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一回‧勞燕兮分飛(三)


夜,悄悄降臨,溫柔的月牙含羞爬上絲絨樣的天幕。
柳斜風斜在一張貴妃榻上,這貴妃榻有著非常優雅的式樣,一邊兒有斜斜捲起的靠背,似貴妃一樣的美女慵懶地倚在上面,會有說不出的風情,圖畫中常有這樣的畫面,一般叫「美人春睡圖」。
可是,正倚在這張貴妃榻上的不是哪個美人,而是柳斜風,雖然他的樣子也很慵懶,但這畫面實在不敢恭維,好似一堆爛泥糊在了優雅的貴妃榻上,令人不忍卒睹,而這堆爛泥手上還抓著一隻酒瓶。
曾細雨就皺著眉看著他,過半晌,終於嘆道:「令尊令堂可謂人中龍鳳,怎麼會生出你這種兒子?什麼好處傳到你身上都大打折扣。」
柳斜風笑了,笑得非常開心的樣子:「我老子娘的事要你多嘴,倒是你在那唐麗珍身上摸了什麼東西?到現在還不拿出來瞧瞧,能讓你看上眼的東西總有些來頭。」
曾細雨長嘆一口氣:「怎麼一口咬定我在她身上拿東西,你哪隻眼瞧見了?」
柳斜風指指胸口:「心眼!你走過去看唐麗珍的屍體,卻並不對著屍格所寫核對,偏偏去整她的衣襟,唐麗珍衣衫整齊,可需你多事?」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一回‧勞燕兮分飛(二)

王家的影園占據閒春巷的半邊,是蘇州城第二大園,只比拙政園小一些。巷口這時已擠得水洩不通,但是開道的大鑼一敲,人們也知道要讓出一條道來,因為兩家打架雖然熱鬧,但若加上柳大老爺那一定更有看頭。
巷口雖然是滿滿聳動的人頭,但巷內卻沒有半個閒雜人等。
殺氣自巷子深處激蕩出來,初春時節,雖然仍帶著些許寒意,但這裡迴旋的風卻夾著刺骨的痛,就連柔媚的陽光都被擋在了層層新芽的外面。石板路上細微的塵沙緩緩滾動,發出一種輕微的呻吟聲。
沒有人講話,只有刀與劍閃爍著藍瑩瑩的光。
捕頭李鐵抱著雙臂冷冷地站著,對於身邊劍拔弩張的兩家人視若無睹,只是冷冷地盯著仵作驗屍。
大轎輕輕的落在地上,轎簾打起,柳斜風兩肘支膝,雙手托腮,注目片刻,見兩家人只是相互怒視,卻是誰也不敢草率動手,心下無聊,一拍膝蓋,皺眉道:「這唱的是哪齣戲啊?我鑼鼓點兒都敲半天了,你們什麼時候開練?」
王長天身形高大,手中一口五六十斤的鬼頭刀橫在當胸,就似鐵塔般一動不動地定定直立,眼珠也是一動不動,對於這位柳大人的話充耳不聞。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卷】幽冥一線

第一回‧勞燕兮分飛(一)

蘇州知府柳斜風,保持無所事事時的一貫姿態──昏睡,雖然外面的鼓被敲得「咚咚」山響,但習慣了的聲音傳入耳內,早已失去它的刺激性。
上的那張大椅其實坐著並不舒服,這種大椅純是為了威風,擺在那裡,椅子同人全是樣子,官兒樣子。除非你把兩隻腳也縮到椅子上去,或者你真的身長八尺,不然,是靠不到椅背的;如果你努力的靠到椅背,保證你的腰會特別酸。
坐這種椅子有個講究,坐在椅子上,兩手要扶住膝,背要挺直,全身唯一的支點放在臀部,目不斜視,不怒自威,正好和襯頭頂那塊匾上四個字「明鏡高懸」。不管內裡和不和襯,面子上總是要的。
柳斜風這位知府大人卻是向來不要面子的,人人知道蘇州知府柳大人是最實際的,只認錢,並不認面子,當然包括他自己的面子。所以他整個人斜斜地靠在椅子上,當然這樣子他的腳絕對無法安安穩穩地放在地上,他的腳架在桌子上,不,不能說桌子,因為知府衙門公堂正中擺的不會是桌子,那叫案,紫檀木的大案。
公堂上紫檀木的大案當然不是拿來放腳的,但柳斜風向來管不了那麼多,其他人也管不了那麼多,大家來到公堂之上自然不是為了管知府老爺的腳放在什麼地方。知府衙門的大堂是打官司的。
而且通常打到知府衙門的官司都不會太小,雞毛蒜皮的小事最好莫要麻煩柳大老爺的。這並不是因為知府大老爺公務煩忙,也不是因為大家體恤知府大人,而是因為實在是──太貴了。即便是三歲的孩子也知道,對著了位只認錢的大老爺打官司,怎麼可能不貴呢?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抓耳撓腮、不知所措
魔幻武俠小說《斜風細雨不須歸》

四屆溫世仁百萬武俠小說大賞評審獎
中國魔幻女作家 孫雪僮◎著
魔幻瑰麗、懸疑離奇的武俠佳品

聯合推薦
n         「令人抓耳撓腮,不知所措 」 名作家駱以軍|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