油門踩到底。

 

※※※

莎莎的腦袋一陣昏沉,突然感覺領口一緊,嚇得她趕緊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獰笑的臉,是金一,他正粗魯的揪住自己的領口,「你……啊——」

金一扯緊莎莎的領口,蠻橫的將她整個人從後座拖出來。

「咳!咳!」被金一甩倒在地上,莎莎一手撐著地,一手撫著胸口,難過的不斷的咳嗽。

恢復過來,她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周遭只有一片荒煙蔓草,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你想做什麼?」她將雙手護在胸前,正準備站起來時,腳踝傳來一陣劇烈的痛楚,看樣子是因為剛剛那一摔扭傷了腳。

「妳覺得我想做什麼?」

金一走向莎莎,大手直接往她的臉上探去,一把將她臉上的鼻血統統抹下,看了一眼,竟開始舔了起來。

「變、變態!」莎莎激動的不斷挪動屁股往後退,每每拉扯到受傷的腳踝都讓她差點落下眼淚。

金一冷笑兩聲,快步走到莎莎面前,用力踩向她受傷的腳踝,莎莎慘叫一聲,眼淚當場飆了出來。

「我求求你……放了我。」她顫抖著虛弱的聲音,苦苦哀求。

金一蹲了下來,右腳依舊踩在莎莎的腳踝上,他猛地抓住莎莎的右手,反手一折,讓手肘上的動脈對著他的視線。

「妳以為我要劫色?」金一說完,不等莎莎回應,突然咬向她手腕上的動脈,左手跟著掐住她的脖子。

吸血的同時,金一將指甲慢慢插進莎莎的脖子,最後截斷了頸動脈,待他將手指抽出,鮮血有如噴泉般大量噴出,濺得到處都是。

斷氣前,莎莎看見眼前金一的體型慢慢縮小,身上跟著長出褐色的粗毛,她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吐出兩個字,「妖……怪……」

魁梧英挺的金一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隻長滿褐色雜毛的噁心傢伙,正猥瑣的趴在莎莎的屍體上吸取鮮血。

這噁心傢伙的外貌和蝙蝠相去不遠,卻又不像蝙蝠擁有一雙翅膀,身高和小學生差不多,大約四尺左右。

不同於高貴神祕的吸血鬼,這令人作噁的小傢伙是一種名為「血精」的妖怪,成年的血精具有喬裝成人類的特殊能力,藉以融入人群,伺機獵取看上的獵物。

血精體型雖小,卻擁有不亞於人類的搏鬥能力,要殺掉一個人類對他們來說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更何況還是個女孩。

吸飽了血,金一從莎莎身上站起來,離開莎莎的屍體,慢慢的走向停在一旁的車子。

等到他打開駕駛座的車門時,他已經變回了之前那身高一米八五,陽光帥氣的肌肉型男。

飽食這一餐,又可以撐上一段時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BOOK 的頭像
MINIBOOK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kechan
  • 貓咪好可愛噢(咦?!)


    期待XD
  • 楓之樂章
  • 臘腸真調皮!!
    XD
    期待第四彈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