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金庸息筆,武林新盟主終於到位
《浩然劍》脫去你對武俠小說所有刻板印象
除了武俠外,給你更多新體驗




這是獻給武俠小說界,一份意外的大禮
原來武俠小說也能在武術俠義之外,滲入更多複雜的感情因子
除了讓評審突破遊戲規則,破格奪取武俠大獎頭獎
第三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首獎傑作《浩然劍》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退敵 2/2

紅雪積在兩旁,恰為二人開出一條道路,那青衣人轉過頭,卻見不遠處,一人唇邊微帶笑意,負手立於雪中。
這人三十多歲年紀,身形修長,長髮如墨,一身的明決大氣。穿的亦是一身青色長衣,但無論質地裁剪,均不知要比那青衣人高出多少倍,腰中玉帶亦是十分名貴,與他衣上銀色暗紋相映成輝,雪地中格外分明醒目。
青衣人只看了他一眼,「羅天堡。」又頓了一下,續道:「介花弧。」
這兩聲並非詢問,只是單純為了確定而已。
那人面上淡薄笑意不變,走了過來,「能從方才在下出掌判斷出武功路數,進而推斷出在下身份,先生果非常人。」正是羅天堡堡主介花弧。
那青衣人似乎略猶豫了一下,道:「多謝相助。」
方才介花弧確實為二人解脫了血河車之困,但若他不出手,單這青衣人也可帶著方玉平脫身。只是這青衣人性子分明,得了介花弧援手便是得了他援手,決無否認之理。
介花弧道:「哪裡,若我不出手,先生也自有退敵妙計。卻不知先生如何稱呼?」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退敵 1/2

不知為什麼,方玉平對這個尚且不知道名字的青衣人,十二分的信任。
這青衣人形容單薄落拓,一隻手廢了,全無他想像中英雄俠客那般慷慨激昂之態。方玉平素來也是個心高氣傲之人,然而見了面前這人,卻不由生出一種欽服之感。
不完全是武功的原因,這個青衣人,確有一種令人折服的氣概。
他緊緊貼在那青衣人身邊,手中長劍鋒芒閃耀,映著雪光,分外的明澈。那青衣人手中卻無兵刃,一雙眼沉靜如清水中養的兩枚黑水銀,卻是盯著地面,不做稍移。
雪地上一無異動。經過了方才一場較量,方玉平絲毫不敢大意。只是雙眼盯著白茫茫一片雪地。時間長了,卻也不免有些酸痛。
他眨一眨眼睛,正當此時,一大蓬積雪忽然自正前方沖天而起,隨即其他幾個方向白雪一併湧起,時間上雖有先後之差,卻因速度極快,倒像是在二人周圍,四面八方一同憑空多了一道雪障。
大片積雪紛紛揚揚地飄起,又紛紛揚揚地落下,竟是一直未住。方玉平只覺視野裡一片模糊,實不知方才那人又會從什麼方向襲來。反觀身邊青衣人,雖亦是一臉肅穆之色,卻仍是凝立不動。他不由有幾分焦急,低聲道:「我們要不要離開此地?」
「不必。」青衣人平靜開口,「生死門是波斯武功一脈,門中高手雖可長期潛伏雪下,卻不能如東瀛忍者一般在雪下潛行,那人掀起周圍積雪是為了掩飾自身方位,只要找出他藏身之處……」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初遇 2/2

介花弧低聲叫過身邊一個隨從,囑咐了幾句,那隨從便即悄悄出門,跟隨那年輕人足跡而去。
從那年輕人武功佩劍上,他已大約猜出此人身份,心道這個人居然來了西域,其中必有緣故。
另一邊那青衣人放下酒碗,招手叫小二出來,意欲結帳離開。
自他現出真實面目,介花弧便一直留意於他,便叫過身邊一個總管模樣的中年人,是他的一個重要心腹洛子寧,淡淡道:「留下他。」
羅天堡暗裡控制西域幾十年,勢力如許,招攬人才亦是其穩固根本的重要原因之一。
洛子寧跟隨他多年,一聽此言自明其意,便笑著走到那青衣人面前,道:「這位朋友,外面風雪極大,若無急事,何不留下來歇息一宿,明日再走呢。」
那青衣人抬頭看他一眼,「你家主人要留我?」聲音不高,略有些克制壓抑,卻聽不出是那一處的口音。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不知為何,洛子寧竟有一種冰雪落地之感。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初遇 1/2

白雲相送出山來,滿眼紅塵撥不開。莫謂城中無好事,一塵一鯤一樓臺。
介蘭亭還記得自己和老師相處的後來幾年中,經常看到沉默的謝蘇,在紙上一筆一畫的寫著這幾句話。
一張又一張,一次又一次,不住、不停地寫,力透紙背,墨跡淋漓。
寫到最後,謝蘇往往還是沉默著,把那些散落了一紫檀木桌的紙張一張張整理在一起,放好。
他的老師寫得一筆好字,極剛硬凝立的隸書,卻與謝蘇的氣質殊不相符。
而介蘭亭的父親,羅天堡的第七代堡主介花弧與謝蘇初識之時,無意於禪理的謝蘇還不知道有這麼一首詩。
或者,即使他知道,也不會像現在這般,一次又一次的寫個不休。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域、羅天堡、廳堂靜謐。
年輕堡主介蘭亭手握青玉狼毫,正自臨摹《曹全碑》,卻不知有人在柱後埋伏已久。驟然間青刃如霜,風聲不起,一名黑衣刺客自暗處躍出,手中短劍鋒芒如電,直向介蘭亭刺去。
介蘭亭雙目仍未離開宣紙,似是渾然不覺。那刺客心中暗喜,短劍鋒芒愈近。
便在那柄泛著青光的短劍即將刺入介蘭亭前胸之時,一直伏首臨帖的年輕堡主忽然動了,準確的說,是他的左手動了。
只一掌,那滿含勁道的短劍便已失了方向,不知刺向什麼所在。
介蘭亭心中冷笑一聲,暗想自己接掌堡主之位不過兩月,卻已來了三個刺客,這些人還真當他年輕可欺麼?
他原就是個出手無情之人,這樣想著,下手愈發狠辣,隔開劍鋒的左手回指一彈,一縷指風如刀鋒尖銳,倏然而出,那刺客慘呼一聲,一口血直噴出來,短劍噹啷啷掉落地上,卻是要害已被擊中。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異言堂 暢銷作家齊聚發聲

極致的異色玩味 盛夏消暑新樂則

活動主題:如何將創意化為創作?作者創作心路歷程大公開  

出席貴賓:DIV 哈娜、星子、布丁
明日工作室官方網站:http://minibook.tomor.com/

作者的感言 

--DIV(另一種聲音)
真抱歉那天下午有急事必須離開。

哈哈,還有我發現與其說一堆大家會想睡覺的道理,不如講故事。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