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三回‧醪酒斟兮(二)


唐百成將信將疑:「這三日醉看上去也很普通,像是女孩子擦的胭脂,只不過是一股梅花的香味,一般胭脂沒有這個味兒。這毒通常用帶著指套的指甲以內力彈出,只要沾上一星半點兒在肌膚上就得了,初時全不見發作,連脈象都無異樣,但一過三日就會自腳而上全身抽搐,直至全身筋骨緊縮成一個球。」忽然全身顫抖一下:「不管再高大的人,縮成球也只有西瓜那麼大,我們自家人也都怕得要死。」
曾細雨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一個人全身那麼些骨肉,縮成西瓜一樣的球?他閉閉眼睛,有些不敢想像。伸出兩指自唐百成手中捏起那顆僻毒珠來,就著天光細看一回,笑一笑放在懷裡:「我們大人成天喝醉,這下可有解酒的好法子了。」
柳斜風聽到胭脂二字時,心中已「咯登」一跳,微挑雙眉:「那三日醉你可會製?」
唐百成聞言身子一震,面色立時蒼白,雙手握緊又鬆開,終於垂首道:「會!」一雙眼霍然變得晶亮,兩道精光直向柳斜風射去,「大人!這話可又有什麼用意?」
柳斜風微微仰頭,忽然將話題扯遠:「唐老爺一身功夫,卻甘守清貧,本官對唐老爺為人甚為欽佩。此案看似平常,卻透著些古怪,本官有些疑問,還請唐老爺照實回答。」
唐百成沉思片刻,緩緩點頭。
柳斜風行到他面前,「你如何斷定是王正雲殺了你女兒?僅憑那一刀?」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三回‧醪酒斟兮(一)


第二天一早,太陽剛剛自東方升起的時候,王長天便來求見。
睡眠不足的曾細雨讓他在廳中坐足兩個時辰,這才施施然出來見客,剛跨過門檻,王長天就衝到身前,也不答話,只用力握住他的手。
曾細雨拖長聲音嘆口氣,也不去看他,逕自在對面椅子上坐下,不住地搖搖頭,口裡喃喃自語:「我一個師爺,能有什麼辦法!」
王長天一聽,眼珠瞪大,正要發狠。
曾細雨冷笑一聲,悠悠道:「您那些場面話就別在這兒講了,換了別的衙門或者還吃你那套,可你別忘了咱們這兒是什麼地方!你是打得贏李捕頭,還是有膽子同咱們大人作對?」
王長天冷汗直流下來,他名號雖然響亮,但虛言成份居多,如何能與六扇門第一把刀的李鐵相比?柳斜風更是惹不起,心中酸楚,再也顧不得,號啕大哭起來。
曾細雨瞥他一眼,也不答話,自顧自端了茶喝,任他在那裡哭,直等到王長天眼淚差不多流乾了,只能哽咽著喘氣,他才放下茶杯慢悠悠地道:「其實,在下同我家大人一直在替你家正雲想辦法,雖說這人證、物證差不多都齊了,但要細究起來,也還是應該再多查幾天。」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二回‧花月兮無期(三)


溫柔的十指在觸到柳斜風衣衫時忽然變得尖利,玉指不再柔軟,而是十根尖利的竹刺。
柳斜風的身子縮了縮,輕輕側了過來,半敞的衣服驀地滑了下。他身向後滑,雙手拉著衣領絞動,十根尖利的手指連著一雙硬挺的手掌全被裹在衣服裡。
柳斜風拍拍胸口,喃喃道:「美人每個地方都得美,包括味道,包括動作。」忽然笑一笑,指著牡丹胸口再道:「不只是那一對玉峰……」手指微向下挪,「還應該包括那一副腸子。」
牡丹「咯咯」嬌笑,雙臂微展已站在地上,左手撫著自己的小腹,右手緩緩揚起,掌中已多了一柄三寸長的匕首。
柳斜風眨眨眼:「妳不會真的想證明自己的腸子也生得很美吧?」
牡丹緩步向他走來,邊走邊道:「那有什麼,大人想看,奴家當然要讓大人看個明白。」明晃晃的匕首一點點垂下,尖端正指著自己小腹。
柳斜風望著她一步步向自己逼近,面上泛白,一步步後退,直退到窗下,忽然發一聲喊,反掌拍開窗子倒竄出去。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二回‧花月兮無期(二)


曾細雨有一雙非常靈巧的手,不止會做許多奇奇怪怪的工具,還會開各種各樣的鎖。現在,他就在開一把鎖,鎖在一隻大鐵箱上的鎖,一把由八十一個環扣糾結成一團的鎖。
這種鎖有一個名稱,叫九九連環鎖,天下能打製這種鎖的匠人不出三個。
但這種鎖對於曾細雨的難度只不過是花長一些時間而已,因為能打製這種鎖的三個匠人之一,就是他師傅卜元。
沒有人知道曾細雨是卜元的徒弟,因為卜元羞於向人提起,因這個徒弟從來不跟著他學製鎖,只會想盡辦法用最簡單的工具打開他製的鎖,通常是一根鐵絲。
看著自己的心血傑作被徒弟這麼輕而易舉地破壞,卜元覺得面子實在是丟到姥姥家了。在卜元的心裡,曾細雨哪裡是他徒弟,根本就是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
但事情常常會很無奈,偏偏這個徒弟是他自己挑的,因為那是他有生以來唯一見過的,巧過他的一雙手,對於一雙巧手來說,又怎麼肯放過另一雙巧手。
愛與恨之間並不容易找到平衡點。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